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34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雷狮将他拽回自己的卧房里,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安迷修以为他这是要掏什么宝贝出来,最后发现不过是一张照片。

就是上面那两个人比较奇特,一个是雷狮,另一个……

“这是我们结婚时照的。”雷狮将照片放到安迷修跟前,指着上面的人问,“你觉得这是谁?”

安迷修定定地看了一会儿,迟疑地回答:“世界上另一个我或者我兄弟?”

雷狮闭了闭眼,按着额头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再出口时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你不觉得他和你很像?”

安迷修低头不语,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脱单了,还是和一个Alpha脱单,这个世界真玄幻。

“你叫安迷修,在雷王星系首都焱风星圣三一孤儿院长大,在一年多以前,因为和我的契合度高达99.2%而结婚。”雷狮从照片旁边的盒子中拿出那枚婚戒,抓起安迷修的手,往他无名指上塞,然而半年前还能套住他手指的戒指,这时竟然卡在关节上下不去了。

“……”安迷修没有反抗,默默地看他。

雷狮淡定自若地将戒指收回来,“这半年来,你长高了,骨架也变大了,戴不进去也是正常,等回到帝都,改改尺寸就行。”

“你觉得我会信吗?”安迷修幽幽地道,“戒指戴不上去,照片上的人和我看起来也不太一样。”

雷狮轻咳一声,“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询问过了,很可能是短时间内提早完成转化,才导致你的长相、声音、甚至是身材都发生了变化,但具体的原因,还需要做过检查才能得知。”

“你当我三岁小孩?”安迷修无语地道。

雷狮盯着他,微微恼怒,不理会他的吐槽,自顾自地道:“在半年前的新能源星战场,你不慎被俘,落入萨洛韦流亡军之手,后来侥幸逃脱,却坠毁在多林星,又不幸失忆,最后被雪狼佣兵团所救……当然,被俘之后的事,只是我的猜测。”

安迷修淡定自若的,“……编,继续编。”

雷狮恼羞成怒地一拍桌子,明明他说的都是真话,怎么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那么假呢?

“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

“首先,你狂妄自大,霸道专横,一看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安迷修诚实地道。

雷狮:“……”

不,你这明明就是铁板钉钉一样的证据,在失忆之前你也这么说过。

“其次,你要是结婚,怎么样也会是个Omega。”安迷修自信无比地说,“而我,却是个Alpha。”

“我说过了,你是个Omega。”雷狮面无表情地反驳。

安迷修好像很无奈似的叹了口气,“我已经给你看过我的精神体了……”

“那是因为你不同寻常。”

“怎么个不同寻常法?”安迷修故作惊讶地反问,“身为Alpha但还能生孩子?”

雷狮忍了忍,才把自己额头鼓起的青筋按下去,“超态Alpha违性综合症,有没有听说过?”

安迷修老实地摇头。

雷狮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一遍,说得口干舌燥,随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润嗓子,“听明白了?”

“听是听明白了。”安迷修表情古怪,“可我怎么觉得,你是瞎编了一个病来骗我呢?”

雷狮觉得自己脑子里的那根筋,啪的一下断了,“我就这么不可信任?”

安迷修特别为难地沉默了半晌,最后期期艾艾地说:“你这个人虽然长得挺好看的……不是夸你,你不要误会。”

雷狮脸色微霁。

“……就是看起来不太像好人。”

安迷修说完立刻噤声,雷狮的脸色一瞬间黑如锅底,为了小命着想,他决定少说两句。

雷狮深深地呼吸了几次,努力说服自己,安迷修失忆了,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但这算是忘后吐真言,他之前还不清楚,原来安迷修一直是这么看待自己。

“你身上还有我的标记,”雷狮试图冷静,“另外,你难道没发现你身上的信息素,里面有我的味道?”

“信息素这个么……大概只是巧合吧?”安迷修挠了挠脸颊,“至于标记,我没感觉到。”

雷狮再也按捺不住,猛地站起来,昂着头高傲地道:“那只是出现了意外,不信咱们就上一次床,我肯定能让你感觉得清清楚楚。”

安迷修没说话,只用一种“你以为我傻啊”的怜悯眼神看着他。

雷狮心头火起,甩手就要走。没走几步,发现安迷修特别无奈地跟在他后面,见雷狮看他,连忙抬起手给他看手上的铐子,一副和我没关系的无辜脸,建议道:“要不你先把这个摘了?”

“……”雷狮定定地看他,忽然挑眉笑了,“等到了焱风星,抽血做个检测就真相大白了,别得意太早。”

安迷修心里一哆嗦,居然还要到焱风星?!那不是插翅都难逃了?

如果他是雷狮口中的“安迷修”,他就无缘无故多了个家室;如果他不是,照他现在把雷狮得罪得死死的局面,保不齐就被雷狮给活撕了。

无奈地被雷狮拽着往前走,安迷修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真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难题。

 

不日就要抵达焱风星,安迷修也就慢慢死心了,看样子他果然是被抛弃了,没人会来救他。说不伤心是假的,只是雷狮的存在实在让他没工夫伤心。

作为一个俘虏,却被拷在雷狮的手上同进同出,同吃同睡,就连洗澡,都得有一个在外面守着。曾经有一次,雷狮不怀好意地建议,说他们可以一起洗,被安迷修果断拒绝。他怕洗完这一澡,自己的清白就彻底毁了。

虽然现在也已经毁得差不多了。

对于自己是否就是雷狮口中的“安迷修”这件事,他已经懒得去想,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就看这一刀来的快不快。

又一日从雷狮怀中醒来后,安迷修已经学会了淡然自若地起身,拽着仍旧有些迷瞪的雷狮去上厕所。拉开拉链放水的时候,雷狮清醒过来,揉着头发盯着他的小兄弟看,嘴里还不忘点评几句,“比以前大了点。”

安迷修目不斜视,继续放水。

雷狮毫不脸红地盯着他继续看,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道:“你说你是个Alpha,但是看这个颜色,没怎么用过吧?”

