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31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半年后。

伫立在雷狮面前的是一台高大的机甲,主研究人员正在为他滔滔不绝地讲述它的性能。

“第四代生物机甲,评级3S,是继雷怒之星后的第二台3S机甲。它最大的优势在于构成机体的主要材料中融入了记忆合金,并且第一次将金属分解重构这项技术运用到实际操作中。经过测试,在0.001秒内,它就能瞬间完成攻击性机甲和防御性机甲的转换。至于武器,按照您的要求,在原本的设计构想之外,额外增添了一对复合粒子双剑,对于它的威力,稍后在试验场,您可以亲自评判。”

“不错。”雷狮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它有名字了吗?”

研究人员没想到面对这样一台令人目眩神迷的3S级机甲,他的反应竟然这么平淡,推了推眼镜,才回过神说:“有了,叫做雷神之锤,名字取自于远古时期的北欧神话……”

“那双剑呢?”雷狮及时打断道。

“还没有,”研究人员愣了一下,“因为这是您特别要求的,所以命名权在您手里。”

“先留着吧。”雷狮看着那两把双剑,一把湛蓝,一把鎏金,幸好机身是白色,要是配上雷谴的深紫色,那色彩可是够丰富了,跟打翻了调色盘似的,开出去容易被质疑审美,“名字不重要,等人回来了再取。”

研究员没敢反驳,雷狮的事情算不上人尽皆知,但也不是秘密。既然他说要等人回来,那就等人回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还有多久能正式使用?”雷狮看着他问。

“最多一星期,还有一些数据需要调试。”主研究员立刻回答,“但就算是现在立刻使用,应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着急,不过是一星期,我等得起。”雷狮淡淡瞥他一眼,不冷不热的一个眼神,却硬是看得研究员出了一后背冷汗,“我要的不是‘应该’,而是‘绝对’,明白吗?”

“明白!”主研究员连忙点头。

直到他走后,才陆陆续续有人敢围上去,纷纷松了一口气。

当年那件私自出兵事件发生后,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在发现之后,军部连出十一条命令,却被这位少将用抗令权一一驳回,事后他被连降两级,但很快又凭借着赫赫战功重新拿回少将军衔。

从此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再像之前那么锋芒毕露,更加低沉内敛。然而危险却有增无减,每每和那双眼睛对视,都令人不寒而栗。

他冷酷、果决、处变不惊,像一个天赐的战斗机器。在这半年里,他没有输过一场战争,每次都是碾压般的胜利,却毫不在意军功和荣耀,仿佛赢得战争就是他生命的唯一意义。原本则炎和雷王两个星系交战多年,始终是势均力敌,在这半年间,却硬是让他压下一头。

“不知道这次又是要和谁交战。”有人轻声叹息。

虽然之前也战事不断,却不像现在这样频繁,几乎三天两头就能听到从前线传来的交战的消息。当胜利和失败都变成了麻木,厌倦也就随之而生。捷报不断,渴望和平的种子却开始在民众心中生根发芽。 

一片沉寂中,响起主研究员压低的声音,“有风声说……是之前的那颗新能源星。”

似乎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他立刻噤声。除了机器规律的运作声,整个房间安静得可怕,许久,都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那是最初,引起一切事端的地方。

 

一星期后,雷神之锤首次出世,获得大捷。

当年那颗落入则炎手中的新能源星,以一种尽雪前耻的方式被雷王星系夺走,第三集团军倾巢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在一天内就控制住了局面。

不过当年的新仇旧恨并非唯一的理由,更重要的原因是,牺牲了无数暗探和资源后,主脑的所在地终于确认,并非如人们所想的那般藏在则炎星系首都,而是就放在这颗新能源星上。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以至于争辩许久,才决定出军。毕竟这个后患不除,所有人都睡不安稳,能直接控制人的行为,甚至就连艾力斯这样性格坚毅的军部将领都难以抵抗,这项技术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雷狮熄灭能源,从驾驶舱中走出。如以往一样,在他周围两百米之内,没人敢靠近。就算是佩利,看到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也迟疑了片刻才走上前。

当初他对丹尼尔说,那一次的精神热潮只是一个意外,他不会再犯。他确实信守了自己的诺言,但就算是丹尼尔也没想到,他所说的不会再有下一次,指的不是精神热潮,而是说在精神热潮中迷失自我。

上一次精神热潮,在没有安迷修的情况下,他的同步率直飚400%,虽然差一点在精神热潮中迷失,而且精神力也被透支了个干净。然而他与生俱来的对于战斗的天赋,却让他敏锐地找到了精神热潮和自我意识中的平衡点。在之后的每一次战斗当中,他都有意进入精神热潮来提升战斗力,同时控制着自己保持清醒,以免丧失自我。

关于这一点,帝国元帅、丹尼尔、甚至雷政霆都同他说过无数次,他仍旧我行我素,直到雷雅将一份体检报告扔到他的桌子上,气急败坏地对他大喊大叫,“你这是在透支你的生命,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雷狮抬头看着她,眼神平静,“所以呢?”

