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11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在说话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雷狮低沉的声音在一片静默中冷冷地响起,“你最好是有要紧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安迷修身后的门突然砰地一声重重关上,撩起的冷风甚至吹动了安迷修的发丝。

雷狮刚刚沐浴完,浑身上只在下腰间围了一块浴巾,险而又险地遮住了重点部位,修长有力的四肢、精壮结实的胸膛和平坦紧窄的小腹全都大喇喇地暴露在安迷修眼前,晶莹的水珠沿着他湿透的黑发一路下滑,将腰间浴巾的边际渐渐洇湿一小片,信息素的味道在整个房间里萦绕不去,甚至变得越来越浓。

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这是一个正值壮年的Alpha,他强大、优秀、而且极其危险。

安迷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愈发浓郁的烈酒气息让他有种醉酒般的晕眩感,他终于意识到和一个没有Omega,又年轻强壮,并且还浑身赤裸的Alpha独处一室究竟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哑巴了?”雷狮微微挑起唇角,嘲讽道。

“我……”安迷修喉结动了动,Alpha过于强烈的信息素刺激得他有点口干舌燥,算起来距离他的发情期也只有三个月了,而上一次注射抑制剂已过去半年之多,这让他体内本就蠢动不安的信息素在刺激之下变得更加躁动。

“来,告诉我。”雷狮恶意地靠近他,唇边笑容揶揄,“你来是打算向我说什么?”

安迷修喉结颤抖,许久说不出一句话。Alpha离他太近了,他甚至担心自己会被雷狮的信息素提前勾起发情期,而他们之间高得恐怖的契合度无疑加剧了他的担忧。他死死地握紧双拳,借由疼痛来维持清醒,雷狮近在迟尺的双眸如同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足以将任何人溺毙其中。

安迷修向后靠了靠,干脆闭上眼睛。冰冷的铁门透着一层薄薄的衣物传来刺骨的寒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头脑也稍微清醒了些,但这只是暂时,雷狮身上的热度如同一团烈火,烹煮着他的神智。

必须尽快,安迷修想,他必须尽快说出来。

他狠心咬了一口舌尖,与腥甜的血液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冲突,或者说是勇气。安迷修睁开眼睛,对着雷狮大声问:“请问《婚姻法》有关细则的修改通过了吗?!”

雷狮一怔,绝没有想到安迷修一声通报都不说地急匆匆跑回来是为了问他这件事。他挑挑眉,戏谑地问:“怎么着?迫不及待地想嫁给我了?”

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安迷修竟然真的回了他一个字——

“是。”

 

一片静默。

当雷狮回过神,才发现他竟然不知不觉地后退了一步,Omega眼中那种坚韧勇敢的力量竟然令他也下意识地避开了这道锋芒。

当这个无比简单的字进入他的思维意识之后,他的第一个感觉却是错愕。活了25年,他被Omega追求过、厌恶过、无视过,但还没被一个Oemga直截了当地求过婚,接下来就是一丝令雷狮也感到不解的悸动,心跳似乎为之漏跳一拍,那一丝异样稍纵即逝,快得令雷狮来不及捕捉。

“你不是说过,就算全天下的Alpha都死绝了也不会选择我吗?”雷狮恢复了冷静,半是戏谑半是认真地问。

“额……”安迷修干咳一声,支支吾吾了半天,才似是终于想到了应答的方式,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我现在看着你,就感觉全天下的Alpha在我眼里都像是死了一样。”

这本该是一句情意绵绵的情话,让他说出来却……能把这么酸的一句话说出挑衅的味道,大概也算是一种本事,雷狮脸色古怪地想。

安迷修说完,脸突然涨红,上帝作证,这已经是他大脑高速运转之后想出的最佳应答了。

雷狮看着Omega难为情的脸,忽然很想叹息,忍了忍还是问:“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啊?”安迷修愣了愣。

“你真是不擅长说谎。”雷狮意味深长地说,大概也是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皱了皱眉平静道,“到底是为什么,我要听你的理由。”

