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39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结婚戒指到底没来得及戴到安迷修手上。

在第三天,戒指还在送来的路上,他人就已经跟着雷狮上了战舰。明面上是前往圣空,商谈一场联合军演的具体安排,实际上是到雷王星系和则炎星系的边界,准备主脑到手,就立即将它移送到焱风星。

安迷修的回归暂时还是个秘密,雷狮也不打算将它公之于众,安迷修只好隐姓埋名,扮作他身边亲卫队的一员,混上战舰。

等四周无人,安迷修终于耐不住好奇问:“这次随行人员这么多,你不怕计划败露?”

雷狮嗤笑着看他一眼,“除了你,这艘战舰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会半途改道离开。”

安迷修更纳闷了,“你没向军部请示?”

“这还需要请示?”雷狮似笑非笑地反问,“到时开会说一声,先斩后奏不就成了。”

安迷修看着他,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怪物。在他有限的生活经验里——还是在已经失忆的前提下,军人都是严格遵守纪律,一声令下刀枪火海也能拿身体硬抗的崇高存在。雷狮这样的,尤其还是高居少将军衔的,还真没怎么见过。

直到一天半后,战舰快要达到雷王星系边界,安迷修终于大开眼界了。

在临抵达,快要穿越虫洞之前,雷狮召集所有人开了一个短得几乎不能称之为会议的会议,如果所有的上级都是像他一样的作风,安迷修猜测,有一半下属会感激涕零,终于不用坐到屁股痛了,而另外一半,会想要当场将他暴打至死。

雷狮不是一个爱说废话的男人,他很直截了当。

“我打算在边疆转一转,散心。”这是当所有人到场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随即目光懒洋洋落在卡米尔身上,闲话家常似的,无比随意地道:“出使圣空的事情,由卡米尔中校代劳,如果连他都解决不了,再来打搅我。”

全场死一样安静。

雷狮没骨头似的坐在首位,单手支颚,声音惫懒好像连话都懒得说,“事先提醒你们一点,这是命令。”

他缓缓巡视在座众人,俊美的脸上半点表情也没有,冰冷中带着一丝散漫,令人不寒而栗。

“现在,你们可以发表反对意见了。”

更加安静,除了呼吸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雷狮满意地笑了笑,微微坐正身体,“没有吗?”

没人回答,也没人摇头。

“很好,真高兴我们能达成一致。”雷狮敷衍地鼓了鼓掌,起身看向卡米尔,“其余的,交给你了。”

说完便走出会议室,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整场时间连三分钟都不到。

卡米尔在他身后重新关上会议室的大门,里面这时才像是活过来,有了略微嘈杂的响声。卡米尔敲敲桌沿,似乎在说什么,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越走越远,渐渐的就听不清了。

 

到了雷狮自己的房间,安迷修皱皱眉,严肃地质问:“为什么会这样?”

雷狮听出话里隐藏的一丝担忧,无所谓地笑了笑,“你失踪这件事,里面有帝国内部的人员插手。”

安迷修听出了他的潜台词。

以雷狮的性格,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落下现在这种可怕的积威也是正常。

“而且审判法庭也狠下手处理了一批人……”雷狮将旧事含糊带过,“算是杀鸡儆猴,现在这情况都是历史遗留问题。”

安迷修揉了揉眉心,虽说不全是为了他,但事情到底是因他而起,现在再站出来指责雷狮,好像他也没这个资格。

“这并不是好事,雷狮。”安迷修温和地道,不敢去触碰他敏感的神经,“你总有做错决定的时候,但却没人敢反驳你。”

“还有卡米尔。”雷狮长腿支地,半靠在书桌旁,不为所动地看着他。

“如果连卡米尔也错了。”安迷修走近他。

“那还有你。”雷狮圈住安迷修的腰,微一使劲,让他半坐在自己面前的书桌上,仰头对他笑,“所以你最好对自己上点心,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这分明是一句玩笑话,安迷修心里却咯噔一下,不觉出了一后背冷汗。

直觉告诉他,雷狮可没在开玩笑。

“你是在威胁我吗?”安迷修突然问。

雷狮长眉微挑,“你可以这么认为。”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紧张,雷狮又笑了一笑,突然旧事重提,“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在战场上战死。不过在此之前,你可以试着努力活下去。”

安迷修不明所以,茫然地看着他,觉得这一刻,男人的神情忽然变得温柔了。

“这句话我曾经对你说过。”雷狮倾身在他唇角吻了吻,含糊低哑地说,“现在再说一遍,还算数。”

安迷修不知道他曾经听到这句话时是怎么理解的,但一定和他现在的理解不一样。

“雷狮。”他深吸一口气,想和他讲讲道理。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谁也说不准,哪有百分之百完全确定的事?

