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22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没有预想之中的浪漫环节,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即没有和雷狮四肢交缠温情相拥,也没有割据一方互不搭理,而是一个人占据了一整张大床。他睡前被子还是竖着的,醒来已经横着了,头蒙着,脚却露在外面。

雷狮呢?

安迷修抱着被子,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想了一会儿,毫无结果,他打算下床去找人,这时却有了意外发现。

雷狮躺在床边的地上,身下是一床被子,手臂枕在头下,简单充当枕头。

“你怎么躺在这儿?”安迷修心里别提多惊讶了。

雷狮睁开眼睛,在朦胧的晨光里,他的眼中毫无睡意,看起来像是一夜没睡,但仍旧精神抖擞。只是下巴上隐隐冒出一些胡渣,使他看起来有些颓丧。

他看着安迷修,一字一句,特别平静地说:“你昨天晚上,把我踹下来三次。”

安迷修:“……现在道歉还来不来得及?”

雷狮单手撑地坐起,长腿随意曲起,一手搭在上面,抬头看他,“来不及了,我打算回家就换个大床,给你足够的发挥空间。”

“我只是比较认床,我平常不这样。”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有必要辩白一下。

“谁知道。”雷狮站起来,走进浴室,关门时突然回头,戏谑地对他说,“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和我睡吧,省的你再一认床,把它给压死了。”

安迷修坐在床上,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雷狮口中的“它”分明就是他的精神体!

这简直就是诽谤!

睡了大半个月了,它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活蹦乱跳!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雷狮却是没履行自己的调侃,反倒是那只黑猫回来了,还装得人模狗样,好像当初作怪的不是它一样。安迷修在发了那一顿脾气后,重新将它作为了自己的陪睡,大概是对比出真知,比起雷狮,还是它更可爱点儿。

 

时间眨眼就过。

从婚后到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好似没什么改变,又好似处处是改变。

雷雅给安迷修拉了一溜豪华飞艇过来,让他随便挑,安迷修也没有扭捏,直言让她帮忙选一辆性能最好的出来;黑猫成了他的固定陪睡伙伴,除了偶尔会禁不住变成成熟体想要作怪之外,堪称是一个完美的抱枕;风言风语渐渐散去,旁人又开始关心别的事情,安迷修得到的关注度越来越少……

在此期间,安迷修去找了丹尼尔。然而这位高深莫测的校长并没有为他提供任何有效的信息,只笑着让他安心——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倘若上天赠予了你这样的天赋,就不要浪费,好好地利用它。

当晚,安迷修回家和雷狮说起这件事,雷狮当即嗤笑一声,直言丹尼尔装神弄鬼久了,连小学弟都要忽悠。

这件事不了了之。

但丹尔尼最后的那句话,安迷修却久久难以忘怀。

“很多事情,只需要顺其自然,求不得,也急不来。”

他总觉得这句话别有深意,但他和雷狮之间的关系,却实在和这句话无比符合,容不得他不多想。

——顺其自然。

在刚刚结婚的时候,他曾想过很多,要怎么和雷狮相处,要如何迫使自己爱上雷狮,未来究竟要怎么做……许多问题,许多种答案,他有过许多种设想,但每一种,似乎都没能派上用场。到头来,不过就是顺其自然。

更何况……

迎面一记重击,安迷修向后倒飞,重重摔在地上。

“你走神了。”雷狮没有趁胜追击,站在原地活动自己的肩颈,骨骼啪啪作响。他赤脚站在地面上,黑色背心紧紧贴在身上,贴近后腰的一处已经被汗水微微打湿。

安迷修躺在地上喘气,以他现在的水平,和雷狮单对单还是太勉强了。但他能察觉出自己的进步,在一个月前,他在楼下的餐厅和雷狮有过短暂的交手,那一次他甚至动了刀,都没能伤到雷狮分毫,可现在他已经能有模有样地和雷狮对招,甚至逼得他出了汗。

