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13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银色幻影被称之为陆地上的飞艇,当驶入无人区后,雷雅将驾驶模式改为自动,速度立刻被提升至极限,车窗两旁的景物像是一幅色彩斑驳的油画,随着车身飞驰,被狂风搅成一团抽象的油彩。

雷雅打开空气净化装置,悠悠地呼出一缕青烟,眼神满怀兴致地落在安迷修身上。Omega兴奋得两颊通红,眼中迸发出惊人的光彩,很显然他丝毫没有身份转变的意识,自己已经被彻彻底底地打上雷家的标志了。

“婚礼……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举行?”雷雅侧身看着他问。

“都可以。”安迷修不假思索地回道。

“酒店我有几个备选,但是综合考虑来看还是珍珠海最佳;礼服本应该提前半年定制,现在也来不及了,只能拜托塞维尔加班加点,明天我带你去量尺寸;这段时间你大概会很忙,学校那边我会和丹尼尔打招呼,你不用担心;你有什么交好的朋友,或者想要邀请的人,提前告诉我,我来安排请柬的送达,请柬做星钻工艺,会比较耗时,你最好早点给我一个名单……”

“——等一等!”安迷修瞠目结舌地做了个打住的手势,终于从坐上银色幻影的兴奋劲中清醒过来,“我觉得还是一切从简比较好,不要太铺张浪费。”

“铺张浪费?”雷雅轻笑着重复了一句,“你了解雷家吗?”

安迷修没有立刻回答,想了想才道:“我觉得我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再说明白点,安迷修觉得雷王星系没人会不了解。毕竟现任首相就是雷狮的父亲雷政霆,而其二子一女更是个个出众,长子雷森是国会议员,次女雷雅是雷氏集团的实际掌权人,幺子雷狮在军部前途无量,更不要提和雷家有关联的众多旁系和无数大大小小的家族,称其为庞然大物也毫不为过。

如果不是雷狮和除他之外的Omega契合度全都低得令人发指,安迷修觉得他和雷狮之间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他连雷家的门槛都摸不到。

“不,你不了解,所以你才会说出这样的话。”雷雅却摇摇头,淡淡道,“从帝国建立至今,雷家共出过八十七位议员,五位首相,十三位上将,七位元帅,甚至还出过一位圣女,历经上千年不倒,看似风光无限,其实面对的危险也不逞多让,只要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雷家倒台的那一天。”

安迷修听得心里发寒。

“所以你和雷狮的事不仅不能从简,反而要大办!”雷雅眼神锐利,“这不是你和雷狮两个人的事,这是一个机会,它会帮助你看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而谁又是敌人。”

安迷修脸色发白,手无意识地攥紧。雷雅的话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将他从自以为是的幻梦中惊醒,无论他心里怎么认为,在他人眼中,他已经被牢牢绑在了雷家这艘大船上——他们共为一体。

“不用担心。”雷雅缓和下语气,拍拍他的手背,意味深长道,“这些事情,以后雷狮会慢慢教给你。在此之前,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

银色幻影依旧疾驰在路上,这无疑是一辆咆哮在陆地上的凶兽,然而钢铁外壳下却是柔软的内里,狂风在外肆虐,无时不刻妄想着撕开这层坚硬的铠甲,摧毁一切。

安迷修喉结无声地滚了滚,不抱希望地问:“我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

雷雅微微一笑,冲他吁出一口青烟,“来不及了。”

 

——真的是上了贼船了。

这个想法在回到学校后,被一次又一次地加深。

作为《婚姻法》修改后,第一对未达结婚年龄就登记结婚的AO伴侣,安迷修受到了各种意义上的超高关注度。

在回到学校后,同学和教授们看他的眼神陡然一变——好像他是个隐藏在人群当中的武林高手。即便他什么都没有做。

首先的就是金和紫堂,为了平息他们的愤怒,安迷修不得不忍痛放血,承包了他们半个月的饭后零食;还有他那个舍友罗维特,自从知道他和雷狮已经登记结婚后,一连三天看他的眼神都极其沉痛,满脸都写着“说好了一起单身到最后你怎么就突然脱单了还一言不合就登记结婚了呢!”;至于其他的同学和教授……安迷修简直轻易不敢回想,那个在格斗课上对他出言挑衅的Omega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正眼看他,甚至不说话,听闻是害怕自己的逆言灵再次生效。

甚至还有人悄悄问他,他和雷狮是不是在上次的机甲实操课勾搭上的,毕竟那节课的最后,安迷修在众目睽睽之下,沉睡着被雷狮弹出了驾驶舱。

密闭的空间,孤A寡O,累到睡着——多么令人无限遐思的组合!

