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28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面对汹涌而至的炮火,雷狮不退反进,像一支利箭般狠狠地钉进了电磁核炮的正中,无数攒动的电流立刻就将他吞没在内。

仅仅一枚电磁核炮就能泯灭一颗小行星,虽然爆破前的准备时间较长,甚至能瞬间抽空几十个能量盒,但它恐怖的威力足以弥补所有的瑕疵。然而它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里面的聚合凝点一旦被人破坏,能量立刻四散,连普通电磁炮的威力都不如。雷狮显然是打算轰破聚合凝点,但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这个行为都太过冒险了。

“真是个疯子!”所有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骂出了这句话。

“艾力斯!”康纳中将狠狠捶了一下主控台,厉声大喊,“情况有变!和雷谴会和,一字阵型从则炎左翼绕过去,再接应雷狮!”

又对着联络员冷声道:“联系军部,请求紧急支援!亚曼星叛变了!”

没有人敢懈怠,连最微不足道的人员也急匆匆地运转起来。康纳双目凝重,死死地盯着白哨座战场的情况,鞭长莫及,现在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

但是雷狮绝不能死于军部的内乱中,死在这样一个卑鄙的阴谋下。

——这是对一个军人最大的侮辱!

整个白哨座都被耀眼的电弧映得恍如白日,白光最盛之处,羚角号一闪而入。在冲入电磁核炮的刹那,雷狮脑中瞬间嗡声巨响,额头的青筋因为恐怖的压迫力而根根暴起。电磁核炮仍在不断扩张,如坠深海般的压力无处不在,四面都是犹如活物般的电弧,轰鸣着钻进钻出,一瞬间犹如陷入群蛇的巢穴!

尽管行为疯狂,雷狮脸上的表情却无比冷静,甚至连心跳的节奏都丝毫不乱。

还有27秒,这颗核炮就会爆炸,届时别说是他,就连整个白哨座都难以幸免。然而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片混乱无序的雷电的海洋,他曾经选修过高级爆破课程,甚至得到了一个S级成绩,可面对这样的困境,也仍旧感到独臂难支。

无数的公式在他脑海里疯狂运转,混乱无序的道路渐渐明晰。

——来不及了!

他突然中断了计算,双目锁死前方,羚角号上的肩扛式炮筒笔直地对准了一个方向,电磁核炮急剧收缩,同一时刻,雷狮果断地发出指令。

如果时间放慢几十倍,将所有肉眼难见的细节放大,这会是极其惊险的一幕——电磁核炮能量瞬间坍缩,在即将爆炸的那一刻,细如针尖大的聚合凝点却被轰然炸裂,无数缠绕的电光猛然凝滞,随即像疯狂退潮的海水一般,溢散在半空中。

羚角号满身焦黑,披挂荆棘一般的电弧,在微弱的爆炸声中,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野兽般的直觉再次救了雷狮一命,在计算进行到末尾时,他果断选择了放弃,直接压上命来赌。

疯狂、决绝、狠辣、冷静,缺少任何一个特质,他都不会全身而退。

“雷狮。”康纳松了一口气,“带兵回撤,不要和亚曼星纠缠不清。”

“我明白。”雷狮沉声回答,见突袭失败,亚曼星的军队并未继续,反而隐隐有后撤的迹象。他带领的是整个第三集团军的精锐,是在无数战役中磨砺出来的虎狼之师,即使是敌我数量悬殊,雷狮也有自信能将亚曼的军队全盘吞入腹中。

但康纳说的没错,他们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亚曼。作为棋子,它们连走出棋盘的资格都没有。

“整军回撤。”雷狮冷静地下达了命令,声音透过公频,传进在场每一名士兵的耳朵里,“佩利,你带着移动炮台部队跃迁回域外星河,联系当地驻军,其余人,随我回冲支援。”

事态危急,他却冷静得不同寻常,连声音都毫无波澜,听得人心底惊悚。驾驶舱内冷光幽幽,映出雷狮冰冷的侧脸,他最后打量了一眼进退两难仿佛仍在犹豫的亚曼军队,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在犹豫,就说明利益尚未谈拢,声音未达一致。有派系,有阵营,就有插手利用的可能。他不着急,可以耐心地等。

猛兽在捕食之前,从不为风吹草动而心焦不安。

 

同一时刻,中心战场。

“安迷修,能听到我的话吗?”雷狮的声音在爆炸声中响起,“再坚持五分钟,只要五分钟,我就能赶回去。”

