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15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安迷修第二天早晨是被蹭醒的,他习惯于凌晨五点半进行晨练,在起床之前,他拥有良好的睡眠。也许是刚刚被标记过的缘故,被雷狮的气息环绕的感觉让他在梦乡中沉得更深,以至于那团毛绒绒的生物锲而不舍地钻进他滚开的睡袍前襟里,才后知后觉地苏醒。

迟来的警觉让安迷修猛然坐起,睡意瞬间就消散了大半,他将那团皮毛从被子里拽出来,双目对视,他立刻愣了。

竟然是初见雷狮的那天,惊鸿一现的那只黑猫!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雷狮会知道他背地里的悄悄吐槽,原来这猫是他的所有物。

但是它身上的摄像头呢?

既然雷狮会知道的那么清楚,这只猫身上应该带着高清微型摄像头才对。可是将猫咪的全身都摸了个遍,所谓的摄像头并没有任何的踪影。

黑猫眯着一双绛紫色的圆眼,在安迷修的掌下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尾巴啪啪地打着床垫,一点都不怕生。检查到后腿的时候,安迷修握着它的爪子抬起来看了一眼,两个毛茸茸的蛋蛋并列排着,是只公猫,而且没有做过绝育。

安迷修觉得他有必要提醒雷狮一句,早日给自己宠物做个绝育手术,不仅避免了发情期的麻烦,对宠物本身的健康也非常有利。

突然拥有了一只宠物,喜悦冲昏了安迷修的头脑,他一把将猫抱起来,兴冲冲地冲出门。

“雷狮!这是你养的吗?”

空荡荡的走廊和客厅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当然没有雷狮的影子,他去了客房,而且客房在哪里、又是哪个客房,安迷修完全不清楚。就像雷狮这个人一样,他在不了解状况的前情下嫁给了他,靠着一时热血,或是冲动的爱国主义,为此他必须用自己的一生来了解这个Alpha。

而且要努力爱上他。

安迷修垂头丧气地垂下肩膀,黑猫仰着脑袋向上看他,像是在安慰他一样叫了一声。

“安迷修?”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从楼下响起。

安迷修惊了一下,向楼下看去,雷狮穿着黑色的紧身短袖和灰绿的野战裤,挑眉看着他,看样子是刚刚起床准备去晨练,手上一圈一圈地缠着白色的绷带。

在和自己那个装模作样的精神体对视的刹那,雷狮脸色微微一变,心情有些微妙。怪不得从昨晚起就不见了,原来是跑到了安迷修这里。

精神体这东西,越是凝练,自主意识就越高,那种能够凝练成实体的几乎与真正的生命无异,甚至常常会违背主人的命令,按自己的喜好行动。

“这是你养的?”安迷修回过神,立刻献宝似的将黑猫举出栏杆外给雷狮看,完全没注意自己已经一脚跨在了走光的边缘线上。

黑猫危险地晃在半空中,两只后爪一蹬一蹬。看见雷狮危险的神色,它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尾巴啪的一下缠在安迷修手腕上,拼死挣扎着要回到他怀里。

安迷修被搞得手忙脚乱,翻了一番功夫才把它救回栏杆里——刚才差一点,它就直接掉下了楼。

“把它扔下来。”雷狮别开目光说。

他的衣服穿在安迷修身上本来就大,现在睡了一整夜,雷狮觉得他这件睡袍在安迷修身上和披了一块破布没两样,还是一块时刻都有掉下来的危险的破布。

在瞬间的惊愕后,安迷修愤怒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它会摔死的!”

你摔死了,它都摔不死!雷狮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决定不再同安迷修废话。

安迷修哑然退了一步。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雷狮像头精悍的豹子,从一楼客厅直接攀爬跳跃到了二楼,他单手抓着一根栏杆,身体荡在半空,裸露的手臂上青筋毕露。黑猫毛一炸,蹬着安迷的肩膀奔命似的蹿了出去。在这个瞬间,雷狮已经翻过栏杆,稳稳落在了地上,手一伸将黑猫抄进了自己怀里。

他们离得很近,雷狮动作时带起一阵风,是淡淡的剃须水味道。

“等等,你——”安迷修回过神。

未完的话淹没在雷狮投来的眼神中。

“你不要忘了,这是我的东西。”他用两个含糊的字一带而过,没有告诉安迷修真相,他潜意识里不想让他太早知道,也许是为了给自己继续留个乐子。

现在我们结婚了,我理应拥有另一半!这句话在安迷修心里响了一响,还是没有出口,他实在不是这么厚脸皮的人,虽然想要和雷狮斗,可能厚脸皮点才更有胜算。

安迷修只好用眼神控诉他。

雷狮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精神体死死钳在手里,完全不顾它的死命挣扎。明明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为什么他竟然会有一种狠心拆散了一对新人的错觉?

