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27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这次随行军校生一共十四人,除了安迷修外,其他人各司其职。只有他,分配给他的任务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雷狮。

……他又不是雷狮的尾巴,还能怎么寸步不离,拷在一起吗?

雷狮闷笑着安慰他,“这说明军部看重你,既想让你早点上战场增长经验,又想万无一失地保障你的安全。”

安迷修郁闷不已,虽然早有预感,但现实还是太打击人了。

不过还是有一点好处,作为雷狮的“尾巴”,他是唯一一个低于大校军衔还能坐到会议桌旁的人。他们俩的关系众人皆知,所以也不稀奇。

这一次的主指挥是康纳中将,他出身不高,资历和经验却十分深厚,个人能力也尤为突出,最重要的是性格刚正不阿,一肚子直来直去的肠子,不然也不会被军部派来作为主指挥官,毕竟副指挥中不乏雷狮这样桀骜不驯的主儿,只有康纳这样的人才能镇得住他们。

“这一次打的是突击战,必须速战速决,按照计划,我们需要在三天内完成对新能源星的占领,届时移动炮台部队会立刻搭建战时防御系统,将新能源星整个封死在内。”康纳中将鹰隼一般的眼睛缓缓巡视在座众人,“我知道各位都是天之骄子,但我希望,你们能履行一个军人的本分,听从指挥,服从命令,我不希望有违反命令、私自行动的情况出现。”

说最后一句话时,眼神似有若无地从雷狮身上略过,雷狮挑挑眉,视若无睹。

散会后,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不安分地用手指戳他的后腰,“你之前都干过什么?我怎么觉得康纳中将话里有话?”

雷狮懒洋洋回道:“我刚刚进入军部的时候,在他手底下待过。”

“然后你就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安迷修若有所思。

雷狮忽然转身,将他堵在无人的廊道里,“什么叫心理阴影?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没有一成不变的完美计划,我只是随机应变而已,而且最后的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安迷修笑出了声,靠在墙上微微仰头看他,“那正好,你快教教我,你都是怎么随机应变的?”

通道无人,只有冷光幽幽。雷狮毫无征兆地突然抬起安迷修的脸,在他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安迷修一怔,还没来得及伸手推他,雷狮就已经退开一步,摊开双手戏谑地冲他笑。

“就是这么随机应变的。”听他的语气,这人还挺得意。

“咳咳!”几声礼貌中带着尴尬的清咳在廊道尽头响起,两人同时侧头回望,看见康纳中将表情严肃地站在不远处,看样子是刚来不久。

“康纳中将!”安迷修立刻行了一个军礼,见雷狮无动于衷,伸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

“你干嘛?”雷狮假装不解地质问他,眼看着安迷修频频冲他焦急地使眼色,就是不予理会,“别拽我衣服。”

直到安迷修的眼神渐渐从焦急转变为愤怒,雷狮才终于站直身体,带搭不理地喊了一声,“康纳中将。”

这时康纳已经走到他们面前,这个一向严肃正直的Alpha此刻面色有些古怪,又低低地干咳几声。先对着安迷修点点头,才对雷狮说:“注意影响。”

“好!”出人意料的,雷狮竟然没有反驳,更没有漠然不理,“我们回房再继续‘影响’!”

说完就拉着安迷修逃命似的往回走,边走边小声提醒,“快走,康纳中将到现在还没有Omega,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秀恩爱。”

安迷修本来还想制止雷狮这种无理的行为,闻言立刻中断想法,任由雷狮将他拉走了。刚一走进,就被按在门上,雷狮用的力气很大,厚重的合金门抵得肩胛生疼,安迷修微微皱眉,刚想挣脱就被雷狮低头吻住了。

这个吻急切又热情,所有的技巧都隐匿于纠缠的唇舌间,含着一股未加掩饰的暴躁。安迷修不知道他的暴躁从何而来,只好尽力地安抚他。屋内没有开灯,黑暗中滚烫的呼吸在脸颊上暧昧地拂过,雷狮的欲望蓄势待发,却许久没有动作,只是抱着他。

“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安迷修轻抚他的后背,放轻声音问。

沉默很久,雷狮的声音才闷声闷气地响起,“康纳中将曾经有过一个Omega,但很早就死在了战场上。”

这个理由出乎安迷修的预料,他笑了笑,忽然理解了雷狮的顾虑,“是在担心我吗?”