“好。”安迷修言简意赅回道。他毕竟是新手,和雷谴的磨合不够,又遭遇最多的炮火袭击,连回话的时间都所剩无几。

命悬一线的感觉很难形容,心跳越急,他脑子里反而越清醒,飞快地说道:“我在试图将则炎的大军往宇宙夹缝的方向牵引。”

“我去左侧接应你。”雷狮关闭通讯。

事到如今,他可以确信这一场战争,甚至这颗新能源星,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用一整个能源星做诱饵,也算是大手笔,只可惜碰上了亚曼星这样踟蹰不前的盟友,不然用双环围剿战术就能在雷王星系的援军赶来之前,将他们绞死在包围圈中。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雷王星系还是则炎星系,亚曼星简直都是当之无愧的猪队友。

“全军加速,在三分钟之内,回到中心战场。”雷狮冷冷地说。

他现在处于一个极端微妙的情况,被背叛的愤怒、计划失控的焦灼、对安迷修的担忧,所有负面情绪全被他用理智钳制在心底,越是情况危急,越能够保持冷静,这是上天对他得天独厚的恩赐,但这不代表,那些消极的情绪就不存在了。它们就像一颗炸药,隐藏在他的心里,只等待一点火花,将危险的引线点燃。

没有了拖累,第三集团军像一只咆哮着的远古巨兽,重新冲入混乱的中心战场。因为太过专注,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仪表盘上,同步率指数一直在300%左右上下浮动,这对于单人来说,已经是一个接近于极限的数值,就算是能继续攀升,一个人的精神力也难以支撑这样的负荷。

纷乱的炮火几乎密布了整个宇宙,稍有不慎就会被流弹蹭到,雷狮却微松了一口气。在最混乱的中央,尽管形容狼狈,但雷谴仍旧忠实地保护着它的主人,艾力斯带领的第九集团军也渐渐摆脱了则炎的纠缠,局势渐渐逆转。

然而谁也没能想到,第九集团军突然分出一小部分,向着雷狮渐渐靠拢。这一下瞬间打破了阵型,雷狮眉头微皱,“艾力斯,你怎么回事——”

声音戛然而止!

随即就是滔天的怒火,在雷狮心里无止无休地猛烈燃烧。同阵营的第九集团军迎面而来,发出的却是凶猛的炮火!

在局势即将逆转的刹那,他们调转了枪口,杀向了自己的同胞。

“艾力斯——!”雷狮暴喝一声,驾驶着羚角号迎面冲向艾力斯所在的灼风号,作为S级机甲,灼风号在各方面的性能都高出一筹,本身就饱经战火的羚角号在这正面的对抗中猛烈震颤,机体表面瞬间蔓延出无数肉眼难见的裂痕,发出分崩离析的断裂声。

“警报!警报!机体损毁30%,请立即修补!”驾驶舱内,警报灯映得满室如血一般的红。

他却不闻不问,只全力将灼风号掀翻了出去,“艾力斯,回答我!”

回应他的却只有更为猛烈的炮火。

“机体损毁70%……74%……81%……请立即停战!”

与此同时,十数颗粒子高射炮划开长空,拖着长长的尾巴急速袭来。

“雷狮——!”安迷修声嘶力竭的喊声和机体断裂四散的爆破声同时响起,羚角号在炮火中瞬间四分五裂,只有驾驶舱裹挟着雷狮从爆炸的气焰中冲出来,像一颗炮弹一样,狠狠向着灼风号的驾驶位砸去。

安迷修心里猛地停跳一拍,微微一个晃神,原本已经撕开了一道裂缝的包围圈瞬间再次合拢,将他严丝合缝地困在其中。但他现在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落单,只是连眨眼都不敢地盯着从羚角号中弹出来的驾驶舱。

在漫天的炮火中,驾驶舱打开了一条裂缝,狂风随之灌入,将这个小小的驾驶舱吹得风雨飘摇。雷狮右手提刀,用力将其刺入驾驶舱中稳住身体,悍然而立,隔着烈火和硝烟与灼风号冷冷对视,精神力疯狂涌出,让他的眼底近乎是血红一片。

攻击停止。武器收拢。靠近。驾驶舱打开。

就如同换了一个主人,灼风号突然摆脱了艾力斯的掌控,向着雷狮敞开了自己的驾驶舱。他拔出长刀,像头矫健的豹子般一跃而入。

一切发生时,不过短短的三秒钟,却令所有人都提着一口气,不敢轻易放下,直到雷狮的声音从灼风号的频道里响起。

“艾力斯已经被我控制住了。”雷狮冷着脸,顺手抹掉头上的血,在他脚边是四肢俱断、昏迷不醒的艾力斯,“第九集团军主将叛变,我请求立刻解决。”

“他和你同为少将,而且叛变原因暂且不明,必须经过军事法庭才能处理!”康纳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觉得一口气梗着简直上不去下不来,“你真是应该被关到疯人院!”

