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18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一点肉汤,然后小螺号不吹了,海鸥也不飞了




当雷狮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不见了。一起不见的还有他的杯子、床垫、枕头,如果不是门太狭小,无法一个人将床搬出来,雷狮觉得他连这张光秃秃的床都留不下来。

他被气笑了,安迷修要是气起人来,真是能把人往死里气。

但未免太幼稚了。

雷狮不屑地扔下毛巾,甩了甩仍旧湿漉漉的头发,拉开柜门去拿备用被褥——空空如也。他微微一怔,心里忽然觉得不妙,立刻呼叫家政机器人,然而过了很久、很久,也无人呼应。

雷狮握了握拳,几步走到门前,去开门。房门稳稳的,跟焊死在地上似的,纹丝不动。他低头看一眼,门没锁,这说明安迷修动了别的手脚。雷狮额头爆出一根青筋,握着门把手猛一用力,手臂上肌肉快快隆起,硬是将房门给拽了下来,同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啷当啷地落地滚出一段不短的距离。

雷狮仔细一看,不怒反笑。

锁在外面的是手指粗的一段钢筋,拧得歪七扭八,跟团麻花似的。门缝处惨兮兮地裸露出一道残破的地面,安迷修用了快干凝土——也不知道是怎么翻出来的,八成是那个吃里扒外的家政机器人,趁着他洗澡的这段功夫,将门固定在了地上。

雷狮好笑地摇摇头,安迷修这么大费周章,他反而不气了,只觉得这人真是牛逼大发了!

遥远的另一旁,安迷修的房间里。

将雷狮的被子铺在自己床上,躺在凌乱的床褥里,他睡得极其香甜。雷狮的气息无处不在,躁动不已的信息素得到抚慰,终于平息。

在月光触及不到角落里,一个被关闭了电源的家政机器人正孤零零地发出一闪一闪的红光,无声地控诉着自己所遭受的悲惨境遇。

 

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在清晨的时候,安迷修不再出现在餐桌旁,而到了晚上,雷狮睡过的被子总会不翼而飞。雷狮的信息素有效地缓解了安迷修的头痛,有那股浓烈的酒香包裹,他很少再辗转难眠,唯一的遗憾是那只黑猫,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安迷修试探过几次,全被雷狮故意略过。

一天晚上雷狮回家,意外发现了安迷修的身影。

日渐黄昏,他坐在门口的青石台阶上,头低着,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名为忧郁的气质。

挺少见的,安迷修身上有一种杂草精神,随便落个地方都要发芽,很少愁眉苦脸。

门没有钥匙,全凭指纹和虹膜解锁,因此不存在没带钥匙的情况。

安迷修坐在台阶上忧郁地沉思,连雷狮回来了都没有发现。

雷狮玩心大起,蹲在他面前问:“发生什么事了?”比起担忧,好奇更多。

安迷修大概是受到了严重打击,连他们在冷战这件事都不记得了,垂着头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把一群幼年Alpha给……”

他声音越说越小,雷狮没有听清,又凑近一些,“给什么?”

“给吓哭了。”安迷修嘴唇蠕动。

 

这件事说来话长,这个周五,他们战斗辅助系的学生去参加社会实践,到焱风星一家公立幼儿园义务劳动。

因为人手不足,安迷修被分到Alpha中班六班,结果他刚一走进去,一群只到他膝盖高的幼年Alpha就被吓得哇哇大哭。

一开始大家还不明白缘由在哪,后来发现只要安迷修一靠近,孩子们就会哭得更厉害,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生平一向非常受孩子欢迎,从被没有被这种阵仗迎接过的安迷修立刻忧郁了。

罗维特还火上浇油,惊奇地对他说:“你牛逼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Alpha被Omega给吓哭。”

安迷修:“……”

一般来说,如果成年Alpha身上的信息素太强,又不懂得收敛,的确会让幼年Alpha感觉到威胁,虽然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顶多是信息素紊乱,或是像现在这样……被吓哭。

“看开点,”罗维特安慰他,“这说明雷狮天赋异禀。”

“开什么玩笑,这群Alpha连十岁都不到,怎么可能感应得到Alpha留在Omega身上的标记。”安迷修恹恹反驳。

“……那就是说明你天赋异禀。”

“你还是闭嘴吧。”

 

安迷修说得认真,语气要多悲戚有多悲戚,雷狮听得貌似也很认真,坐他旁边像好兄弟一样搂着他的肩膀说:“别伤心,这说明你天赋异禀。”

