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40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流野壁滩。

它位于域内星河的边界,地理环境出奇恶劣,上有暴风流下有沼泽,是有名的无人禁区,仿佛上帝在创世时,不慎遗落的一件刑具,除了给人类带来灾难和折磨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意义。

如果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冒然地闯进来,很可能还未落地,就已经被隐藏在空中的暴风流撕碎。流野壁滩的暴风流一向有蛇巢的“美名”,一旦被卷入,很难再成功逃脱,只会在不停缠上的暴风流中被彻底搅碎。

“我早就说过,必须得我来。”安迷修推开雷狮,自己占据了整个操作台,仿佛一个人肉雷达一般,准确无误地避开了所有的暴风流。

暴风流没有形状,肉眼几乎很难看见,幸而它们很少移动,只要记住位置就可以顺利避开,否则这里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死地,没有一丁点定居的可能。

选择将这个地方作为大本营,雷狮承认格瑞这人的确胆大冷静。只要摸清了这里的构造,这恶劣的环境就是天然的完美壁垒,而且没人会轻易想到,有人会特意选择在这里扎根。

“在所有人里,我是最快记住所有暴风流和沼泽位置的,就连凯莉这个领航员都比不上我。”安迷修操纵着星舰一路前进,仿佛是不经意想到了,就随口解释道。但话里话外的炫耀,真是藏都藏不住。

雷狮瞥他一眼,见他开得专心致志,连眼睛都亮了几度。

这是一艘小型星舰,但配置非常精良,无论是驱动力系统还是火力都实属一流,哪怕拉到战场上也毫不逊色。在安迷修手中,它的功能被发挥到百分之二百,如同一尾轻巧灵动的游鱼,在暗流汹涌的深海中飞快地穿梭。

“安迷修……”雷狮斟酌着开口。

话音未落,星舰猛地下沉,又飞速右转,几乎转过180%才堪堪停稳,随即又飞快地斜向上着开去。雷狮握紧扶手,话瞬间就全都被安迷修的一系列骚操作甩回了肚子里,他沉吟着目视前方,星舰冲破层层云雾,一路堪称势如破竹。

“所以这就是你把它当云霄飞车开的理由?”他抓紧时间问,生怕一不留神,这相对来说还算比较平稳的谈话时间就没了。

“嗯?”安迷修现在完全是乐在其中,根本无法分神领会雷狮的意思,百忙中抽空给了他一眼,还是很不明所以的一眼。

雷狮头痛地揉了揉眉心,心说要不随他去了,就当是免费坐了个云霄飞车。

 

当星舰终于在流野壁滩的地面降落时,安迷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满脸都写着神清气爽四个字。其他人不好露面,暂时留在星舰里,雷狮和安迷修两人出了舱门。安迷修在前,雷狮换了身便装,压低帽檐跟在他身后。

安迷修一走下星舰,立刻有人来迎,是个人高马大的Alpha,张口就喊:“安哥!”

雷狮暗暗打量了一下来人,想这一声“安哥”喊的肯定不是他的年龄,这人起码比安迷修大个七八岁,也不知道怎么说得出口,还一脸淡定毫不害臊。

“巴特莱。”安迷修应得也心安理得,大佬风范十足,看来这半年来,他在格瑞身边混得不错,就算不是二把手,也是核心成员了。

他手一指身后的星舰,睁眼说瞎话,“抢来的战利品。”

这是事前套好的说辞,巴特莱大概也得到了格瑞的嘱托,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目光却情不自禁,总往雷狮身上飘。尽管已经极力降低存在感,可那身杀伐果断的凌厉气质却怎么也掩藏不住,令他像一颗发光的星星一样吸引人的眼球。

安迷修不动声色地挪动脚步,把雷狮往身后藏了藏,这个巴特莱可是个喜欢Alpha的死基佬。只可惜身高不够,总显得欲盖弥彰。

“也是战利品。”他主动解释道。

想了想,又特意加了一句宣誓主权,“压寨的。”

雷狮禁不住笑了,单手握拳抵在唇边咳了咳。他揶揄地看了安迷修一眼,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反驳。

突然一阵尴尬的沉默。

巴特莱看着安迷修,慢慢地重复,“压寨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雷狮竟然从这张黑黝黝的充满男性气息的脸上看出来一丝委屈。

安迷修难以承受似的别开头,苦恼道:“能不能别这么看我,你这样我会觉得内疚。”

巴特莱继续拿自己的狗狗眼看他,“可你不是说你不喜欢Alpha吗?”

