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26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这个假期到最后,安迷修还是在军部渡过的。

雷狮难得良心发现一次,看事情已经暴露,干脆一捅到底,语焉不详地问他:“帝都基因研究所有专门有关超A症的资料,想不想看?”

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将原件带出来,但拷贝一份对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可出乎雷狮的预料,安迷修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既然所有人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装作不知道吧。”他说这句话时,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餐盘大快朵颐,他胃口好得出奇,连最后一点草莓酱都捏着面包蘸着吃掉了,盘子干净得能照出人影。

“你一点都不好奇?”雷狮对他的心思很好奇。

“说完全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但是好奇心害死猫,没听说过吗?”安迷修咽下最后一口,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又拿起一罐酸奶喝,“更何况还有你在,无论我知不知道这件事,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么信任我?”雷狮抱臂靠在一旁。

“是啊。”安迷修笑着点点头,飞快地将一罐酸奶喝成了空罐子,伸手又去拿另一盒,半途被雷狮钳住了手。

雷狮被他连续不断的直球打得有点蒙,心思复杂爱走弯弯绕绕的人最怕突然被带着走直路,对方一片敞亮毫不遮掩,心里反而怪别扭的,正好趁机会转移话题,“你吃了多少了?”

“……我也不知道。”安迷修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但肚子里总是空荡荡的,想要吃点什么,他也控制不住自己,这感觉太难受了。

“该不会是……”雷狮皱皱眉,自己都觉得荒唐,“怀孕了?”

“不是说我这种体质极难受孕吗?”安迷修愣怔一下,觉得不太可能,思维突然就借着这个话题发散了,“其实我本来是想找你,顺便找找紧急避孕药——”

“然后就找到这儿了?”雷狮出声调侃。

安迷修根本不理他,“现在看来,避孕药省了,保险套也省了,也挺不错的。”

雷狮听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怪不得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根源在这里。对于这个病,对于它的影响,安迷修的反应也太云淡风轻了。

“你找避孕药干什么?”他明知故问。

安迷修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低着头,半晌才低声说:“我是个孤儿……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养育一个孩子的准备,我希望……我能给他最好的。”

雷狮心里忽然就一闷,好像所有空气都被抽出去,这偌大的书房也瞬间变得逼仄。他也沉默着,最后换了话茬,把安迷修手里的盘子拿走了。

“先别吃了,有点不对劲,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安迷修揉揉肚子,觉得自己这么吃的确是有点怪,特别乖巧地“哦”一声,眼睛盯着雷狮,等他打这个电话。

雷狮问了问帕洛斯,但最后得到的回答却是——其实是好事,这说明正式标记后,他体内的第二套基因程序开始加快运作,身体机能也随之大幅增强,这一段时间他会时常感到疲惫和饥饿,但这都是正常现象,熬过这半个月就会恢复常态。

于是那餐盘重新回到了安迷修手中。

可他这个吃法总让雷狮感觉心惊肉跳,只好天天将他拴在自己手里,以防他像条金鱼似的,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撑死了。

期间还被佩利笑了一顿,说他已经被婚姻生活给彻底摧毁腐化了,活得像个幼儿园教师,还是无证上岗。

雷狮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取笑生气,反而拿这个做文章,让佩利给安迷修当免费的陪练。完全标记的效果在这个假期渐渐得以体现,一开始,安迷修只能在佩利手下坚持六、七分钟,到假期结束,已经几乎能打成平手,弄得佩利总怀疑不是自己退步了,就是雷狮偷偷做了手脚。

 

新学期伊始,一切风平浪静。

在主课程之外,安迷修开始选修机甲制作,忙得更是不可开交,正好又赶上换季,最后不出意外地病倒了。

不是大病,感冒而已,帕洛斯却郑重其事地告诫,让他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注意休息,养好身体,按现在这个进程,他的精神体就快要发育出来的。但他到底是Omega,没有Alpha那么皮糙肉厚,又是二次发育,从一个已经完善的精神领域里强行孵化出精神体,他所遭受的痛苦要远远大于未成年的Alpha,因此前期的准备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这个人,安迷修一向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短短几次接触,他觉得帕洛斯一定是一个严谨负责、忠于科学事业的研究员。

