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32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雷狮衬衫大敞,坐在椅子里让军医为他包扎。比起卡米尔被穿了个洞的小腹,他伤势不重,只是右肩处被子弹擦去一块皮肉,肋下又挨了一刀。这种伤势对雷狮来说不痛不痒,甚至于,能以这么小的代价将这个人抓住,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在他面前,距离三米的地方,银蓝机甲的主人被牢牢地拷在一张固定在地上的电椅中。他失手被俘,脸上却不见一丝惊慌,头微微低垂,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但看他紧绷的身体,雷狮就清楚,他还没有放弃逃跑的打算。

这是主舰雷霆号的审讯室,房间不大,灯光却非常明亮,明晃晃地打在青年的身上,足以让雷狮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

没人出声,整个房间安静得可怕。

雷狮就这么久久地凝视着他,连军医用双氧水给他消毒,都没能让他的眉头皱一下。直到包扎完毕,他脱掉那件血迹斑斑的衬衣,伸手接过下属递来的外套,随意披在身上,才终于沉声开口,“你是谁?”

长久以来一动不动仿佛凝固了的青年,终于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很诧异雷狮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他被拷上电椅之后,已经被来来回回搜了三遍身,他不信这个男人会不清楚,他是雪狼佣兵团的一员。不过幸运的是,虽然他失手被俘,但其他人应该已经带着东西顺利离开,也不算是白忙活一场。

他重新低下头,决定不予理会,看着这个男人,他心里总觉得堵得慌。

“你叫什么名字?”雷狮难得有耐心地继续问。

旁边的军医收拾器材的手微微一顿,在这大半年里,他还是头一次见这位少将这么有耐心,而不是直接采取某些手段,迫使对方开口。

果然是个怪人,青年低着头想,他还以为他会问他一些别的事情,比如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比如东西到底在哪里,比如他是受了谁的指使。

然后他会一五一十地回答他这些问题,因为根本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他是雪狼佣兵团的一员,听说这里有个值钱的东西,准备来盗取,结果中途正好碰上两军交战,就干脆躲起来准备浑水摸鱼,没想到还真的摸到了一条大鱼,能让一个帝国少将这么紧张的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他认出来这是雷王星系的军队,不过由于一直在域内星河的深处活动,他对这个国家,包括这个男人,都不太熟悉。

“回答我的问题。”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双修长的手指掐着他的下颚往上抬了抬,正好对上男人隐隐还泛着血色的双眼,“我不想在你身上用那些手段。”

——尽管你只是有可能是他。

在明亮的灯光下,青年的脸看起来更加肖似安迷修,可细枝末节处又隐约有些不同。比起安迷修,他更高一些,已经达到了1.79,脸部轮廓也更加深邃,双目坚毅明亮。可挺直的鼻梁,浓密的睫毛,天生上翘的唇角,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又几乎一模一样。

雷狮微微皱眉,内心更加狐疑不定。

近距离看,这位性格不太好的少将简直俊美得过分。青年暗暗想,他觉得比起打仗,这位少将更适合去当电影明星,不然真是浪费了他这张脸,想来就算是演技不佳,也照样有大票人愿意为他买单。

“你问了我两个问题,我怎么知道要回答哪一个?”青年慢慢地说,声音像手风琴一般清朗。

“你的名字。”这声音即陌生又熟悉,雷狮心里微微一颤,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青年抿了抿唇,有点奇怪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于自己的名字,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有阴谋。

“埃米。”最终还是说出了同伴的名字。

有很长一段时间,雷狮就只是强迫青年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睛。他上半身裹着绷带,只披着一件军装外套,高大的身影几乎将所有的光源都遮挡在外,结实的胸膛和块垒分明的小腹都一览无遗。

有好几次青年都忍不住想开口提醒,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可惜他们两个都是Alpha,实在是有点浪费。可一想到自己现在只是个俘虏,根本没资格挑三拣四,他又觉得还是保持沉默比较识时务。

良久,雷狮终于松开手。青年稍稍松了一口气,一颗心还没放下去,雷狮的一句话就让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你在说谎。”雷狮微微眯眼,犀利地捕捉到了青年脸上那一抹一闪而逝的不自然。

“……我没有必要为了这个骗你。”青年努力镇定地说,“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你瞧,我很配合你,我才19岁,还不想英年早逝。”

说着眉头就皱起来,小声嘟囔,“我还没长过一米八呢,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心底泛起的刺痛。他看着青年,忍不住就生出一种希冀,缓缓地道:“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咬一下嘴唇?”