雷雅被他的眼神震住,一时噤声。

“我一直告诉自己,你要耐心,你要等。”雷狮双手撑着桌面缓缓站起,眼白处红血丝密布得吓人,“可是到最后,我得到的是什么?”

他打碎了维特卡曼的双膝,捅穿他的双手,挖掉一只眼睛,还是未能迫使他开口说出安迷修的下落。最终又用了大量的吐真剂,才得知在他现身之前,就已经让人将安迷修悄悄送往了丰城基地。

最终,也确实是追踪到了一台流窜出去的小型战舰。可并不是开往丰城,而是降落在了多林星。然而当他们赶到时,只剩下一个坠毁的战舰和几具死去的尸体,没有安迷修的身影,仿佛他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从此,萨洛韦流亡军彻底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有关安迷修的最后一点消息,也就随之不见。他究竟是生是死,是好是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谜团。虽然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但宇宙如此浩渺,想要从中找出一个人来,谈何容易?

安迷修,这个人像是从未出现过,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就这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想及往事,雷狮深深呼吸了几次,才压下心底涌出的暴虐。

“我之所以现在还站在这里,是因为这是他热爱的国家,是他未完成的理想。”雷狮目光冰冷,因为情绪激动,掌下的桌面竟然隐隐出现裂纹。

“否则我随时都能带人反出去,找个地方扎根立足。”他重新坐回去,下了逐客令,“现在,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模模糊糊的,似乎是佩利在喊他。

雷狮皱皱眉,从晃神中回到现实,发现佩利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在冲他说话。雷狮揉了揉太阳穴,大概是进入精神热潮的次数太多,他现在越来越容易走神,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也许这次回到帝都,他应该找个时间好好检查一次。他的敌人还没死光,他不想在他们之前崩溃。

“你刚才说什么?”雷狮忍下头痛,沉声道,“再说一遍。”

佩利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老大,军部的紧急视频会议,现在就等你了,但你是不是应该先休息……”

“知道了。”雷狮抬手打断他,再次恢复平静,“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你了,记住,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主脑给我找出来!”

他眼神狠厉,“如果等我出来,地没有被扒一层皮,我就先把你的皮扒了!”

“明白!”佩利精神一凛,大声喝道,瞬间再也顾不上让雷狮去休息的事了。照雷狮现在这个疯劲,没准真能把他的皮给扒了。

雷狮闭眼定了定神,走进破损的基地,寻找合适的房间,途中迎面碰上卡米尔。他一向非常看重和信任这个堂弟,佩利更适合单纯地当一把杀人的刀,让他去找东西,无疑是用错了地方。卡米尔却不同,大胆心细,心思缜密,将搜寻主脑的事情交给他,雷狮最放心不过。

“佩利只是个幌子,我怀疑这里还藏着其他势力的人等着当黄雀,你带一队人,去把主脑找出来,不要声张,找到了直接来找我。”雷狮搭着他的肩膀,低头沉声吩咐。

卡米尔点点头,压了压帽檐,随即转身离去。

雷狮在他身后推门而入,这是个小型会议室,大不,结构简单,所以藏不了人。雷狮扫了一眼,确认安全,用终端接通了会议。

已经开始一段时间,只短了雷狮自己,坐在最首位的元帅淡淡扫他一眼,没有多说话。

这么些年,还是同样的问题,鹰派和鸽派争论不休。近半年雷王星系隐隐占据上风,眼下主脑的威胁也马上就要遁于无形,鹰派主张趁胜追击,鸽派却不赞同,认为到目前为止,战争耗费巨大,已经对人民和帝国带来了负面影响,正该趁着占据优势时和则炎讲和。

雷狮歪身坐在椅子中,单手支头,垂眸静静休息,完全不参与其中,来和没来一样。

过了会儿,突然听见元帅亚德里恩在叫自己的名字。

“雷狮,说说你的看法。”

雷狮缓缓睁眼,看向屏幕中央。他眼底血色未退,衬着一双本就邪气的绛紫瞳仁,看起来异常慑人。他坐直身体,懒懒地道:“我没什么看法,元帅,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要进行商讨的打算。”