“这次出征,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距离行动时间越近,就越是如此。”雷狮皱皱眉,声音异常低沉,“在回到焱风星之前,不要离开我身边。”

“……你发现了什么?”安迷修迟疑地问。

“没有。”雷狮摇摇头,“只是直觉。”

“好。”安迷修近来长高一些,只需微微抬起头,就能吻上雷狮的唇角。他微笑着落下一吻,不再过问理由。“我相信你的直觉。”

 

为了夺得这颗新能源星的控制权,第三集团军和第九集团军出动了大半精锐,预计打一场突击战,突破则炎星系在亚曼星外的封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新星。

亚曼星是雷王星系御下的一颗子星球,在距离新星不远的地方,正好将则炎星系的大军阻挡在外。若非他们暂时将则炎的军队阻挡在白哨座之外,雷王星系也不会在晚一步的情况下还能后来居上。

“雷狮,你负责带领前锋部队和移动炮台部队突破则炎星系的封锁线,这个口子一旦撕开,就不要回头,艾力斯会带领第九集团军的人为你钳制住则炎大军。在白哨座C-3区,亚曼星的军队会在那里予以支援,届时将移动炮台部队移交给他们保护,送到新星建立战时防御系统,你带人回冲,和艾力斯一起将则炎大军合围包抄。”康纳中将目光凝重地看着雷狮,“你的任务很重,记住,这次行动一定要快!你是一把尖刀,要直接捅穿敌人的心脏扎进去,绝不能陷在血肉里进退不得,否则被包围的人反而会是你,明白吗?”

“明白。”雷狮点点头,脸上毫无嬉笑之色。在战场上,他向来严肃。

康纳了解他的为人,知道交给他作为妥当,心里却不敢有丝毫松懈,目光缓缓环视在场众人,“帝国还在等着各位的凯旋,希望这一仗,能打得漂亮。”

作战会议后,众人各司其职,巨大的战舰一艘艘起航,转瞬间便没入广袤的宇宙中,从远处看,就如同一条缀在深海中的光带。明明是森冷的战争武器,却美得如同群星闪耀。

雷王星系的整支军队,在域外星河暂歇一天后,集体跃迁至域内,七个虫洞被引力束缚器坍缩压制,只用了短短半天,便横跨了半个星系的距离,如同一支庞大的幽灵般,出现在新星之外。则炎星系在此设置了反跃迁装置,无法再继续前进。

至此,两支新仇旧恨累加不断的军队,正面对上。

 

炮声轰鸣不断,不断有破碎的战舰残骸从两侧飞过,但更多的连残骸都没能剩下,直接在粒子高射炮的轰炸中变成了宇宙尘埃!晶态浮窗上的景象一片混乱,几乎很难捕捉出一处干净的画面,飞灰和烈火几乎席卷了整片宇宙。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正面战场,然而面对这么一片惨烈的画面,他内心却没有丝毫波动。他现在无暇他顾,雷狮的精神图景浩瀚如海,安迷修沉浸其中,仿佛自己也化成了一条游鱼,这不是他第一次和雷狮精神共鸣,在这个假期,他有过无数次这种奇妙的体验,这时便不感陌生,驾轻就熟地在他的精神海中找回了自我。

坐在副驾驶上,安迷修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灵魂好像被分割成了两半,一半在雷狮的精神海中游荡,混入群鱼随波逐流,一半却高高地俯视着这个战场。仪表盘上的同步率数值最终落在了369%这个恐怖的数值上!将近400的同步率使得雷狮几乎有一种错觉,他已经和这台机甲血肉相融!

