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19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那只黑猫重新回到了安迷修的怀抱中,一开始并不顺利,直到安迷修对天发誓,绝不再思考任何有关绝育的问题,它才犹豫不已地一步步走过来,跳入他的臂弯中。

安迷修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他终于不用再去偷拿雷狮的被子了,天天偷偷摸摸的,他也很苦恼。要是不小心传了出去,别人说不定会以为他暗恋雷狮,这简直跳进是多兰西海也洗不清。

他觉得这是雷狮对他示好的信号,他们这场战争起因幼稚,过程幼稚,到最后和解,更加的幼稚。他才十八岁,觉得自己还勉强有幼稚的资本,但雷狮二十五岁,四舍五入都迈入三十大关了,安迷修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拉的下脸。

安迷修睡了这段时间以来最甜美的一觉,第二天准点出现在餐桌旁,作为对雷狮的示好的回应,然而这位军部少将保持了自己一贯的傲慢态度,对他的问好连哼一声都不哼,只掀了掀自己尊贵的眼皮。

“少将。”安迷修忍不住喊他。

“嗯?”雷狮终于抬起眼。

“其实我很奇怪,”安迷修神情认真,“你究竟是怎么蒙蔽了帝国无知的年轻军人,才让他们比你当偶像?”他怎么看雷狮就这么欠揍呢?

雷狮双手交叉抵在下颚,认真地思考了片刻,看着安迷修微笑着说:“大概是因为我脸长得好吧。”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安迷修无语地低下头,决定安静吃早饭,绝不再多说一句话。

出门的时候意外碰到一个人,雷雅靠着银色幻影吞云吐雾,看见安迷修一个人走出来,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

“去上学啊?”她打了个招呼,眼神时不时地往安迷修身后看,非常狐疑,很明显是在找雷狮。

安迷修看见她挺高兴,脸上的郁闷一扫而光,眼睛瞬间亮了,“雷雅姐,你怎么来了?”

“我找雷狮有点事。”雷雅噙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挑起的长眉几乎快飞到额头上,也不打哑谜了,直接就问他,“你早上一个人走?”

安迷修点点头,“我赶六点五十的公共飞艇,刚好到学校。”

雷雅难以置信,但确实是没有雷狮的影子,“他仓库里那么多私人飞艇,他让你自己去?”见安迷修一脸不置可否,她小声嘀咕一句,“真是个混球。”

“不过没关系。”雷雅将烟掐灭,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姐姐罩着你,明天就给你开一溜飞艇来,你随便挑,别客气,钱从雷狮账上出。”

安迷修发自真心地笑了出来,“谢谢雷雅姐。”

他倒不是贪图一艘飞艇,只是能让雷狮出出血,他就挺开心。

“别客气。”雷雅随口说,“对了,父亲让你们两个周末回祖宅吃顿饭……”

她边说边往里走,安迷修来不及惊讶,就感觉一股凌厉的箭风直刺过来。几乎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他微微侧身,伸手啪的一下,将那支长箭抓进了手里。射箭的人力道很大,箭身被他紧握仍旧蹿出几寸不止,掌心顷刻间火辣辣的一片刺痛。

“雷狮!”雷雅尖叫一声,连连倒退,直至退到安全区域之外,“你居然把我设为敌对名单!你是不是有病!”

是房屋的防御装置自动开启了,安迷修无语地扔下那支没有箭头的长箭,雷狮很明显在和自己姐姐开玩笑,尽管这玩笑有点过分。

“我不是说过了?”雷狮散漫的声音从屋内响起,又经扩音器扩大,“来我这之前要打招呼,非要吃了亏才肯长记性。”

“行、行!”雷雅却没有生气,反而微微笑了一下,“雷狮,你最好别得意的太早。”

她捡起刚才不小心扔下的手包,直接就往回走。长腿在红裙下若隐若现,转过头看安迷修,“没事吧?”

安迷修摇摇头。

“那就好,正好也别赶公艇了,我送你去学校。”

“你不是有事要找少将说?”

雷雅恶狠狠地甩上车门,“我管他去死!”

