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37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我需要的是带走主脑,而不是毁掉。”雷狮站在书房中,对格瑞一行人沉声说道,“我们需要里面的技术。”

“你又要我如何相信,雷王星系不会拿着这项技术去对付别人?你们的前科可不值得信任。”格瑞毫不退让。

“我是一个军人,这是上级给我的任务,我只是完成而已,剩下的不在我的负责范畴之内。”雷狮坦然回道,将一切都推到了军部身上。

格瑞脸上难得浮现出一点嘲讽,他将则炎视为死敌,对于常年和则炎过不去的雷狮自然也了解不少,“你看起来不像这么服从命令的人。”

“现在开始是了。”雷狮泰然自若地摊手,脸都不红一下。

“那你会提供什么?”格瑞微微蹙眉,将话题引回正轨。

“一队精英特种兵。”雷狮回答道,又刻意强调,“万里挑一。”

“当你们将主脑掉包后,将真的交给他们,至此,钱货两清,余款会立即打到你的账户,不用担心钱数问题,你一定会感到满意。在这之后,无论雷王星系有没有顺利得到主脑,都和你们再没有半点关系。”

“很公平。”格瑞平静地看着他,眼看快要事成,却话锋突转,“你就这么自信,我们不会出尔反尔?又或者,这只是一个陷阱?”

卡米尔的眼神瞬间冰冷,告诫道:“格瑞团长,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格瑞淡淡看他一眼,“也许我并不是在开玩笑。”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充满了火药味。

在这一触即发的局势下,雷狮却轻声笑了,低沉的嗓音在书房中回荡,“卡米尔,不要这么紧张。”

他十指交叉,慵懒地靠在老板椅中,俊美桀骜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揣测的笑意,“所以为了杜绝这个可能性,我会亲自到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住了,连格瑞怔了一下。

“大哥!”卡米尔不赞同地低喝。

雷狮抬手制止了他,“我有自己的考量。”

在一片震惊导致的沉默中,安迷修的声音低低响起:“一个军部少将,怎么就这么闲……”

雷狮顺势将目光正大光明地落在他身上,微笑道:“别多心,这只是为了监督你们。”

如果他脖子上没有牙印,这句话的说服力可能还会大一些。除了格瑞和卡米尔之外,其余人的目光开始不自觉地在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疯狂转移,一个脖子上带牙印,一个嘴唇上带伤口,也是够激烈的。

凯莉的眼神瞬间变得玩味,凑近安迷修低声问:“这少将是不是挺带劲的?”

她虽然是个Alpha,却对Omega没什么兴趣,生平最喜欢猎艳Alpha,安迷修清楚她这个特殊性癖,不动声色地怂恿:“你试试就知道了。”

“算了。”凯莉对比了一下自己和雷狮的体型,断言拒绝,“到时候还指不定谁操谁,我对在下面没兴趣。”

他俩声音不高,可惜书房不大,四周又安静,在场众人又都是战场里打出来的,还是把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下,连格瑞和卡米尔的脸色都变得微妙。

只有雷狮还淡定地靠在老板椅中,仿佛这事和他没关系似的,忽然出声提醒道:“所以为了多一层保障,我有一个额外的要求。”

见安迷修停止了和凯莉的胡扯,竖着耳朵听他说话,雷狮才慢悠悠地道:“我要求扣你的一个团员在身边,直到真正的主脑安全送到我的人手里。”

安迷修身体一僵,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以。”格瑞点点头。

雷狮满意地笑了笑,目光在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故意拉长语调,“那我就选……”

安迷修往后躲了躲。

“安、迷、修。”雷狮一字一顿地念他的名字,故意说得悱恻缠绵,“反正也是老熟人了。”

这理由听起来就像是唬人的。

安迷修立刻反对,“我不同意。”

格瑞一锤定音,“没问题。”

安迷修慢慢扭头看他,眼神里充满了控诉。

格瑞不为所动地拍拍他的肩膀,耐心劝道:“这是任务。”

 

直到格瑞一行人全部离开,卡米尔才有些迟疑地问道:“大哥,你真的打算让安迷修随行?”

雷狮瞥他一眼,声音竟然颇为无奈,“那关着他?”