青年愕然不已,不可置信地盯着雷狮的脸。这一点,佣兵团里曾经有人提醒过他,可他总是改不了。这个男人和他素未相识,为什么会知道他这个坏习惯?!

“把头低下去。”雷狮声音冷淡而沙哑,“别这么看着我。”

他试想过无数次和安迷修重新相遇的情景,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他被植入芯片,成为仇人。却从来没想过,会像是现在这样,完完全全的,像看陌生人一般的眼神。即便现在他还不敢确定这个人就是安迷修。

青年如言低下头,男人脸上的表情,竟让他觉得,他似乎深深地伤害了他,而他心里竟然会为此难过。

这实在令人费解,也许只是因为他的心软。

虽然是一名刀口舔血的雇佣兵,但他经常被团里的医生凯莉嘲笑,说他有一颗给他们这个职业抹黑的心,软得跟个面包师或者园艺师似的。那时候他还反驳过,说自己本来就失忆了,说不定以前真是个园艺师,毕竟他种菜的功夫一流,全团都有目共睹!埃米在旁边就非常无语,说哪个园艺师能有你这个身手?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要叹气。当初一起来的,走的时候却落下他一个,也不知道会不会来救自己,不过最好是不要。他偷偷看了一眼雷狮,又飞快低下头。这个Alpha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一会让他抬头,一会让他低头,脾气阴晴不定说变就变,他是个大活人,又不是陀螺,说转就转!

他低着头,久久没有动静,雷狮盯着他看,觉得他突然间听话得又可气又好笑。

然后雷狮心里,忽然就动了一下。

——他信息素的味道,有点不对。醇厚如林海,中间又夹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醉人酒香,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在他身上混洽如一体。

闻起来像是个Alpha,然而……又带了一丝隐约的属于Omega的甜香……

“我说……”青年表情为难地开口,看着雷狮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审美异常的流氓,“大家都是Alpha,你这是打算干什么?”

雷狮一怔,这才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青年被禁锢在椅子上,而他搭着他的肩膀微微俯身,鼻尖凑在他的后颈处,青年说话时吐出的灼热呼吸,都喷在他肩膀的伤口上,一阵酥麻的痛感。

雷狮侧头看他,青年的表情有些尴尬,头直愣愣的,不知该往前还是该往后。往前就是雷狮的肩膀,往后又是雷狮的鼻尖,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Alpha……”雷狮轻轻摸上他的后颈,危险地来回轻抚,“你确定?”

“这又什么确定不了的?我又不傻。”青年不忿地皱皱眉。

雷狮直起身,淡淡地看他半晌,忽然按上他脖子上绷带的接口,意味深长问:“脖子受伤了?”

青年立刻噤声。

受伤自然是没有,但是团长交代过,轻易不要解开脖子上的绷带。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郑重其事,但是作为团中最有服从命令这个意识的优秀团员,他一向将这个命令贯彻得非常彻底。但现在他既不能拒绝,又不能反抗,只好沉默,寄希望于这男人能表里如一,内心也美好点。

可惜上天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青年心里咯噔一下,察觉到雷狮轻轻地解开了他脖子上的绷带,一圈一圈地往下解。

“咱们有话好好说……”他咽了口唾沫,垂死挣扎地建议,“能不能别动手动脚。”

雷狮看他一眼,斩钉截铁道:“不能。”

然后手微微一抬,将他脖子上的绷带彻底拿了下来。白色的柔软布条轻轻扫了后颈,那一处隐秘的诱人的腺体就这样暴露在雷狮面前。

有很长一段时间,雷狮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僵立在原地,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大脑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又好像空落落的,时间漫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一眨眼,他就又回到他身边。