真是见了鬼了!


确保安迷修没有跟来,也听不见这边的动静后,雷狮踹开一扇客房门,将自己的精神体扔了进去。

“给我安分点!”他威胁道。

黑猫腾在半空中,在落地的瞬间现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它的性格大概和自己的外表是保持一致的,当猫的时候骄里娇气,当恢复了真实形态,立刻暴露了自己凶狠好斗的本性,即使是对着雷狮这个主人,也压低身体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雷狮直接被气笑了,当胸一脚,将扑来的黑豹狠狠踹到墙上,一声重重的闷响。

妈的,一个两个的都反了天了!

“一个”已经被他一脚踹服了,不甘心地回到了他的精神领域里,至于“两个”是谁,他没有多想。

等走到训练室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这“两个”是谁了,除了安迷修外,不做他想!

安迷修穿着一身白色的简装,看样子还是从他那里顺来的,裤脚有些宽,就干脆绑了起来,束出一段有力笔挺的小腿,手上缠着绷带在打沙袋,看那狠劲应该是当成他的脸来打了。

“我说,安迷修——”雷狮敲了敲门,“你也太自觉了吧?”

没人回答。

雷狮又问:“怎么找到的?”

安迷修这次说话了,声音里带着点剧烈运动后的喘声,“家政机器人。”

“挺聪明。”雷狮不咸不淡地称赞了一句。

安迷修没有回头,在原地轻轻跳了一下,而后旋身做了一记凶狠的回旋踢。咚的一下闷响,那只沙袋被高高击飞,来回晃动着,许久都没有停下。

“我想我有权利使用这间房子里的一切。”安迷修终于停手,擦了一下汗才面对着雷狮说,眼神却落在光可鉴人的地面上。

雷狮静静地看他半晌,忽然就笑了。

“这就生气了?”

安迷修没理他。

“脾气还挺大。”雷狮半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说。

安迷修依旧没理他,紧紧盯着地面,好像那上面有什么困扰人类进步的巨大谜团。

“不过就是一只猫。”雷狮难以理解地摸了摸下巴,“你想要什么样的,我下午就能让人送来。你说的不错,这是你应得的权利。”

安迷修抿了抿唇,终于闷闷地开口,“我就想要那一只……”

雷狮觉得有点好笑,难得耐心地问:“为什么?”安迷修那模样别提有多郁闷了,到底还是年轻,有点孩子心性。

安迷修抬头瞥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语带疑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抱着它的时候,睡得特别安心。”

没想到仅仅只是临时标记,Omega也会无意识地对Alpha产生依赖性。雷狮皱了下眉,瞬间明白了关键所在。那是他的精神体,自然带着他的气息。

一个高大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安迷修面前。他抬起头,看见雷狮站在他跟前,脸上的表情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意味。

“过来,我们谈一谈。”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餐桌旁,家政机器人已经将做好的早餐一一摆了上去,不过,显然现在没人有心情享用它。

“我给你请了三天婚假,但是没有蜜月。”雷狮开门见山道,然后毫无诚意地问,“有异议吗?”

安迷修摇摇头,反而挺赞同的,“我觉得蜜月这种东西纯属浪费时间,我是军校生,你又是军部少将,为了……”

雷狮冷冷地打断他,“你要是再敢说出‘为了帝国’这四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

安迷修立刻销声,片刻后忍不住反驳,“家暴是不对的。”

“……那干烂你总没有问题吧。”

安迷修识时务地闭紧嘴巴,努力用眼神表达出自己的诚意,就差把“您说话,我闭嘴”这六个字刻到脸上了。

雷狮差点笑出来,连忙低咳两声掩饰住了。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

“……你可以说话。”

安迷修想了想,“配偶?”

雷狮摇摇头。

“伴侣?”

还是摇头。

“同伴?”

依旧摇头。

安迷修不耐烦了,“那是什么?”