他至今仍旧不知道是什么带给了自己这样的改变,它好像是上天的一份馈赠,突然砸在他的头上,让他又茫然又欣喜。他只是接受了丹尼尔的提议——顺其自然。无论面对什么,他不会胆怯,他所生活的这片土地,给予了他无与伦比的勇气,让他从降世时的孤单零落,一路走了十八年,越走越觉得踏实有力。

“你刚才在想什么?”雷狮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扔给他一块白毛巾,“如果在战场上,你刚才已经死了。”

“幸好不是。”安迷修嘴里嘟囔着,撩起毛巾擦汗。

“但不会永远都是幸好。”雷狮冷声回答,径自去拿了两瓶水回来。在该严肃的时候,他绝不嬉笑,作为一个教官,他或许经验不足,但十足严厉。

“在关心我啊?”安迷修拿过雷狮递来的水,拧开一口气灌下半瓶,捏着塑料瓶笑着问。

“我是怕你丢我的脸。”雷狮嗤笑,转身走开,“既然你没心情,那就不练了,也免得浪费我的时间。”

“别啊。”一把尖刀从雷狮耳边迅疾穿过,锋利的刀刃挑起一线寒光,将沉闷的空气整个划开,最后咄一下,钉进墙壁里,“人人都知道我是你的Omega,你要是教不好我,多丢你人啊。”

雷狮脚步顿住,回头看他。安迷修一手空空,另一手却提着把一模一样的长刀,刀尖开了刃,是要来真的了。

“来真的?”雷狮将长刀拔出来,重新掷回给安迷修,语气玩味地问他。

“来真的。”安迷修笑着点点头,单手接过,顺势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倒握在手中,“不会永远都是幸好,总是要动真刀真枪的。”

雷狮是真笑出了声,他走过去抽出一把大马士革刀,放在手中颠了颠。这种刀不仅锋利厚重,而且制作工艺也精致得出奇,刀身上分布着瑰丽的花纹,刀柄上金银错丝,镶嵌着眼珠大的红色宝石。比起武器,它更像是一件工艺品,但安迷修心里清楚,它毫无疑问是一把饮血的凶器。这种重量型的武器在雷狮手里,简直是如虎添翼。他听说过雷狮剽悍的战绩,在星外战场上,雷狮曾经一刀就将一台高频移动式火箭炮削成两半。

雷狮会选择这把武器,示威的意思更多,大概是想让安迷修知难而退。

“刀剑不长眼,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雷狮提着刀,不怀好心地提醒道。

安迷修却像是没有听出话里的威胁,毫无退意。正提刀待战,眉目间忽然浮现出一点疑惑,很认真地问他:“这算不算是开小灶?”

雷狮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顺势就开始趁火打劫,“当然算,你打算用什么来付你的学费?”

安迷修笑了笑,像是早已准备好了答案一样,不假思索地说道:“一个吻,可以吗?”

雷狮呼吸微微一窒,尚且来不及思索这句话的深意,轻灵刁钻的双刀就已斩至眼前。

 

安迷修眨掉睫毛上挂着的汗水,微微喘息着仰视雷狮。双刀都被打飞了,那柄大马士革刀立在他的耳旁,深深地洞穿了地面,只要微微偏头,就能触及到刀刃的寒芒。

“你输了。”雷狮压在他的身上,两具身体的热度贴合在一起,仿佛要将周围的空气也一起点燃,“你打算什么时候付你的学费?”

“就现在吧。”安迷修认真地道。

说着,捧起雷狮的脸,在他的下颚留下轻轻的一吻。

这一刻,雷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风中渐渐的石化了。以至于直到安迷修逃出他的禁锢,扶着墙边发出恶作剧成功一般的大笑,他才慢慢回过味来。

他居然被安迷修给耍了?!