接着笑了笑,补充道:“无论你们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在引起众怒前,亚德里恩抬手制止了这一切。他年近百岁,仍旧精力充沛,茂密的棕发和胡须让他看起来像一头强壮的雄狮,他在位多年,在军部极有威信,仅仅抬手示意,就压下了一场可以预见的声讨。

“各位,今天暂时就到这里。”他淡淡地道,“散会。”

在雷狮关闭通信之前,他抢先制止,“雷狮,你留下。”

雷狮无所谓地歪了下头,重新坐回去。待众人都离去之后,他率先道:“元帅,如果是有关安迷修的事情,我想就不用多费口舌了。”

亚德里恩坚毅的双目中,也不禁流露出一丝疲惫,意有所指地劝道:“你才26岁,还有很多风景在前面等着你。”

“是啊,你们都已经往前看了,只有我还留在原地。”雷狮自嘲地笑了一声,神情却渐渐冷下来,“但不要忘了,最开始,是您要求我去接受他的。”

“没错,我要求你去接受他。”亚德里恩平静地说,“但你也不要忘了,我没有让你去爱上他。”

雷狮眼皮一跳,一直隐隐作痛的头让他本就不佳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他突然失控,猛地站起来,正欲开口,一阵剧烈的震动让他重新沉默,皱眉向窗外看去。

外面乱成一片,似乎重新燃起战火。

雷狮动作一顿,重新恢复了平静,“我出去看看。”

刚关闭了通讯,卡米尔就打进来,声音有些低,透着一股掩饰不在的虚弱,“大哥,主脑找到了,但是……出现了一帮雇佣兵……”

“我看到了。”雷狮冷冷道,“你先去治伤,剩下的我来处理。”

窗外,一台银蓝机甲正飞速地往外逃去,其后是佩利的重影星,余下的十几台,远远缀在后面。这名突然冒出的“黄雀”明显是位难缠的对手,仅仅一台B级机甲,竟然还能拉出佩利两个机身,甚至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

他单手一撑,直接撞碎玻璃跳出去,尚在半空中时就启动雷神之锤,跃入驾驶舱中。他在黑暗中坐稳,如一支利箭般直入云霄,双剑从背后悍然拔出。仪表盘上,同步率直接就飙上300%,隐隐褪下的血色重新浮上眼底,他迟来一步,却很快就冲至最前,一剑扫在那台银蓝机甲的腰身处。

这雷霆万钧的一击直接将银蓝机甲当空扫落,像一颗炮弹般,狠狠砸向来处。雷狮调动火力,肩上的等离子高磁射炮直直指向对方的胸腹处,想要破坏掉动力中枢。

“有意思。”在即将开炮的前一秒,他却微微挑眉,停止了攻击。被扫飞出去的银蓝机甲竟然在下坠中强行止住了颓势,一翻身,在追击而来的机甲上借力卸掉冲势,调转机身换了个方向遁去。

只可惜B级机甲终究配置有限,无论驾驶员能力再突出,精神力再高,对上3S级机甲还是犹如螳手臂/当车。

一炮炸毁对方的动力中枢,将其击落在地时,雷狮心里有淡淡的遗憾。能把B级机甲运用到这种地步,同步率起码也超过了300%,这里面坐着的大概是一对精神力强悍而且配合默契的AO伴侣,只可惜,马上就要死在他手里了。

银蓝机甲的双眼闪烁了几下,终后还是无奈地熄灭。雷狮跳下驾驶舱,双目紧盯着银蓝机甲的动静,边走边从身旁士兵的手中拔出刀来,矫健地跃上机身,单膝跪下,一刀插入紧闭的驾驶舱的边缘。

刀身长约半米,重达30多斤,一刀下去,切开一台B级机甲的外壳像划开一张白纸一样简单。他抽出刀,单手伸入缝隙中,肩背和手臂上的肌肉块块贲起,像撬开一枚巨大的蚌壳般,硬生生将驾驶舱给从外撬开了。

光线瞬间涌入,驱散了黑暗,照亮了里面敌人的脸。雷狮维持着这个将门撬开的姿势,在看清这个人的瞬间,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竟像是忘记了眼下的危险,就这么愣住了。以至于迟了一秒才躲开这一枪,子弹擦着他的肩膀带出一串血珠,只差一点,被洞穿的就是他的脑袋。

强烈的危机感让雷狮下意识抽刀,一刀断了枪管,金属落地发出脆响,犹如旧梦的朦胧过往在这一声轻响中,瞬间被现实的洪流冲散。

这里面坐着的,竟然只有一个人!

“你……”面对着这双陌生又熟悉的碧色双眼,雷狮心神巨震,许久才发出艰涩的声音,“你是……”





——————

相遇即糖!跑路了!

评论(327)

热度(6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