青年很奇怪地看着他,内心没缘由的有点发堵,仿佛是为了掩饰这一点,他嘴里喋喋不休地道:“其实我脖子上也没什么秘密,只是团长不让我摘而已……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雷狮一言不发,只是忽然扯开他的衣领,去看他的锁骨。天盾碎了,他这里应该有个伤口才对。

可是没有。该有伤口的地方,只有一个纹身。

那是一个威风凛凛的黄金狮头,每一个鬃毛都栩栩如生,不大不小,恰好和他这一处的疤痕融为一体,好像一个与生俱来的胎记。

“这个也没什么奇怪的吧?”青年主动解释道,“域内星河的雇佣兵们习惯在伤疤上纹身,以祈祷神明庇佑自己,很多人都选择纹一些大型野兽,纹狮头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说起来,这个纹身还是团里的医生亲自上阵,一般人没她这么好的手艺……”

青年说着,忽然噤声。他觉得自己今天有点话多,虽然他话一向不少,但是在敌人面前这么口无遮掩还是头一回。但他在这个男人面前,总有一种没由来的放松,就像是……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

“你……”他抬头看着雷狮,话音未完却顿了一顿,然后才又轻轻问,“是不是认识我?”

雷狮慢慢蹲下身,只是和他对视,看着他的脸。青年那全然陌生的眼神,就这样落进他的世界里。

很久他才声音沙哑地反问:“你不认识我?”

青年迟疑了一下,摇摇头,犹豫道:“我失忆过,有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

“为什么没试着想起来过?”雷狮又问,眼底都是红的。

“我努力过,但是一想就头痛。”青年低着头,又委屈又内疚的样子,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委屈和内疚是从何而来,“我真的不怕痛……唯独,好像很害怕头痛。”

他顿了顿,声音低低的,“所以后来就不想了,反正现在也挺开心的。”

雷狮没说话,忽然身体一晃,坐到了地上。他低着头,表情模糊,跟雕塑似的一动不动。灯光下,眉眼笼在额发的阴影里。

青年也低头,却看不清雷狮的表情。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时间像凝固了一样。

忽然一阵响声打破了沉寂,雷狮腕上的终端响着,他放置了半晌才接通。

竟然是伤重的卡米尔,他一向最沉稳冷静,这时候却连声音都在微微颤抖,“大哥……有一样东西,你快过来看看……”

“我知道了。”雷狮哑声回答,说着站起来,竟然也不看还拷在椅子上的青年,就要往外走。

“等等!”青年急忙喊住他,说话时自己都觉得自己胆大,“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捆我?我对被绑在椅子上有心理阴影!”

雷狮脚步一顿,没回头,接着又要走。

到门口时,忽然听见青年不好意思地道:“你不答应就算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我清醒后,记忆全失,就只记得一个名字,不过不叫埃米……”

他停了停。

“我骗了你,其实我叫安迷修。”

 

雷狮一路急走,心里砰砰直跳。事发突然,他甚至无法静心思考。

卡米尔腹腔中了一枪,半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满手心滑腻的冷汗。看见雷狮进来,声音发紧地喊:“大哥。”

“是什么东西?”雷狮边走边问,因为步伐过快,肩上绷带洇出一点血迹。

“主脑被人送回来了。”卡米尔定了定神,声音却还是流露出一丝紧张,“但是里面,还有张字条。”

雷狮脑袋里嗡的一声,从卡米尔手里拿过字条,这一刻,他心里忽然平静了。

字条上只写了刚劲挺拔的四个字——

“物归原主。”

落款是格瑞,雪狼佣兵团团长。





——————

还是AO!还是AO!只是安安以为自己是A而已……emmmm以后艹一顿心里就有B数了。

可怜的安迷修,自以为在好好地完成断后的任务,却不知自己被自家团长给卖了个彻底(养肥了,是什么卖出去了)。格瑞是团长hhhhh大概很多人没有想到,格瑞会是这么一个身份。

看19集的时候,看他一副操心劳力的样子,面对一群问题儿童心累得要命,就觉得他说不定很适合当团长,只可惜他在原作中是独行侠人设,只好由自己来实现这个梦想。

不过本文没有副CP~

评论(556)

热度(7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