雷狮都懒得站起来,干脆手一撑就坐在了地上,语气说不出的复杂。这位从来只有他耍别人,没被别人耍过的军部少将,脸上挂着自嘲的笑容,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这可真他妈的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吻。”

安迷修特别无辜地摊手,好像他什么都没做过,也没有恶作剧。

“不过……”雷狮缓缓站起来,“即使你不是诚心要交学费,我还是得尽职尽责,不然头一次当人教官,也太失败了点儿。”

安迷修心里一凛,立刻站直身体,目光凝在雷狮身上。

“我建议你,把双刀换成双剑。”雷狮挑了一对寒光闪烁的双剑扔给他,语带笑意,“它们更适合你。”

说着就往出走,门本来已被关上,又忽然被他重新推开,逼仄的一竖缝隙中露出雷狮俊美得几乎有些邪气的脸。背着光,更显得他眉目深邃,轮廓分明。

“在走之前,我想告诫你一件事。”他勾起唇角,彬彬有礼地提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欠了我的债,却能够全身而退。”

“他们最后,全部连本带利地还回来了。”

 

雷狮最后的那句话,说得安迷修狠狠打了个寒颤。但期末考试迫在眉睫,让他完全分不出其他的心思。一连考了半个月,安迷修身心俱疲,觉得自己差点要被活活烤熟了。

幸好最后的结果不错,如果不出意外,他觉得自己会是第一名。雷狮确实眼光犀利,判断精准,这也许来源于他野兽一般的直觉,又或许只是经验之谈,总之在近身格斗这门课上,他获得了一个漂亮的S+。

圣耀军校的课程成绩从低到高排列分别为E、D、C、B、A、S,在S之上,还有超出预判的S+,能得到了两个S+,已经大大超出安迷修的预料。

另一个被评为超出预判的课程,是机甲实操课。两门恰好都是实战性非常强的课程,而唯一不尽如人意的是基础理论课,只得了一个普普通通的B。

考试之后,就是寒假假期。

假期安排了几篇论文,但内容不难,安迷修在放假的头一个星期就加班加点地将他们赶了出来,被雷狮嗤笑为书呆子、好学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告诉安迷修,他在上学的时候,每次都是临到假期结束才开始写作业。

安迷修暗自腹诽,心想你居然还写作业,我以为你都直接撕了不交!

不过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圣耀军校并不是会对学生的私人时间横加干涉的学校,所以这几篇论文写完之后,安迷修就彻底成了个闲人。虽然时常回孤儿院帮忙,但在最后一次却被院长温和地建议,让他找点正经事做,孤儿院这边不缺他一个帮手。看样子好像在期望他早日成为国家栋梁。

如此过了大概一周后,雷狮终于看够了安迷修的坐立不安,主动提出说:“如果你实在无聊,可以申请来军部实习。”

安迷修一愣,满心疑惑,“去哪里实习?我记得军部好像没有接受一年级军校生实习的惯例。”

“没有规则,不代表不能创造规则,惯例这东西随时都能改。”雷狮穿着一身休闲的灰色家居服,懒散地靠在沙发里,就差把“求我,求我我就给你开个先例”这句话写在脸上了。

安迷修在心里开始天人交战,不知道该不该为了一个实习的机会就出卖自己。还没想清楚结果,就听雷狮跃跃欲试地说:“你可以来给我当副官。”

安迷修瞬间就打消了这个想法,“那还是算了,我继续在家里长草吧。”

雷狮脸上的神情一僵,扔下膝头上的书,往楼上走,“随便你。”

听那语气,大概是生气了。

不过安迷修这时候,其实完全分不出一丝一毫的心思在别的事情上,包括在军部实习这件事。雷狮说错了时间,如果他早点提,或者晚点提,安迷修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尽管给雷狮做副官很可能会被他支使成一个忙得团团转的陀螺。

——他的发情期快要到了。

然而作为一个已婚Omega,他已经失去了领取抑制剂的资格。可如果在黑市上购买,不仅价格高,质量也参差不齐。

而且……他真的,还有必要用抑制剂这种东西来渡过发情期吗?


评论(418)

热度(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