雷狮嗤笑一声,都懒得戳穿他,等他真正见了帕洛斯的时候,那才叫精彩。雷狮发现自己竟然挺期待那一天的。

安迷修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养病,嘴却不安分,“你说我的精神体到底是什么啊。”

“不知道。”雷狮干脆利落地回答他,“不过应该是禽类,上次远程检查,你的精神领域里现在住了一颗蛋。”

安迷修忧心忡忡的,“该不会就是一颗蛋吧。”

雷狮真不想和他说话,觉得掉价。

安迷修自言自语,“你说军部现在对我的情况知道多少?”

“不会太多,但也不会太少。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帕洛斯再……”雷狮勉强将狡猾两个字咽下去,含糊带过,现在就暴露了帕洛斯的真面目,将来那就没得玩了,“也不可能隐瞒太久。”

“到时候军部和你要人怎么办?”安迷修伸脚踹踹他,兴致勃勃地问,听语气他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打包卖了。

“不给。”雷狮眼皮都懒得掀,抓住他的脚腕顺手塞回被子里,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特无聊?”

安迷修微微一愣,竟然承认了,“是挺无聊。”

“无聊就找点别的乐子。”雷狮一点面子都不给,忽然又俯身对他笑了笑,意味深长地提醒他,“你要是有这个功夫,不如想想到时候送我什么礼物。”

安迷修立刻不说话了,4月10日,雷狮的生日,马上就快要到了。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想不出要送给雷狮什么。他好像什么都不缺,送他什么都是浪费,难不成把自己装盒子里当成是礼物送上去?

安迷修悄悄斜睨雷狮一眼,又伸脚去踹他的大腿,被雷狮一手抓住,再次塞回被子里。

他轻声叹息,完了,把自己送上去也不用想了。结婚大半年,正式结合也不过两个多月,雷狮已经对他的挑逗视若无睹了。

其实雷狮只是被他的直球给砸习惯了,免疫能力大幅提升,甚至觉得看他直球打出去没回应自己在那儿唉声叹气还挺有趣的。

雷狮承认自己的恶趣味,他勇于剖析真实的自己,但从不悔改。

 

对于生日礼物这种东西,雷狮一向不太在乎,毕竟这个日子并不全都是美好的回忆。而且安迷修担心的不无道理,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缺。

他只是想看看安迷修最后究竟会送他什么。据他观察,安迷修在病好之后,曾经有过做饭、画画、织围巾、做书签等等一系列尝试,但无一例外全部以失败告终,他在家务和手工方面实在是出奇糟糕。

雷狮假装不知道,由着他折腾。看样子安迷修是准备自己做个惊天动地的作品出来,而不是用金钱来敷衍他的身心。

4月10日转眼就到,雷狮特意早走一会儿,看看安迷修究竟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刚刚走到家门口,两个并排的影子就出现在夕阳下。

安迷修坐在门口台阶,旁边是条几乎有他半人高的……金毛犬。听见脚步声,一人一狗同时抬头,眼巴巴地望着他,雷狮脚步顿时一停。

说真的,他不想走过去了。

最后还是重新迈开脚步,停在安迷修面前。

“你这是……给自己找了个同胞兄弟?”

安迷修觉得自己是一个正直的、善良的、讲道理的人,所以他决定不和雷狮计较。

“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他清清嗓子,努力将一句话说出神圣高远的味道。

“你,送给我,的礼物?”雷狮似笑非笑地重复他的话,和那条英气漂亮的金毛对视一眼,大狗立刻甩甩尾巴,冲他“汪汪”叫唤两声。

自从得知黑猫只是精神体而非真正的宠物后,安迷修颓丧了好一段时间,宠物梦破灭,只好抱着精神体自欺欺人。现在他突然弄一条金毛回来,雷狮很怀疑他的初衷。

安迷修叹息一声,声音低落,“其实我有过很多设想,但最后都失败了……”

话音一顿,声音忽然变得更低,仿佛羞于出口,“我本来想自己设计一个机甲送给你,但没个两三年也完不成,要不先积攒着,等我设计出来一块给你……”

他这套自己独创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真是越来越自洽了,雷狮挑挑眉,还在火上浇油,“所以你最后就送了一只蠢狗回来?”