安迷修无奈地笑了,他算是看清楚这对姐弟了,血浓于水是真,针锋相对也是真,小时候指不定打过多少架。然而笑着笑着,他心里却突然变得沉重。

他刚才那么顺手就将那支箭抓进了手里,他对自己的水平一向了解得非常清楚,这对以前的他来说,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且,为什么,雷雅一点也没有表示出惊讶?

 

中午休息的时候,安迷修没有午睡,硬是拖着紫堂幻去图书馆查资料。

紫堂幻非常无奈,又挣不开他,只好被安迷修拽着一路小跑,气喘吁吁道:“你一个Omega怎么力气这么大?”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安迷修大气都不喘,抄着近道,带紫堂幻穿过校中的园林小路,“我觉得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力量、速度、体力都有肉眼可见的增长。”

紫堂幻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觉得这很不正常?”

“没错。”安迷修点点头,“就算再怎么锻炼,天赋也限制着一个人的上限,而且我最近也没有特意去做什么,这样的变化太奇怪了。”

他停顿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后话。更奇怪的是,为了他一离开雷狮久了就会感到头痛,只有被他的气息包围时才会缓解。

这太不对劲了,他甚至怀疑是不是雷狮做了什么。

“你没问过雷狮少将?”紫堂幻狐疑地问,无意中和安迷修想到了一起。

安迷修摇头,有些话不好多说,他只好沉默。

幸好紫堂幻不像金,心思玲珑敏感,看出他有意避开话题就不问了。要是金在这里,保管早就大呼小叫起来。

“所以你就来问图书馆?”紫堂幻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他想让安迷修慢点,被一句“时间紧迫”就堵了回去,气恼地道:“可是你把我找来干嘛?”

“我这不是信任你吗?听说你笔试成绩特别高,是被破格录取的。”

这的确是让紫堂幻非常自豪的一件事,可是听安迷修这么说,他怎么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自从和雷狮结婚了,安迷修气人的水准是越来越高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信任啊。”紫堂幻心静如水地道。

“不用谢。”安迷修回头对他笑。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紫堂拖着酸软的双腿,在内心腹诽。

 

圣耀军校的图书馆在整个帝都也数得上号,和大海捞针什么两样,幸而还有紫堂帮他。

但起码,要确定一个范围。

“基因科、异变科、医学病理科……你从南往北,我从北往南?”紫堂问。

“记录一下进度,今天肯定看不完。”安迷修补充,“完了后我请你吃海鲜,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紫堂沉吟片刻,“用雷狮的卡还是你的卡?”

安迷修愣了愣,不解地问:“这有什么区别?”

“要是用雷狮的卡,还可以考虑考虑;要是用你自己的卡……”紫堂怜悯地看着他,“也不是不知道你穷,以后有事再找我帮忙的时候,记得带上雷狮的卡就行。”

要说雷狮的卡,他还真有,是一张副卡。虽说他手上的那个戒指连帝国银行里雷狮的保险柜都能动,但总是不如信用卡方便。前几天他们冷战,安迷修特意狠狠心,咬牙买了一堆中看不中用但又贵的要死的东西回去,想让雷狮放放血。没想到当天晚上雷狮回来看到账单,竟然是无比惊讶地问:“怎么才花了这么点?”

每一个字都狠狠地戳在安迷修的心上,作为节俭惯了的穷孩子,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行为,然而到了雷狮这里,竟然就变成了“才这么点”。

简直是败家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

“你笑什么呢?”

听到紫堂好奇的问话,安迷修才回过神。他摸摸脸,想到这件事,他觉得自己会生气才对,他竟然是笑了吗?

他干咳两声,“没什么。”

又立刻转移了话题,“我们赶快开始吧,中午休息只有两个小时。”

“怕什么。”紫堂说,“反正……等会,我还没说完!”