来人低声提问的时候语气非常复杂,神情极其八卦,思想则是充满了不可描述。安迷修经过连日来的冲击,已经练成了在狂风暴雨中面色不改的神技,因此他只是拍了拍这位Omega的肩膀,淡定地告诉他,“以后少看点成人小说。”

就连威尔科都发出了感慨,觉得自己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作为带过雷狮的资深教官,在此之前,他一直信誓旦旦地和人打赌,雷狮一定会孤老终身。

“威尔科输了整整5000星河币!”在某一天,罗维特啧啧称奇地对他说,“但即使这样,他竟然还非常高兴,因为他最优秀的学生不必以大龄处男的身份活到老死的那一天!”

安迷修试图当做无事发生,最后还是顶不住罗维特时不时瞥过来的眼神,翻身坐起来忍无可忍地说:“为什么你们都对雷狮的事情那么好奇?!他也不过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三条腿的普通Alpha!”

罗维特发出惊奇的啧啧声,“果然一件东西到手后就不珍惜了,好一个普通Alpha。”

安迷修:“……”

见安迷修目露威胁,罗维特立刻话锋一转,“毕竟在地下赌庄,关于雷狮能否找到Omega这件事,赔率已经达到了恐怖的1:200,大家好奇也是正常的。”

后来再见雷雅,他忿忿不平地说起这件事,女人直接笑了。

“你放心,等你们的婚礼结束,大家对你们的好奇心就会直线下降。”

安迷修听了只觉得一阵不安,像是一个陷阱已经挖好,万事俱备就差他主动地自己跳下去。

“因为这场婚礼会满足大家一切的好奇心。”雷雅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安慰并未起到效果,反而火上浇油。

“我要见雷狮。”安迷修面无表情地道。

“哦?”雷雅笑了一笑,直接给他接通了雷狮的终端。

随着光屏闪动,雷狮的脸很快出现在安迷修面前,他还好整以暇地待在军部,看起来完全没有被外界的风风雨雨影响到,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的戏谑微笑。

“后悔了?”他十指交叉靠在高背椅上,“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我要退婚。”安迷修继续面无表情。

雷狮对他露出一个怜悯的微笑,轻轻吐出两个字,“不准。”这笑容看起来多少有点幸灾乐祸,“是你自己不知死活地非要往网里撞,我不是没提醒过你……”

在他说出更加讨打的话之前,安迷修干脆利落地断掉了通讯。

终端安静了几秒,再次剧烈地震动起来。

安迷修再次将它按断。

“真想象不到,我要和这样一个人共渡一生。”他小声嘟囔,表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我也想象不到。”雷雅托着腮,微笑应道,漫不经心地再次按断了响起的终端。

“而且我还得我把所有的积蓄花在一个戒指上,好让它看起来没那么寒酸。”安迷修绝望地垂下肩膀。

“别担心,这只是个仪式而已。”雷雅再次做出毫无卵用的安慰,大概雷家人的血统里就不存在这个技能,“并且作为回应,雷狮也会把他的积蓄戴在你的手上,这样想想,是不是觉得自己赚了呢?”

 

——完全没有。

当半个月后的婚礼如期而至,安迷修揣着戒盒,内心充满了惶恐。戒盒是雷雅帮他准备的,深蓝色的绒面上烫印着银色的繁复花纹,典雅又庄重。问题在于,那深蓝的绒面其实全是一种蜂鸟的羽毛,珍贵得堪比黄金,银色的装饰纹路则全部是秘银材质。

这个盒子很可能比里面的那个戒指还贵!

不,是一定比戒指还贵。因为里面那个花费了他所有积蓄的戒指实际上只值两万星河币!一想到这个,安迷修头皮都麻了,他只希望自己的眼光能完美地弥补价钱的不足。

“您好,该更换礼服了。”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Beta走进来,温声提醒道。她是雷雅的得力助手,叫做维娜,被雷雅特地派来处理婚礼的有关事宜。

安迷修猛然回过神。

这场婚礼在短短半个月内就被事无巨细地安排妥当,雷家潜藏的能量由此可见一般,帝国第一家族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就连这件本应耗时半年的礼服,也在半个月内完美地摆在了他的面前。