“……”雷狮也默默地,默默地看向安迷修,眼神像刀子似的直插他后背。

被两道视线夹击,安迷修百般不自在地挠挠脸颊,自从和雷狮上过床后,他就再也没信心继续坚持自己就是个铁板钉钉的Alpha,可是这事又不能随便宣之于口。

“咳咳。”他清咳两声,果断转移话题,“事情都安排好了?”

巴特莱沉默而坚持地用眼神谴责了他一会儿,终于走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走到一半突然又回了次头,语气复杂地道:“只有头儿的夫人才能用压寨这个词,安哥你用错了。”

安迷修:“……”

“而且……”巴特莱看一眼雷狮,“找这么个Alpha压寨,你也不怕寨被掀了?”

说完就绝尘而去,留给众人一个潇洒而睿智的背影。

安迷修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喃喃道:“我觉得他对我粉转黑了。”

雷狮站在他背后,冷眼看着他,“你要不要先解释解释,这个粉到底是怎么来的。”

“……”安迷修身体一僵,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道,“你确定你要现在和我纠结这个问题?”

“也是,”雷狮点点头,特别通情达理地说,“现在事态紧急,确实不适合纠结这个。”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原来也很奇怪过自己对Alpha的诡异吸引力,追求他的永远是Alpha。但如果他真像雷狮所说,是个Omega,那这个谜团也就解开了。只是有点对不起巴特莱,当初他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个实打实的Alpha,对Alpha没有半点兴趣,让他早点擦亮眼睛,去好好地找一个漂亮可人的Omega,不要在这儿瞎搞基。

“等这件事结束了,”雷狮似笑非笑地抚过他后颈的腺体,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们再秋后算账。”

安迷修沉默片刻,诚恳地看他,“不,我的意思是,做人要大度。”

“不好意思,”雷狮耸耸肩,微笑道,“我这个人,从来都特别小气。”

 

在两个小时之后,栽着凯莉的战舰从流野壁滩的上空缓缓降落。

这是一艘配备非常精良的战舰,就算是放在整个雷王星系,也完全有资格拉出去溜几圈。雷狮心里往下沉了沉,战舰的主人在则炎星系的地位绝对不低,否则根本没有权限启动这种级别的战舰。

一共五个主脑,分别被五批人送往五个不同的地方,非常保险的做法。如果不是有格瑞做内应,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从中将真正的主脑挑选出来,再安全送回雷王星系。

雷狮躲在角落里,安迷修背对着他,比了个“来了”的手势,原本整整齐齐的头发被卷起的狂风吹得凌乱无比。雷狮不自觉笑了笑,安迷修头发浓密,发质又硬,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花很长时间打理,现在被风乱吹一气,几乎像个东倒西歪的鸟窝。

因此当凯莉躺在担架上,被抬下战舰的时候,就看到安迷修正一脸苦恼地在用两只爪子扒拉自己的头发。

“你……”她斟酌着开口,因为腹部有伤强忍笑容,表情都有点扭曲,“发型不错。”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勉强保持着最后一点镇定,放下整理头发的双手,不停地告诫自己,正事要紧,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谢谢。”他从容地回答道,随即彻底看清了凯莉目前的状况。目光中透着难以置信,飞快地在凯莉身上转了一圈,“——你怎么搞成这样?”

之前只听格瑞说凯莉受伤,却没想到她伤得竟然真的这么严重,至少半个身体都缠满了绷带,隐隐渗出血迹。

凯莉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指了指旁边的Alpha,“问他。”

安迷修跟着转移目光。

Alpha身高有一米九几,精悍健壮,裸露出来的小臂上肌肉结实、青筋虬曲,一看就知爆发力惊人。但奇怪的是,他脸上戴着一整张金属面具,只露出目光慑人的左眼,脖颈上有被烧伤的痕迹。

双目对视,安迷修心里忽然一沉,这名Alpha看他的眼神竟然令他有种被刺伤的错觉。但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再去看时,已经毫无异样,仿佛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Alpha凝视着他,缓缓开口道:“是我们的武器系统故障,不慎误伤到了凯莉小姐。”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仿佛被一把砂砾磨坏了嗓子。安迷修一瞬间觉得有点耳熟,但仔细想,记忆中却遍寻不到——不过,他也没多少记忆可用。

凯莉躺在担架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来表示自己的不屑,完好无损的右手却悄悄勾住安迷修的掌心,写了几个字上去。

安迷修心领神会,挑衅地看着为首的Alpha,“这就是你们的解释?”