卡米尔难得没话可回,沉默了会儿才又问:“你难道不担心?”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忘记,在安迷修刚刚失踪的那一段时间,雷狮究竟是怎么过的。记忆太过晦暗,连他都不愿多做回忆。

雷狮低声叹了口气,伸手用指尖勾画着书桌上,他和安迷修的那唯一一张合照,“担心,怎么不担心?”

说着就自嘲地笑了,“但我总不能把他一辈子囚在家里。”

卡米尔抿了抿唇,继续沉默。

“对了,你知道吗?”雷狮突然改变话题,“他的精神体发育出来了,你猜是什么?”

不等卡米尔回答,他直接揭开真相,“是鹰。”

“玉爪纯白,那是一只海东青。”他收回手,看着照片上的安迷修,笑容几乎是温柔的,“海阔天空,鹰就是要随便飞的,我怎么能关着他。”

卡米尔垂下眼帘,自从和安迷修结婚后,雷狮变了很多,他也说不准这变化是好是坏,但确实多了一丝人情味。在安迷修失踪后,他变得更加冷酷无情,而现在安迷修回来了,那一丝人情味也跟着回来了。

他是雷家旁系的私生子,无法认祖归宗,从小就跟在雷狮身边,可以说他效忠的不是雷家,而是雷狮。他服从他的一切命令,愿意为他扫除一切障碍,这时心里却突然产生一丝不忿,仿佛是替雷狮委屈。

“可是他把你忘了。”他一时冲动,脱口而出。自知失言,卡米尔低头再次沉默,唇抿成一条倔强的直线。

雷狮惊异地看他一眼,卡米尔很少表现出鲜明的情绪,这是在替他打抱不平?

新奇,又有点哭笑不得。

雷狮失笑,轻描淡写道:“失忆了也没有办法,再追一次呗。”

反正也逾矩了,卡米尔索性放肆一回,“大哥你原来有追过吗?”

雷狮僵了一下,声音也僵了,“好像没有过。”

卡米尔继续问:“你知道怎么追吗?”

“……”雷狮彻底失声。

好吧,他现在觉得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格瑞一行人只停留了短短一个下午,当晚就像来时那般,由卡米尔安排着悄悄离开了焱风星,期间没有惊动任何人。

只除了安迷修。

站在门口望着格瑞他们离开的背影,满眼悲戚。

连凯莉都看不下去了,问格瑞:“要不把他带上?”

虽然是半路加入,但好歹也一起出生入死大半年了,就这么把他扔在狮口里还挺舍不得。

格瑞淡淡反问:“然后把你留下?”

凯莉立刻不说话了,就差举手高呼:团长英明,团长神武。

艾比则走得飞快,恨不得现在就消失在焱风星,在这里多一秒,她就觉得自己的危险多加了一分——尤其是安迷修的下唇奇奇怪怪地破了之后。埃米不愧为她的亲弟弟,走得比她还快,毕竟艾比只是有潜在危险,而他可是实打实地给卡米尔小腹上开了个洞,虽然这其实是他技术不佳导致的乌龙。

雷狮抱着双臂,靠在他身后的门边,阴阳怪气地道:“别看了,人都走得没影了。”

安迷修愤怒地回头看他,“你强行扣留我,还不准我为离别之情伤感一下了?!”

“生气了?”雷狮反而笑了,接着摸了摸下巴,故意逗他,“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安迷修心里一动,“哪里不一样。”

潜移默化中,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就是那个“安迷修”的事实,尽管这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雷狮却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在心中暗笑,脸上还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以前的你吧……”他故作玄虚地拉长尾音,“起码不会随便咬人。”

安迷修:“……”

为了验证这一点,雷狮故意抬高头,给他看脖子上的牙印,“诺,看看你自己的杰作。你以前可是正正经经的军校出来的正规路子,现在在外面混了半年,招式都变野了。”

那牙印印在雷狮的脖颈侧面,圆圆整整的,一看就是知道主人牙口特好。

安迷修瞥了一眼,突然有点脸红,忿忿地道:“要不是……我能直接咬破你颈部动脉!”

雷狮目露惊奇,“你居然还有这个理想!”

安迷修本来还在伤感,让雷狮这么一闹,伤感之心顿时烟消云散。砰一下把门甩上,他飞快地往楼上走,想离雷狮远远的。

雷狮不信邪地跟在他身后,“你就这么走了?不对你的杰作发表点感想?”