作为一个被Omega小姐姐发过无数张好人卡的“Alpha”,安迷修理所当然地怒了。气冲冲地将小兄弟收回去,他看向雷狮,“说得像你用过似的!”

“我当然用过,”雷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在你身上用的。”

安迷修:“……”

一直到抵达焱风星,走下战舰,安迷修都没敢和雷狮再说一句话。人一旦没皮没脸起来,可真是够可怕的。

 

焱风星终年天气阴沉,今天也不例外,阳光多数被挡在云层之上,只隐隐透下一层轻薄的冷光。

踏上焱风土地的那一刻,安迷修心里一颤,忽然停住脚步。雷狮奇怪地回头看他,未出口的催促瞬时顿在嘴边,低沉的声音里带了些无奈,“哭什么?”

听见这三个字,安迷修一怔,抬手摸脸,这才发现自己无声地淌了一行眼泪。

“我……不知道。”他呆怔的看着手上的冰冷液体,“只是突然间觉得……很难过……”

雷狮心情复杂地撩起袖子给他擦了一把脸,在外面半年,安迷修彻底晒成了小麦色,但脸颊仍旧被粗糙冷硬的军装外套给擦得微红。

雷狮承认自己带了点私心,安迷修对着他无动于衷,一到了焱风星,只是刚刚踏上这里的土地,就触景生情地哭出来。

两者对比,高下立现,他输得连影子都看不见,想吃醋还找不到靶子打,说出去又挺丢人。

“别哭了。”他恶声恶气地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安迷修自己也揉了把眼睛,“我心里难过不行吗?”

“不行。”雷狮戏谑道,“我这个人心眼好,就见不得别人难过。”

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哭,我可以借你一个肩膀。”

还没来得及实行,人突然被扯到一旁,一个苗条的身影飞扑过来。雷狮抬手接住那件被扔过来的貂皮披肩,看见雷雅扑到安迷修身上,眼圈红红地抱着他,跟一对久别重逢的小情人似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安迷修尴尬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雷雅充耳不闻,从他肩膀上抬起头,红着眼睛摸了摸他的脸,“雷狮从哪里把你找回来的?真可怜,都瘦了。”

雷狮不屑地嗤笑一声,哪里瘦了?明明是胖了!

安迷修本来想认真解释,可是看着雷雅有些憔悴的脸色和通红的眼圈,话就全都堵在嗓子里,心里也沉得像坠了一块大石头,眼睛不知不觉地又红了。

“对不起。”他下意识道歉,内心五味杂陈,“我……”

“别说了,回来就好。”雷雅对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抹了下眼角,“姐姐已经准备好给你接风了。”

“等会!”她眼睛向下一瞥,皱了下纤细的眉,忽然伸手捞起安迷修手上的镣铐,怒冲冲看向雷狮,“你什么意思?就这么一路把人铐回来了?!”

雷狮目无表情地靠在一旁,看着他们抱在一起,心里酸溜溜的,跟打翻了醋瓶子似的。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安迷修对着焱风哭,对着雷雅道歉,唯独在他这里,不仅理直气壮,还无动于衷!

“他失忆了,在恢复身份之前,他现在是我的……”他把俘虏两字咽回去,换了个词,“战利品。”

“现在,轻拿轻放,把他放开。”雷狮握着链子拽了一把,在安迷修向后跌时,顺势勾住他的腰,将他扯回自己身边。

“德行!”雷雅白他一眼,随即忧心忡忡地看向安迷修,“怎么突然失忆了?”

“不知道,所以现在带他去医院查一查。”不给安迷修反应的时间,雷狮揽着他急匆匆走向飞艇旁,逃也似的将他塞进去,自己也跟着坐进去,突然又探出一个头对雷雅喊,“测完了我会直接带他回家,识相点就不要来打扰我们!”

门砰一下关上,快得安迷修都来不及拒绝,飞艇就已经升空,绝尘而去。

雷狮坦然地面朝前方,“别依依不舍地看了,你和她没可能。”

安迷修觉得,雷狮这个人,脑回路多少是和常人不太一样。要是试图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他,那很容易自己先神经病。

飞艇速度很快,转眼就要到目的地。

安迷修叹息一声,忽然问他:“雷狮,如果结果出来,我不是他,你会怎么办?”

雷狮也没想瞒他,坦然回答道:“如果你不是他,我会放你走。”

“说话算话?”安迷修忙问,却又奇怪地发现,听到期盼中的这个答案,他心里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么高兴。

雷狮侧头瞥他一眼,唇角微勾,“言出必行。”




——————

“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安迷修对着焱风哭,对着雷雅道歉,唯独在他这里,不仅理直气壮,还无动于衷!”

——那是因为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啊!

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雷狮也不例外。


评论(298)

热度(6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