“利益共同体。”雷狮缓缓地道,“你,我,各取所需,一根绳上的蚂蚱,明白吗?”

“不明白。”安迷修果断摇头,“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我不可能单身一辈子,我父亲不允许,军部也不会允许,和你结婚只是我权衡利弊下的选择。”

安迷修明白了,还没等他点头,就听雷狮话锋一转,“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那是什么?”安迷修问。

“你以后会明白的。”雷狮意味深长地说,随即转移话题,“所以作为利益共同体,我会满足你不过分的要求,相对应的,你也必须配合我。”

安迷修沉吟一阵,真挚地问道:“如果你让我脱光了跳钢管舞,我也必须配合你吗?”

雷狮闭了闭眼,强行按捺住活活掐死他的冲动,“我没有那么变态。”

“那好吧。”安迷修耸耸肩,“成交,暂且相信你一次。”

为了避免这场正正经经的谈话进行到一半,自己就忍不住弄死对面的那个Omega,雷狮决定长话短说,“你手上的那枚戒指可以动用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包括我的存款、不动产、帝国银行里的保险柜、基金……我想金钱可以解决你绝大部分的烦恼,所以能用钱搞定的事,不要再来打扰我。”

安迷修悄悄咽了口唾沫,雷家究竟有多富有,仅仅几次见面就能窥得一二了,他简直不敢想象雷狮名下究竟有多少财产。

令人沮丧的是,仅仅是一枚两万星河币的戒指,就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不过雷狮估计也看不上他那点财产。

“你手上那个……”安迷修不安地在椅子上动了动,“你如果不想戴的话,可以摘下来。”

雷狮低头看了一眼,比起安迷修手上那个精雕细琢还镶嵌着翠绿晶石的戒指比起来,他这个的确简朴得过分了,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银色戒环而已。无名指上突然多出这么一个东西,确实有些不习惯,但看得久了,大概总会习惯它的存在。

“这是婚戒,我不会摘。”雷狮说,语气突然变得不耐,“你最好也别摘。”

安迷修无奈地点点头,不知道又哪里犯了雷狮的忌讳。还真是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预兆都没有。不过看在婚戒的不等价交换的份上,他决定原谅雷狮。任谁做了这么一份亏本买卖,大概心情都不会好。

“所以你晚上……可以继续抱着那只猫睡。”雷狮拿起刀叉的手微微一顿,突然又补上一句,“但是别的不要做,更不要随便喂它。”不然百分之百要露馅。

“没问题。”安迷修眼睛一亮,立刻从食物中抬起头。

也许是雷狮突然的好说话给了他继续发问的勇气,安迷修摸了摸鼻子,终于问出了自己心底积压已久的疑问,“我的个人用品到底什么时候能送过来。”觉得说的不够清楚,又连忙补充,“我是指我的衣服。”

雷狮脸色变得有点古怪,“三天后。”

“为什么!”安迷修失声叫道,这三天里难道他只能蹭雷狮的衣服穿了吗?!

“因为按照常理,这三天里你根本就下不了床,当然也用不着穿衣服。”雷狮镇定地回答,稳稳地切下一块咸肉放进盘子里。

“……”安迷修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新婚不久的AO伴侣正是最如胶似漆的时候,再加上刚刚标记,在床上厮混三天已经是自制力比较好的情况了,像他和雷狮这样的也算是少见。

“可是我们明明没有……”

“是没有,但如果你在新婚第二天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重回学校,别人会以为我身体有问题。”雷狮目无表情地说,“我不想让别人产生这种误会。”

安迷修突然起了坏心眼,故意疑惑不解地问:“你身体难道没问题?”

“……”雷狮放下刀叉,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低沉地问,“你想试试?”

“……吃饭!”安迷修飞快地切下几块面包,胡乱塞进嘴里,又用半杯温牛奶硬灌下去,“再不吃就凉了!”

说完一拉椅子,头也不回地溜了,身手前所未有的矫健。

跑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又从门缝里伸进来一个头,飞快地说:“这几天先借你的衣服穿穿,过两天洗干净了还你,还有训练室借我用用,你一个军部少将,怎么那么小气!”

门砰一下被关上,安迷修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气?

雷狮独自坐在餐桌前,慢慢给自己做了个咸肉煎蛋三明治,咬了一口又放下。

一个两万的戒指就换了他大半身家,还要说他小气。

他怎么就那么气呢!


评论(282)

热度(8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