“要不然你咬回来。”安迷修信口说道。

却不想雷狮竟然还当真了,“这个提议不错。”

他上前一步扳住安迷修的肩膀,将他转过来,把人压在扶手上,倾身用力吻下去。他的易感期快到了,又禁欲了大半年,现在满心欲火,偏偏安迷修现在还暂时不能动,只好靠着吻来解渴。

这是个含着浓浓情欲的吻,安迷修先是一愣,随即脸就彻底红了,雷狮的下身硬邦邦地顶着他的下腹,全是不言而喻的暗示。

浓郁的Alpha气息像海啸一样涌来,安迷修被吻得向后折去,不得不用力抓紧扶手,防止两个人一起栽下去。雷狮的吻技不能说不好,酥麻的触感从口腔传到大脑,电流般的快感刺激着大脑皮层,让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腿也有些发软,要不是雷狮牢牢地握着他的腰,安迷修怀疑自己现在已经滑到台阶上去了。

这太超出了,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觉得照这么发展下去,下一秒就得擦枪走火。

然而手握在雷狮肩上,却迟迟推不下去。男人肩背的肌肉紧绷,隔着一层单薄的衬衣,热烘烘地烫着他的掌心。

安迷修突然就想起临走前,他们团里私下进行的对话。

他欲盖弥彰地问情场经验最丰富的凯莉,“如果一个人,你觉得你有点喜欢他,又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他,还有点讨厌他,你会怎么办?”

凯莉特别给面子的没有戳穿他,只信誓旦旦地回答道:“先睡了他再说!”

安迷修无语半晌,转头问埃米,“你呢?”

作为一个情感方面完全空白的菜鸟,埃米觉得自己完全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只好照搬凯莉的,“要不,睡了他?”

安迷修不屈不挠,又问艾比,“那艾比小姐呢?”

作为他的救命恩人,艾比一贯享有特殊待遇,比方说,只有在喊她的时候,安迷修会加上“小姐”两个字,当然也有可能是凯莉太不“小姐”了。

艾比支支吾吾的,最后想到雷狮看自己的眼神,一狠心一咬牙,助纣为虐道:“你还是睡了他吧!”

安迷修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最靠谱的格瑞身上,满眼期待地看着他,“团长……”

格瑞淡定从容地放下牛奶,淡定从容地回答他道:“睡了他。”

时间回到现在,安迷修慢慢松开手,只虚搭在雷狮肩上,闭上眼睛,开始青涩地回应他。这个反应被雷狮捕捉到,身体微微一僵后将他搂得更紧,唇舌热情地纠缠着他,亲吻间发出滋滋的水声。

在安迷修走后,他做过无数个梦。无一例外,里面全部有着滔天的火焰,他站在火海之中,无措四顾。然而高山远天,两处茫茫,只有烈火滔滔,染红了整个世界。

现在,他终于重新回到他的怀中,从烈火中走出来,带着一身丰满羽翼,浴火重生。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雷狮终于放开他,捻去唇间拉出来的暧昧银丝,哑声低笑,“你今天真乖。”

安迷修只顾着喘气,没有回答他。接下来,他觉得就是顺其自然的事,都箭在弦上了,还不干脆来一发?

然后他也就能确认,凯莉说的方法到底准不准。

却不想雷狮竟然松开手,从他身上退开了。他裤裆处分明已经鼓起一块,眼中也情欲未退,连声音都是哑的,理智却已经重新占据了他的脑海。

“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今天就放你一马。”雷狮故作洒脱地笑笑,心里不舍得都快滴血了,还有什么比自己的Omega就在眼前还不能吃更惨的?然而为了体现自己的风度,他必须忍!半年都忍过来了,不差这一时。

安迷修震惊得都失语了。

为了防止自己后悔,雷狮逃也似的飞快上楼,“晚安,早点睡,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他背对着安迷修,自然也没看到他又震惊又埋怨的眼神。

居然就这么结束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他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安迷修难以置信地僵在原地,看着雷狮的背影,直到他消失都没挪动一下,他现在开始怀疑,雷狮根本就是一个假的Alpha!光说不练算什么Alpha?!


评论(392)

热度(7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