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35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帝国焱风总医院里存着安迷修的档案,他被抽了一管血做检测,又被一众闻风赶来的医生们拉去做了个全身检查。

整整一个上午,跟个陀螺似的,就没停下过。

他这边忙,雷狮也没闲着,跟着他一起转,也顺便做了个全身检查。频繁进入精神热潮的后果他隐约也知道一些,以前是不在乎,现在安迷修回来了,他又开始惜命,不想早死。

回家的时候,两人都偃旗息鼓地休战了,瘫在座位上不想说话更不想动,瞬间就没有了斗嘴的力气。直到下了飞艇,到了雷狮的住所,安迷修才找回点精神。

却不想刚一进门,就差点被一条狗给扑倒在地。

安迷修不知所措地抱着不停摇尾巴的金毛犬,求救似的看向雷狮,扔也不是抱着也不是,“这个,你家的狗……”

雷狮幸灾乐祸地站在一旁,“纠正一下,是你抱回来的狗。”

安迷修一时语塞,微微仰头躲避着金毛对他的亲亲舔舔,却怎么躲都躲不开这份热情,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地任它在自己身上撒欢。于是当晚,豆豆如愿以偿地睡在了安迷修和雷狮中央,赶都赶不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安迷修静静地躺在床上。他发现自己没有做噩梦,也许是因为,这里太像是一个家了。

它是天下间最温暖也最安全的地方,为他驱散了一切黑暗。

安迷修突然间就明白,为什么他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雷狮口中的那个人。因为如果最后的结果出来了,他却不是的话,他会非常非常失望。他会成为一个小偷,偷走了属于别人的一切,但偷来的永远是偷来的,他必须还回去。

安迷修重新闭上眼睛,将侧脸埋进枕头里。

头顶却突然响起雷狮的声音,“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起来锻炼,然后吃早饭,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睡懒觉的坏习惯?”

安迷修装不下去了,睁开眼睛。

大概是觉得回到了焱风,安迷修插翅也难逃了,雷狮终于解开了手铐,此刻抱臂站在他面前,满眼戏谑,“你们老大就是这么教你的,嗯?”

安迷修终于忍无可忍,翻身坐起来,直盯着雷狮看,“你为什么总和我们团长过不去?他招你惹你了?!”

雷狮心说,他不仅招我了惹我了,还扣了我的人,直到现在才还回来。

但这事不好说,所以只嘴上哼一声,“我说你们团长两句,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安迷修沉默地看着他,眼神越来越古怪,忽然问他:“你是不是吃我们团长的醋?”

雷狮立刻炸毛了,“我吃醋?我用得着吃醋?!他是谁啊,老子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你既然不吃醋,你反应这么强烈干什么?”安迷修虚着眼睛看他。

雷狮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冷哼一声,也不解释,直接扭头走了。整个人的背影都写着,我生气了,快来哄哄我。

如果是过去的安迷修,这时候大概已经上去给他一个吻了。雷狮这个人虽然在外面一副酷炫拽的臭德行,但在他面前,总时不时耍点小孩子脾气,换句说话,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想变相撒个娇,然后安迷修随便哄哄他,他就挺高兴。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一辈子都是孩子,这句话在雷狮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可惜现在的安迷修记忆尽失,完全领会不到他的意思,所以只是呆坐在床上看他。雷狮走出去一段,发现安迷修没跟来,想了想又厚着脸皮走回去。

“别傻坐着了,我不说你不会自己跟上来?”

说完在安迷修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又走了。

安迷修依旧坐在床上,心想,他最好别是那个人,不然他很可能要犯下谋杀亲夫的罪名。

 

雷狮在焱风中心的这栋别墅很大,但一个上午也足够安迷修将它的构造摸清楚。尽管已经过去半年之久,可到处都是另外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

下午的时候,安迷修坐在沙发上看探索科学,雷狮突然起身,声音有点发抖地说:“检测结果出来了,我出去一会儿,你别乱动。”

安迷修一僵,淡淡应道:“嗯。”

眼睛却看着雷狮的背影,直到他走上楼梯,又没入拐角,最后消失不见。再看着节目,心思却飘在半空中,怎么也看不下去。

殊不知雷狮一走进书房,表情立刻变了,心里暗笑:一听结果出来了紧张成这样,还说什么要走?

最后的检测结果不出雷狮的预料,他确实就是安迷修。

因为心里早就有了定论,雷狮也不觉得有多欣喜,只是心里到底松了一口气,一块石头重重落地。

“在他的血液中,测出了少量的Alpha信息素催化剂,残留时间大概是半年,但是由于摄入太多,到现在还没代谢干净。催化剂在短时间内帮他完成了转变,提前催熟了他的身体,加快了体内第二套基因的运转过程,所以长相和声音才会发生改变。”

雷狮微微皱眉,沉声问:“那他为什么会失忆?”