但他现在却无暇领会这种奇妙的感觉,这一次的行动出人意料地不顺。他负责突破封锁线,而艾力斯负责为他钳制住则炎的主战力,可现在,对方仿佛早已知晓他们的计划,对于艾力斯的封锁视而不见,像是疯了一样地盯着他打,将第三集团军这支全部由双人机甲和S级战舰组成的精锐战力死死地钉在了战场中央!

这就如同掐住了毒蛇的七寸,使得战局一时僵持在原地,其中压力最大的,除了作为主指挥的康纳中将外,就是陷在主战场中央的雷狮。

面对这样的僵局,雷狮脸上毫无慌张之色,只有一片沉重的冷凝。

作为副驾驶,安迷修没有机甲的主操控权,却能进行微操。指挥雷谴避开一道激光炮,安迷修突然开口道:“我有一个想法。”

“说。”雷狮言简意赅道,同时在公频中出声,指挥大军改变阵型,将左翼锁死。以目前的情况看,按照原计划进行,只会继续被围困在原地,他必须及时改变策略,来想办法突围。

“你是打算用燕形阵型从右侧突围出去吗?”时间紧迫,安迷修飞快地问。

“是。”雷狮回道。

“可我觉得用双绞蛇战术更佳。”安迷修抿了抿唇,认真提议道。

双绞蛇战术顾名思义,是双蛇并战,反过来围困敌方。主蛇头负责冲着一个方向奋力突围,而副蛇头则负责将两旁的敌人绞死在蛇身中,这不仅需要两个蛇头实力出众,在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更要求两者配合默契,否则两颗蛇头反而会纠缠不清,错误地让自身阵营陷入混乱。

它是突围战中的一种经典战术,但在真正的战场上,却很少被人使用。除了对将领的要求高,使用难度大之外,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副蛇头的处境非常危险,在主蛇头突围之后,独臂难支,极容易反被敌方围困而死。因此在实战中,也常常被用作壁虎断尾般的战术使用,以丢弃副蛇头为代价,完成主军的突围。

雷狮神色更冷,毫不犹豫地驳回了他的提议,“你想都别想!”

被驳回得这么干脆,安迷修有些着急,“按照目前的局势,使用燕型阵不仅消耗大,成功率也低!可双绞蛇不一样,它是最佳的选择,而且我随身带着羚角号,刚好能顶上用场!”

“我早就说过,”雷狮置之不理,驾驶着机甲在漫天炮火中穿梭,打算牵头完成阵型,“在回到焱风星之前,你休想独自走开一步。”

“可是你也说过,在战场上要随机应变!”安迷修声音拔高,脸上却毫无气恼之色,只有不变的坚定,目光凝重犹如实质。

说话间,雷狮忽然后撤,近乎是同时,数十枚电磁炮擦过机体表面,在他们身周轰然炸开!雷谴善于攻击而不善防守,被爆炸的余波猛然扫开,雷狮反应极快,操纵机体骤然下沉,避开了冲击的余波,然而他旁边的运输舰却没这么好的运气,动力系统被炸毁,疯狂地冒着滚滚黑烟向宇宙深处坠去。

雷狮心里一沉,没有运输舰及时进行补给,这意味着这场战争留给他的时间再次急剧收缩。

“雷狮,想办法突围出去。”康纳中将凝重的声音在公频里响起,“我会让艾力斯转守为攻,将火力钳制过去。”

“我明白。”雷狮应一声,心里却清楚则炎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算是拼着两败俱伤也要将他死死困在这里!

他明白的事情,安迷修也看得清楚,心里愈发沉重。

“雷狮!就算是我的自私,我不想第一次上战场就看到任务失败。”他不死心地再次开口,咬着牙努力劝服雷狮,“我做副蛇头,你做主蛇头,只要你够快,在和亚曼星的支援会和后及时回击,我不会有任何问题!”