“援军呢?”雷狮不为所动,将昏迷的艾力斯踢到一旁,操纵着灼风号向安迷修所在的方向攻去。艾力斯突然叛变,其中肯定大有文章,就算是康纳同意,他也不会轻易拿走他的性命,说那句话有一多半是为了试探康纳的态度。

他现在不敢确定,究竟谁才是完全值得信任的人。

“援军正在路上,还有半小时抵达。”康纳粗重的呼吸响了几次,又恢复冷静,在公频中对着所有人说道,“开火,反叛者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胞,而是我们的敌人。”

 

这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场混战,第九集团军内部分裂,枪口指向昔日的同胞,第三集团军犹如猛虎入林,与则炎星系开始猛烈对轰。

也许是炮火太盛,雷狮脑中一直在嗡嗡作响,血流进了眼睛里,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血色。只有安迷修,他那么清晰,耀眼,像一根钉子,扎在他的世界里。

面子里子全部撕开了,阴谋败露,剩下的就是不死不休。

雷狮几乎已经分不清自己遭受过多少次攻击,他只是不停地厮杀着,冷静地分析着眼前的战况,精神海却像是运转过快,变得滚烫模糊。

他快要陷入到精神热潮里了,一旦迷失自我,以目前的情况看,他很可能会变成一台不分敌我的杀戮机器。

他声音有些颤抖,“再支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长时间的激战让安迷修的声音都是发涩的,“雷狮,有点不对劲……我觉得,他们是想要活捉我。”

他说着,突然下了决心,“我看到你了,我会努力冲出来,我们在坐标33°26' 28" N会和。”

通讯关闭。

雷狮双目通红,内心计算着距离——

3800米……2960米……1800米……1000米,830米,近在迟尺了!

“安迷修,把驾驶舱打开——”

后半句话,淹没在响彻天地的爆炸声中。

耀眼的白光几乎席卷了整个宇宙,纷飞的炮火在一瞬间被完全掩盖,只有不远处的星云,还散发着瑰丽而华美的光彩。

雷狮瞳孔骤缩,就在他的面前,数十枚粒子高射炮从天而降,密密匝匝地砸向了同一个方向。那台他曾经无比熟悉的机甲,就这样带着浓烟与火焰,毫无反抗之力地坠进了宇宙深处,在他的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小。

——啪的一下。

他脑中的那根弦,断了。

 

当援军赶到时,战场已经一片混乱。则炎星系的大军已经撤离,退回到已经叛变的亚曼星,可战争却并未停止。

灼风号猛烈而疯狂的无差别攻击,让任何一台机甲或是战舰都不敢接近他的身旁,仪表盘上的同步率指数最终达到400%,在非双人驾驶模式下,这个数值简直是骇人听闻!

直到它能量耗尽,自己坠毁在无人区,才有人敢小心翼翼地靠近。

冷风里夹着硝烟和血的味道,浓烈得令人作呕。灼风号机体几乎完全损毁,躺在碎石山坳间,能源已经全部熄灭。

“雷狮少将?”随军军医试探地喊道,却无人回应。

又走近几步,驾驶舱的舱门忽然打开了,雷狮修长矫健的身影也随之出现。

“太好了,您没事!”

“少将!”

“快!救护舱!”

现场瞬间又活了过来,有人忙着联络上级,有人忙着准备救护,然而在同一个瞬间,所有声音又忽然全部凝滞。

死一般的寂静,甚至有人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雷狮血淋淋地踩在耗尽能源的机甲上,在狂风中提刀回望。

——那是一双血红的眼睛。





——————

这章几乎是雷的个人秀,所以找个机会,让安先磨练磨练,然后就可以正式家暴了(居然是这么一个理由?????)接下来会比较虐,做好心理准备,不过总体还是甜的……虐完这几章就又甜回来了

毕竟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都说了别用找个理由了!)

评论(337)

热度(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