那边顿了顿才道:“在精神体发育完成之前,他身体状态非常不好,你又不在他的身边。没有你的信息素安抚,精神体成熟之后强行脱出,导致他的精神领域受损,再加上剧烈的痛苦引发了身体的保卫机制,种种因素叠加才影响了他的记忆。”

雷狮脸色阴沉得可怕,声音冷得像结了冰,“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不敢确定,有人慢慢就能记起来,也有人受到刺激之后会唤醒记忆,还有的人一辈子就……”

话没有说完,但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我知道了。”雷狮微微闭眼,“用点心,别的不说,先把他的精神领域修补好。”

“已经在准备了,但是有一件事……”

“说。”

“是有关您的事,根据检测结果看,您的精神领域已经初步僵化,以后如非意外,请您不要再进入精神热潮当中,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你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那边突然换了一个声音,雷狮认出来,那是丹尼尔。

“我知道。”雷狮嗤笑一声,“我心里有分寸。”

“你心里要是有分寸,就不会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丹尼尔声音中带着斥责。

旋即长舒一口气,叹息道:“还好现在安迷修回来了,有他看着你,我比较放心。”

“他?”雷狮不屑,“他自己的记忆还没找回来,哪有工夫管我。”

丹尼尔听出他语气中的埋怨,不禁笑了笑,也不是最近才发现的事,在安迷修面前,雷狮总是很有玩心,爱逗他,还特别喜欢和他斗嘴。

不过吵吵闹闹的,也挺热闹。

总比他之前杀气腾腾,对着谁都一副欠了他五百万的模样强。

他叹息着摇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你确定是他吗?”

明明检测结果出来了,还特意问他一句,看来在丹尼尔心里,他的判断比检测结果还要准。

雷狮笑了笑,心情不错地缓缓回道:“我确定。”

 

雷狮上去了快一个小时,才重新下楼。安迷修耳朵动了动,听见了动静,却强迫自己将目光放在节目上。

直到雷狮走到他的身边,平静地对他说:“你可以走了。”

安迷修一愣,电视中其实早已切换到广告,他却茫然不觉地看了许久。他抬起头,怔怔地问:“我可以走了?”

眼神茫然得像主人遗弃的家犬。

雷狮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你可以走了,希望下次见面时,我们都会忘了现在的不愉快。”

“……好。”安迷修咬咬牙,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什么都没带,就只穿着这一身衣服往外走,头也不回地和雷狮道别,“再见。”

临出门前,豆豆跟在他身后,叼着他的衣摆呜咽着把他往回拽,安迷修伸手摸摸它的头,却硬是将自己的衣角拉回来。

他半蹲下,将豆豆的毛揉得乱糟糟的,低声对雷狮说:“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他……我走了。”

然后便不顾豆豆的茫然呜咽,推门而出。

他慢慢走出大门,步伐顿了顿,接着就开始漫无目的地狂奔,他不认识路,身无分文,更没有身份证明,在焱风星几乎是寸步难行,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否则他不敢保证,会不会控制不住自己,重新走回去。

他不能去占有别人的东西,别人的家,别人的……爱人。

明明是被胁迫着来的,最后却爱上囚禁自己的地方,这太可笑了。

他满心失落,低着头往前冲,最后竟不慎撞到路人身上。

“对不起!”安迷修连忙道歉,头也不抬,继续往前走。没走出几步,被人拽着后领拉住。安迷修心里一凛,正想回击,突然就听到熟悉的清冷男声。

“你准备去哪?”

安迷修错愕地回头,看见格瑞那张熟悉的没有表情的脸。然后是他身后的凯莉、埃米、艾比,雪狼佣兵团的核心成员基本都来了。

“团长?!你们怎么在这里?”安迷修震惊地睁大眼睛,他猜测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滑稽。

“雷狮难道没有告诉你?”格瑞的眉梢微微上挑了一毫米,“他是我们这次任务的雇主。”

“……没有。”安迷修大脑里一片空白,喃喃地回道。

“那正好,和我们一起回去吧。雷狮直接点名了,说你必须到场。”凯莉叼着棒棒糖,暧昧地冲他挤挤眼睛,言语中颇有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味。

安迷修于是心神恍惚地又跟着回去了。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雷狮靠在敞开的门边,戏谑地冲他笑,“呦,又回来了?”

说着看了一眼表,“比我预想的还早一分钟。”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转向格瑞,“头儿,我可以宰了他吗?”

格瑞淡定地回答道:“不可以,他是雇主。”

现在还看不出雷狮是在故意玩他,安迷修就是真的傻了!他又面无表情地转过脸,雷狮还在笑,而且笑容越扩越大,怎么看怎么欠抽。

妈的,这个混蛋玩意儿!

 


评论(329)

热度(6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