雷狮不答,只沉声让佩利注意保护好其余的运输舰。

“雷谴现在开启着双人驾驶模式,我留在这里钳制火力,你驾驶羚角号突围出去。雷狮,这是个好机会,没人想到单人也能够驾驶双人机甲,更没人会想到你能金蝉脱壳,留在雷谴里的只剩下我一个,这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又是数十枚电磁炮炸开,周边一阵电弧闪烁,耀眼的白光甚至将星云的光彩都完全盖过了!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也高得如同炮弹一般,“你是一个军人,你应该知道这时候,你应该做出最佳的选择。”

“没错!我是一个军人。”雷狮侧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向低沉磁性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可我首先也是一个人。”

安迷修愕然,愣怔片刻才猛地回过神,立刻重新将注意力投入焦灼的战场。

“你才是个军校生,才一年级,我不能……”雷狮声音嘶哑,这个一向狂妄自傲的男人,这时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犹豫,“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么危险的境地里。”

“可是我相信你。”安迷修轻轻回答,第三代生物机甲只需要发出精神指令,他得以空出手,去牢牢握紧另一只手,相同的力量和温度在他们交握的双手间传递,“我相信你,雷狮。我相信你能顺利突围出去,也能及时回来救我。我也相信自己,我自认不是一个自负的人,可我坚信自己能钳制住这里的火力,一直坚持到你回来救我的那一刻。”

“而且我还等着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可不舍得就这么轻易死去。”安迷修笑一下,摇了摇他的手,“事先说好了,羚角号不算,豆豆也不算,我要你送我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

在最后,他给了他一个吻,一触即离。

“我等你回来。”

 

曾经被强攻打散的部队悄无声息地完成了组合,一条双头的巨蟒在纷飞的战火里渐渐成型。在看清这个阵型的刹那,指挥室里的康纳猛然站起,眉头紧缩,难以置信地看着战场中的情况。

双绞蛇?!这怎么可能!

“另一颗蛇头是谁?!”他厉声问。

雷狮没有回答,这次行动很明显是有人泄密,不然则炎的火力不会全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这时临时转换战术,为了保密,不被人提前再次破坏,他更不会轻易开口。更何况,安迷修的体质本就是绝密,绝不能在这里的场合里暴露出来!

他伸出手,直接关闭了公频,决定等突围出去再重新开启。

没人能够想到,现在在驾驶雷谴的,已经不再是他,安迷修完美地牵制住了则炎的火力。他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出绝妙的瞒天过海之计。

雷狮全神贯注,同步率的下降令他感到有些不适,但心里隐隐系着的一丝焦急却让他的精神更加专注。则炎密不透风的封锁很快被撕开一道口子,羚角号如同一颗尖锐的兽牙,狠狠地扎进了这道裂缝中!

局势为之一变!

防线一旦破开,就再也难以修复,主蛇头带着整支移动炮台部队像一道迅疾的流星,义无反顾地冲着白哨座,仿佛一条白鲨冲破巨网,重归大海。

从没有一场战役,像这样让雷狮心如擂鼓,脑子里一直紧绷着一根弦,遥遥地连在另一人身上。明明局势一片大好,眼看就要完成任务,他心里不祥的预感却一阵高过一阵,太阳穴突突直跳。

白哨座C-3区,目的地近在眼前,将移动炮台部队转移到守在这里准备进行支援的亚曼星部队,他就可以率军重回战场,同安迷修会和。他打开公频,准备向康纳中将汇报目前的状况,亚曼星的军队已经隐约可见,正待完成对接。

然而这一刻,雷狮心里却突然一紧,莫名觉得不对劲。

与此同时,公频里康纳中将冷厉的声音徒然响起,这个向来无比沉稳的男人,在此时此刻竟是异常气急败坏。

“雷狮,计划有变!亚曼星叛变了!快——”

话音未落,电流声呲呲作响,康纳的影像啪的一下灭了。雷狮呼吸一顿,猛然抬头,只见晶态浮窗上蓝光大作,一颗闪着无尽光弧的电磁核炮已经迎面袭来。





——————

题外话:这里面的战术啊、武器啊,这一类看似专业其实毫不专业的东西,全是我胡编滥造的,请大家用慈祥(??????)的目光看待它们,谈恋爱不讲科学

评论(259)

热度(5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