安迷修:“……”

这绝对是他此生送过的最艰难的一份礼物,没有之一!

“别想了。”雷狮语中毫无回转余地,“只要我还活着一天,这种带毛还会掉毛的生物就休想走进这里一天。”

“那它怎么办?”安迷修愣了愣,“总不能再送回宠物店。”

“没收了,等你生日的时候,我再送还给你,就当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雷狮淡定自若地道,好像他说的是天下最最真切的道理。

虽然这只被安迷修起名为豆豆的金毛最后还是登堂入室,开始自由地在这个家里撒欢,几乎每次回来,雷狮都能看到它摆着一张阳光灿烂的傻脸站在门口等自己。

他觉得自己有点胃疼。

 

“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这是雷雅对这件事的评价,显然她是以挤兑自己亲弟弟作为人生的头号目标,并且乐此不彼。

“在我弄死你之前,闭嘴吧。”雷狮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

“在一个‘死人’面前,我觉得自己没必要闭嘴。”雷雅要多气人有多气人地对他微微一笑。在他俩面前,是一台高逾七、八十米的A级机甲,与这庞然大物相比,人类看起来尤为渺小,至于对它爱不释手地摸来摸去的安迷修,在它脚下简直就如同一只蚂蚁。

羚角号,作为雷狮的备用机甲,它的虽然评级只达到了A,但各方面的性能绝不逊色于S级机甲。这次安迷修作为特批人员之一被准许随军走上战场,他又没有属于自己的机甲,这台闲置的羚角号恰好能派上用场。

在四月末,平息已久的战事又起。

因为意外发现了一颗含有大量星瀚凝晶矿源的无人星球,雷王星系和老对头则炎星系再次对上,雷狮作为指挥官之一,被派到前线。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有一批优秀的军校生要随同前往,看名单应该是军部日后要重点培养的人才,其中大多是四年级生或是三年级生,唯有安迷修,刚刚一年级就被派上这样的战场,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这次发现的无主能源星刚好在亚曼星旁边,届时他们会及时进行支援和补给,所以对于这次的行动,军部是十拿九稳。”这是上级给予雷狮的回答。

他并不赞同安迷修这么早就走上战场,军部却已经迫不及待。

“他的精神体还没有发育出来,军部不会在一把利剑还没有出炉之前就早早地将它公之于众。”雷雅分析道,“大概只是想看看你们的磨合程度。”

雷狮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我做过预演,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很低,只有13.7%。毕竟在大部分时间里,他应该都坐在雷谴的副驾上。他甚至没有独自上战场的机会,你在担心什么?”雷雅有些不解,“难道你觉得自己保护不好他?”

“他上的是军校,迟早有一天要走上战场。”雷狮看着安迷修雀跃的背影,平静地回答,“他不需要我的保护。”

“那你是……”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里,有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雷狮揉揉眉心,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也许只是我多心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他上这次前线?”雷雅神色凝重。

“只是一个猜测。”雷狮抱臂向后靠在一根立柱上,安迷修正围着羚角号团团转,沉浸在自己也要拥有一台机甲的喜悦中,把他忽视得彻彻底底,“不过……反正他也没机会离开我身边,就让他趁着现在高兴高兴。”

雷狮勾起唇角,悠悠一笑,“摸过了也勉强算是曾经拥有,你说是不是?”

“……我觉得他要是知道,你送他一台机甲只是为了让他摸一摸,他很可能先把你变成‘曾经拥有’。”

雷狮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笑道:“所以别让他知道。”

说着向安迷修走去,朗声问:“想不想试驾看看?”

安迷修耳朵一竖,终于想起了雷狮的存在,转头高高兴兴地大声回了他一个“想”字,完全不知道这很可能是他唯一一次能够驾驶羚角号的机会。

“来,我教你。”雷狮卷起袖子,带着他一起登入驾驶舱。

在他俩身后,雷雅做了个和她名字十分不符的动作——她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秀什么恩爱啊,好像谁没谈过恋爱似的!


评论(285)

热度(7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