雷狮看得暗笑,心想安迷修演技还不错,惟妙惟肖。殊不知安迷修是真的生气,这一出苦肉计的代价太大了,凯莉的伤绝非伪装。

Alpha沉默地看着他,眼神近乎令人心惊。

许久,他平静地说:“所以为了表达歉意,我特意抽时间,放下自己的事情,将凯莉小姐送到流野壁滩。”

安迷修眼神微冷,不管这件事是否真的是意外,这个男人的态度实在令人不爽。

“你在生气。”凝视他的双目,Alpha竟缓缓笑了。安迷修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那只暗沉的眼睛中,的确流露出了冰冷森然的笑意。

他的语气过于怪异,以至于安迷修在这瞬间只觉得一阵不适,好像身体的一部分记忆被悄悄唤醒了。

Alpha走近一步,低头凝视着他,“你这个人,真是好心。要知道这位凯莉小姐,可不是什么善茬。”

身为无辜躺枪的路人甲,凯莉没有生气,总觉得这气氛非常诡异。

“是同情心泛滥,”Alpha抬起一只手,似是想要去触碰安迷修的脸颊,“还是只是虚伪的……”

“啪——”

安迷修打掉他的手,冷冷地看他。

来了!凯莉瞬间激动,强撑起半个裹得跟木乃伊似的身体,“都冷静点!别打架!”

只听语气不听内容,还以为她是在煽风点火,听不出一点劝架的意思。

下一秒,双剑自腰间抽出,安迷修悍然出手!

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刀剑出鞘子弹上膛的声音不绝于耳,两方立马冷冷地对峙。只有抬着凯莉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何去何从,更别提上面还躺了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凯莉,三个人游离于现场一触即发的氛围之外,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Alpha似乎没有和安迷修真刀真枪地打一场的打算,面对他凌厉的攻击只是防御,好几次差点被一剑砍掉手臂,也依旧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

现场火药味十足,就差一粒火星掉进去,轰的将它点燃。两方人马僵持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混乱中,没人注意到有一个身影,已经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战舰,像个影子一样遁入黑暗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交手间鲜血飞溅,Alpha终于拔枪,出言提醒道:“我们不是敌人。”

安迷修见好就收,手腕一转收回长剑,冷冷道:“但我们随时都可以变成敌人。”

Alpha不怒反笑,“我想我的诚意应该已经很清楚了。”

他摊开手,枪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随即双手空空地对安迷修说道:“我还有任务在身,想安全无虞地离开流野壁滩。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凯莉也借坡下驴,装模作样地劝道:“这其实就是个意外,不用大动肝火!”

然后明目张胆地对安迷修使眼色,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她。

“……我会代替凯莉送你们离开。”安迷修微皱着眉,目光仍旧警惕,“但是我要带上自己的人。”

Alpha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玩味,“你怕我对你不利。”

“我说过了,”安迷修声音冰冷,“我们随时都可以变成敌人。”

“没问题。”Alpha点头道,“只要你不刻意将我们带入陷阱中,一切都好商量。”

他做了个停手的手势,剑拔弩张的局面瞬时凝滞。

他再次看向安迷修,声音沙哑的像裹了沙粒,“我送凯莉小姐到流野壁滩,是因为过失在我,又受到你们团长的嘱托。我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太多时间,无论你是否信任我,你都必须走这一趟。”

“——现在可以送我们离开吗?”

明明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然而在这一刻,安迷修心里仍旧生出一股浓浓的怪异。太过顺利了,反而令人生疑。

但事到如今,退缩只会功亏一篑。

于是他点点头,“可以。”


评论(134)

热度(4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