心里一跳,他突然噤声。

然而寂静里还是响起叮的一声,图书馆的管理机器人从书架后走出来,声音冷淡地提醒,“不要在图书馆里大声喧哗,下不为例。”

紫堂讷讷地低下头,声音犹如蚊子细哼,“……对不起。”

 

圣耀军校的藏书浩瀚如海,行走在其中,安迷修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庆幸过自己认识紫堂,不然光凭他自己,保不齐要累死在图书馆。

两个小时转眼就过,安迷修闭了闭酸涩的双眼,额头抵着书架,稍作休息。果然想要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准确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条,还是太困难了,他这样的变化实在不同寻常,即使只是相关联的记载也太少太少。

安迷修轻叹一声,睁开眼睛,也许他该去问问丹尼尔校长。他最后不死心地看了一眼砌满书籍的书架,想要离开的时候目光却突然顿住。

——《Alpha与其精神体的内在关系》。

安迷修心里一动,伸手将这本书拿下来,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它的下方,就是一本《论基因疾病》。

离开的时候,安迷修的脸色有点不好看,紫堂以为他是因为一无所获而心情不佳,试图安慰他,“才一个中午而已,毫无收获也是正常。”

“不是这个原因……”安迷修神情古怪,想起刚刚翻到的那本书,一段话再次鲜明地浮现在脑海中——

“Alpha的精神体有两种形态,幼年体和成熟体。虽如此称呼,但实际上大多数Alpha的精神体的两种形态并不相同,只大多为同一物种。成熟体攻击力更高,与星瀚凝晶的融合度也更高,但极其耗费精神力,因此大多数Alpha会选择将精神体的形态保持在幼年体……”

之前不曾注意到的线索在脑海中接连串联起来,安迷修觉得心头仿佛压着一把火,随时要从他体内烧出来,蹿到雷狮身上。

晚上的时候,他特意赶在雷狮之前到了家,在整栋别墅寸土不放地搜查了一遍——没有那只黑猫的身影。

这不出所料,他悄悄离开,估摸着雷狮差不多已经到家了,又装作刚刚回来的样子走进来。雷狮坐在客厅里自己和自己下国际象棋,他脱了军装,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看着棋盘,随口问。

“没什么。”安迷修不动声色,没有流露出一丝异样,“我先去换衣服。”

他走上楼,雷狮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总隐隐觉得不妙。他努力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面前的黑白棋子上,然而满脑子都是安迷修平静的背影,半晌,他推开棋盘,决定上去先把他们周末要一起回祖宅吃饭的事情告诉安迷修。

 

那只黑猫窝在他的床上睡得正香,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皮光水滑的一团整个都裹在他的被子里。

安迷修掐着它的腋下,将它从床上拎起来。

——Omega的信息素能够刺激Alpha的精神体,从幼年体转变为成熟体。

那本书上是这么说的,所以只需要试一试,只要随便一试,真相就大白了。

黑猫睡得迷迷糊糊,在安迷修手中打了个哈欠,尾巴非常自觉地缠上了安迷修的手腕,像一个毛茸茸的手环。它睁开眼睛,瞬时愣住了,灵活的尾巴僵在半空,啪嗒一下从安迷修手腕上掉了下来。

这是一个轻得如同羽毛般的吻。

一双温热的,略显干燥的唇带着一丝迟疑,轻轻印在了它的唇上。然而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下一秒,世界翻倒,天旋地转。

同一时间,雷狮打开门。

“安迷修,周末——嗯?!”

黑猫腾在半空中,身体就急剧化形,变成一头半人高的黑豹,扑腾着四肢狠狠砸在雷狮的身上。雷狮猝不及防,被砸得倒退几步,一人一兽差点双双从栏杆处翻出去。

“你干什么?”雷狮惊愕出声,抬头就看见安迷修狠狠关上了门,一声巨响。

“这明明是你的精神体!天天装什么大尾巴猫?!”

雷狮:“……”

黑豹:“……”

一人一兽无言地对视了片刻,雷狮凉凉地道:“露馅了吧,让你装。”

黑豹垂头丧气地坐在雷狮脚边,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明明白白地写着:你高兴什么,反正最后账全都算在你的头上。

“……”雷狮猛然转头,冲着门那边的安迷修辩解道,“是你先招惹它的。”

没动静,没声音,令人尴尬的沉默。

黑豹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你看,生你的气了吧?

雷狮无言地和他对视:你觉得这要怪谁?

黑豹甩甩尾巴,死皮赖脸地低下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模样。雷狮一脚踹开它,头痛不已地按住额头。

妈的,这家里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

接吻了!接吻了!!(是货真价实的吻!)

评论(395)

热度(8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