“……”安迷修木然地看他一眼,站起来进门,又把门狠狠关上。

他真是傻了,才会想到和雷狮谈心事。

在安迷修走后,雷狮拍怕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也站起来,踏着如血一般的黄昏走到书房,脸上带着一丝令人望而生寒的笑意,接通了帝都基因研究所,一级研究员帕洛斯的终端。

“他的第二次发育已经开始了。”雷狮直白地说。

帕洛斯连忙追问。

雷狮将这几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看着桌上那只振翅欲飞的海东青银雕,用手指抚摸它的双翼,“幼年的Alpha感知敏锐,又易受到惊吓,虽然非常细微,但还是被他们发觉了。”

那隐藏在深广密林里,像隐匿已久的猛兽一样,Alpha信息素的味道,微不可查又难以忽视。

“没想到仅仅是临时标记就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帕洛斯沉吟片刻,小心翼翼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他正式标记?”

“当然是他主动要求的时候。”雷狮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两颗尖锐的犬牙在微笑间瞬现瞬隐,像猛虎在低声嘶吼时寒光熠熠的獠牙。

“您可真是……”帕洛斯也笑了,后话渐渐隐于无声。

片刻后,又说:“不过照临时标记时的情况,如果不是你的话,可能普通的Alpha都无法压制他,成功完成标记。”

“他反抗得很厉害。”雷狮感慨。

“身体里藏着Alpha的腺体,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地被Alpha标记。”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直说的内容,雷狮笑容变得有些玩味,“不过资料上说得没错,这种体质一旦觉醒,如果Alpha的信息素比他弱,便只会感应到他体内属于Alpha的部分,从而感到威胁,主动退却;如果强过他,他反而会比一般的Omega更容易被吸引……”

雷狮顿住,随手扯松军装领口。

“他最近开始频频头痛,只有我的信息素在身边才能缓解。”他换了话题,等帕洛斯的解释。

“那说明他的精神体快要发育出来了。”这个帝国首屈一指的基因研究员如是解释,“但是不正式标记的话……没有你的信息素催化,靠他自己很难完成这个过程。”

雷狮目光落在桌面的资料上,一行加重的字体随即映入眼帘——

超态Alpha违性综合症。

这种发生在Omega身上的基因疾病,在整个帝国建国以后,出现过的次数也没有超出过十例,对此的研究更是寥寥无几。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出现过这种症状而又被唤醒了的Omega,无一例外,全部成为了凌驾于Alpha之上,最为恐怖的战斗机器。

更甚者,这意味着当他彻底觉醒之后,一个人就可以驾驶最高等级的双人机甲,无需他人的任何协助。

“他的身体是一个宝库,但只有Alpha足够强大,才能成功地唤醒这座沉眠的宝库。”这是元帅将这份资料交给他时,劝说的话语,“想不想试一试。”

他用的是肯定句,语气笃定,好像料定了雷狮一定会答应。

他也的确没有拒绝,万中无一的体质,他不想错过这头雄鹰展翅翱翔的那个瞬间。更何况,他们有那样天赐般的契合度,安迷修所言不假,他们是毋庸置疑的一对。

“如果……”雷狮沉默许久,帕洛斯终于按捺不住,出言试探,“他的二次发育彻底完成。”

雷狮没有出声,帕洛斯大胆地继续问下去。

“你会将他交给军部吗?”

雷狮把玩着那只精致的海东青银雕,“为什么这么问。”

“军部高层在向我施压,让我想办法尽快催化他的转变。”帕洛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苦恼,即使狡猾的骗子在军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也束手无策。

“真是贪得无厌。”雷狮冷笑一声,五指突然收紧,那个巴掌大的银雕如同一张脆弱的白纸,被他轻而易举地握成了一团,鹰头断裂,鹰翼折起,两爪弯曲,整个银雕瞬间面目全非。

“军部那里要怎么应对,心里清楚点。帕洛斯,你是个聪明人,不要让我失望,你不会想知道后果。”雷狮平心静气道,将那个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银雕信手一抛,扔进垃圾桶,“是我发现了他,培养了他,成就了他。”

“在军部手里,他会成为帝国举世无双的一把利剑,但是——”

雷狮站起身,血一样的夕阳从窗外泼进,只余一丝阴影,堪堪笼住他半个身体。他站在血和黑暗的交界处,神情阴翳,像林中潜伏已久的猛虎一般,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獠牙,声音骤然森冷。

“他是我的。”


评论(660)

热度(8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