按照风俗,雷狮作为少将,结婚时应着全套军装,佩军功勋章,带皇家长剑——前两者是为体现军部威严,而后者则是为了表达对皇室的尊重。即便在延续了君主立宪制三千年的今天,皇室血脉早已断绝,只能在星系中挑选血液纯净的女性Omega作为圣女来代替皇室享受这份尊崇。

安迷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礼服通体白色,以黑色和金色作为陪衬和点缀,为了搭配雷狮的军装,整体也风格更偏向于硬朗帅气,燕尾礼服拖出优雅的下摆,偶尔被阳光微微一掠,便显出秘银绣出的瑰丽花纹。每一处无不透出低调的奢华,毫无疑问是当代服装大师塞维尔的手笔。

微微仰头,让维娜为自己戴好领结,安迷修语气复杂地道:“一想到这件衣服只能穿一次,我就心痛。”

维娜笑了笑,安慰他道:“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小安。”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安迷修侧头,看见孤儿院的院长,一个慈祥年迈的Beta,正微笑地看着他,脸上的每一丝皱纹都透着浓浓的不舍和慈爱。

“来接你的空中堡垒已经来了。”她走过来,微笑着拉过安迷修的手说,“开心点,这是你大婚的日子。”

她将一个充满祝福的吻印在安迷修的脸颊上,“你会幸福的,我的孩子。”

安迷修也微微俯身,抱了抱她,在她耳边轻轻发出温柔低哑的声音,“我会的。”他看向窗外,一座足有上千平方米的空中堡垒在圣三一孤儿院的上方微微悬空,这是焱风星难得的好日子,阳光犹如一潮光瀑,毫无保留地涂抹在堡垒尖尖的琉璃顶上,一瞬间流光溢彩,如同圣迹降临。

我会的,他在内心再次重复,绅士地牵起院长奶奶的手,缓缓走向他的未来。

 

婚礼在曾经的皇宫,现今的圣女居住地进行。它曾经有个美丽的名字,叫做丹红露,寓意为优雅的雷星之夜,是古代皇室建筑的集大成制作,美的不似凡间。一千年前,最后一个皇室成员在睡梦中死于丹红露,帝国就将其改装为空中堡垒,升上焱风星最中央的天空,后来第一任圣女入住,它便由丹红露彻底改名为——鳞云之眼。

现在这座宫殿般的空中堡垒正披风破云,向着鳞云之眼腾飞而去,所经的每一处天空,都留下飘飞的红色月季花瓣,被狂风卷起,又在坠下的过程中被早已注入的分解剂分解成无数闪光的晶屑。

过往路人纷纷抬头,以为天上下起了一场细碎的雪。

站在高高的阁楼上,安迷修向着远处眺望。虽然体积庞大,但这座空中堡垒的速度却丝毫不逊色于飞艇,不多时,鳞云之眼的全貌就透过层层叠叠的云海,在远方若隐若现。

这是焱风星的最中央,云层厚得如同洁白的棉絮,被狂风吹散一层,还有一层,翻滚如一卷浪花。堡垒的速度突然放缓,在云层的对面,另一个完全相同的空中堡垒正缓缓而至,最终两面铺着晶红大理石的平台在磁力的吸引下,完全对接在一起。从远处看,它们就像是镜子的两面,如出一辙,只有花瓣的颜色不同,一个艳红,一个洁白。

两种纯然的颜色终于纠缠在一起,无数花瓣被风卷起,飘向近在迟尺的鳞云之眼。十八声鸣炮紧接而至,震碎了堆积如海的云层。

安迷修在高台上极目望去,整片天空都是数不清的空中堡垒,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典雅,有的华丽,有的甚至像是搬了一座花园上来,无数来宾站在上面,对他们的相遇报以欢呼和掌声。

他走下阁楼,两扇雕花大门随之而开。雷狮正从另一个孪生子般的空中堡垒中缓步走来,纯黑的军装,笔挺得不见一丝皱褶,军靴铮亮,胸前挂着七个金色勋章,腰间的长剑随着他行走的动作锵锵作响。

安迷修站在原地,直至雷狮来到他的面前。他的未来终于降临,在雷王星系最有权势的一群人的见证下。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一般,雷狮向他伸出一只手,微微低下了那张俊美桀骜的面孔。

“把手给我。”

 

 






——————

拍着胸脯说,我真的非常喜欢这种能让我随意发挥(瞎编)的题材,比如星际啊,玄幻啊,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评论(257)

热度(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