“嘘——”雷狮竖起一根手指,按住唇上,冲他摇了摇头。

“就算是为了你最爱的帝国……”他沉声笑了笑,眼睛深沉得如同暴风下的海,“无论发生什么,优先级最高都是你的性命,牢牢记住这一点。”

安迷修凝视雷狮的双眼,伸手一推,雷狮借着他的力道顺势后仰,跌坐在高背椅里。安迷修也跟着跳下书桌,按着雷狮的肩膀,俯身再次和他对视。

“雷狮,你……”

重遇后的许多事情走马观花般在脑海里一一闪过——焱风星、团长、雷雅、艾比,以及那句“为了你最爱的帝国”,安迷修心里忽然如明镜一般,顿悟了。

“怕不是醋缸转世吧?”他神情尤为认真地问。

雷狮一怔,没想到他抓重点的能力这么突出,捂着脸闷笑出声。

“快回答!”安迷修呵斥道。

雷狮随即抬起脸,理直气壮地道:“我的易感期快到了,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这句话听起来就一股浓浓的求欢味道,安迷修心里一凛,瞬间远离他五米之远,“正事要紧,求你控制一下你的生理反应。”

雷狮优哉游哉地笑,回他道:“好。”

 

当日下午,雷狮另乘星舰,转道在帝国边疆停驻。卡米尔携使团其他人,继续前往圣空星系。除了当日在场的十几人外和他随性携带的七八名亲卫外,就连军部都不知道雷狮的行程已经悄悄改变。

先斩后奏,这是雷狮的打算。在经历了安迷修失踪那件事后,他对军部的信任已经降到谷底,就连安迷修本人都救不回来。因此他并未在边防驻军军区停留,而是打着康纳少将的名号,称自己是来边疆采集资料,准备编撰一期专题报道。

安迷修好奇地问他:“你和这个康纳少将很熟吗?”

雷狮果断回答,“不熟。”

又主动向他解释道:“但他欠了我人情,很大的人情。”

新能源星一役战败,许多事无法明面上提,作为一个现成的倒霉蛋,康纳承担了大部分责任,要不是雷狮从中运作,他很可能连将衔都保不住。不过也没好到那里去,直接被打发到了文职上,被剥夺了实权。

雷狮情不自禁地感慨,“这次正好借着他的名号打掩护,没想到还真挺好用。”

安迷修只得无言以对。

至此,事情一切顺利,只等格瑞将主脑掉包,送到雷狮的人手上。

然而到了晚上准备行动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在格瑞手上的主脑是假的。

“真的主脑在另一个队伍手中,一共五个主脑,只有那个是真的。”计划有变,他依旧沉稳,声音中不见惊慌。

事到如今,也顾不上追究谁的责任。雷狮随即冷声问:“确定吗?”

格瑞立刻回道:“千真万确。”

“领头的是个戴着面具的Alpha,不是则炎星人,我让凯莉借着受伤的机会混在了这支队伍里。在途经流野壁滩的时候,他们会顺道将凯莉送到佣兵团在这里的基地。”

雷狮听出了他的潜台词,心里微微一沉,神情凝重地问:“你能提供多少人?”

“最多九个,但称得上精锐的,只有凯莉。”格瑞回道,“但是对方足有四五十人,甚至不止。”

即便是雷狮,听到这个糟糕的情况也禁不住暗骂一声。

“而且领头的那个Alpha非常危险,不要小看他。”

虽然只能听到声音,但安迷修仍旧能想象得到,终端另一边男人眉头微蹙的样子。能让格瑞特意提醒,说明对方的确不是善茬。

雷狮看了一眼时间,“他们还有多久到?”

“两个小时。”

“这么短的时间,我的人赶不过去。”

“这是你的问题。”格瑞冷冷地道,“再提醒你一句,流野壁滩遍布沼泽,上空藏着许多暴风流,如果是对路途不熟悉的人,稍有不慎就会葬身在这个地方。”

雷狮沉默着,目色深沉。

格瑞微顿一下,随即讳莫如深地道:“但你不是无人可用,在你身边,就有一个对流野壁滩非常熟悉的人。”

话音刚落,他的声音立刻被一片嘈杂的电流声替代,想来是进入了信号干扰区。

“该死!”雷狮低咒一声,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纠结于计划的突变,开始努力思考对策,然而回想目前可用的人,除了身边的七名亲卫,他竟想不出合适的人选。又要身手好,又要可供信任,在这么紧迫的时刻,他只能从军队中调取人选。但那样一来,保密性就成了一个难题。

流野壁滩也是一个大问题,那是域内星河的无人危险区,即便是时间充裕,想找出一个熟悉地形的人也不是易事。

除非……

“雷狮。”安迷修突然伸手,覆上雷狮的手背。

“你不要说话,我正在想。”雷狮头也不抬,冷漠地道。

安迷修神情倔强,坚持地看着他,“可是除了我,现在没第二个人选,能带人顺利混入流野壁滩。”

雷狮仍旧沉默着,阴影下,他的侧脸如同铁铸,每一根线条都冷厉无比。

“我不知道你不让我露面是怕我被人认出来,加剧行动失败的风险。”他深吸一口气,“但是现在情况有变,而且只有四五十人,我哪有这么倒霉,会正好遇到‘老熟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令人窒息的安静在两人之间蔓延。

安迷修眼底微微发红,抓紧雷狮的手,嘶声质问:“到了现在,你还打算阻止我吗?”

良久,直到他以为雷狮不会再回答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手被雷狮紧紧反握住了。

“……不。”雷狮终于抬头,深深地看着他,竟是挑眉笑了。

安迷修愣住,不知所措地回视。

“我不会阻止你。”他哑着嗓子说,“我和你一起去。”

 


评论(190)

热度(5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