理由吗?安迷修低下头,眼中的情绪有些晦涩。

雷狮少见地表现出了一些风度绅士,安静地等他,没有催促。

半晌,安迷修才低低地说:“……为了帝国。”

雷狮闻言微微眯眼,一时没有说话。

“我是一个孤儿……”安迷修慢慢地说,他知道这些事雷狮不会不清楚,更可能的是当他和雷狮的契合度出现的下一刻,他的详细资料就被完完整整地摆在了雷狮面前,但他想他有必要亲口说出来,他的身世、他的想法、他的决定,这些他本已咽回腹中的话,被雷狮赠予他的礼物重新唤起了。

“我出生后不久,就被遗弃在帝国圣三一孤儿院的大门口,我在那里生活,长大成人……”他顿了顿,“直到现在。”

“我受帝国的庇护长大,帝国就是我的父母!如果有一天我终要死去,我希望能为帝国的未来而死,这片土地将因我的血肉而更加蓬勃。”他的声音沉稳冷静,很显然并非一时冲动。

曾经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鲜明如昨,安迷修眨了眨眼睛,突如其来的勇气让他终于抬起头,直视着雷狮,目光坚定执着,那一瞬间他眼中爆发出的光彩耀眼得令人动容,仿佛晴空碧海全部倒映其中!

“虽然那次机甲实操课的后半段我睡着了,但是事后仔细回想,我确认我的感觉没有错!”安迷修激动地上去一步,热烈地说,“我们是不是在无意间精神共鸣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短暂的沉默后,雷狮冷冷地说。

“系统没有错判,在近乎满值的契合度下,我们是最佳的伴侣!”安迷修自信满满地说,仿佛已经预见到美好的未来,以至于连雷狮突然的冷漠都没有注意到,“这一次三号线的突袭事件让我深深地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上限,99.2%的契合度,整个帝国也寥寥无几!既然上天赋予了我们这样的天赋,那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地使用它?你的最高同步率停在240%这个数值上已经很久没有提升了吧?”

“雷狮!”安迷修再次走近一步,热切地看着他,“我们是应该在一起的,作为帝国的子民,我们理应为了帝国……”

“安迷修。”雷狮突然冷声打断他,绛紫的眼中一丝温度也没有,“我早就提醒过你。”

安迷修猛然顿住,喉中哽塞,再说不出话来。雷狮那居高临下的轻蔑眼神如同冷水,瞬间将他的热情浇得干干净净,仅余一丝热气在心中萦绕不去,还保留着一点点的期盼。

“这个婚要不要结,要怎么结,最终的决定权掌握在我的手里,你的意愿从来都不是参考选项。”雷狮缓缓地说,他的语气、神色都非常平静,但偏偏越是这样,越是令人不寒而栗。

他转过身,只给安迷修留下一个肌肉线条流畅分明的后背,一滴水珠顺着凹陷的脊骨缓缓滑落。

“在我弄死你之前,滚出去。”

金属大门弹开的声音在沉寂中响起,雷狮随手扔开控制器,下了逐客令。

“还有,”雷狮再次开口,淡淡地道,“你应该称呼我为少将,不要再让我听到你随随便便地喊我的名字。”

 

安迷修再次长叹一口气,沮丧地站在人群中,等着姗姗来迟的格斗课老师。

自从上一次鼓起勇气向雷狮求婚却被狠狠拒绝后,整整一个月,雷狮这个人就像是彻底地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再没有一点音讯——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时候不算。

他本以为雷狮对他多少是有点感觉的,果然还是太自以为是了,最后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也不算意外,对于雷狮那样傲慢又自我的人来说,可能他那一番话就同侮辱无异,雷狮没有当场扔他出去已经算是好的了。

即使在十天之前,《婚姻法》有关细则的修改方案就已经被国会决议通过,未满二十周岁的Oemga如遇特殊情况,可以向民政所提交相关资料申请提前结婚。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一声暴喝将安迷修从魂游中惊醒,他猛地一震,大声回道:“到!”

“到什么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前方的格斗课老师威尔科横眉竖眼地盯着他,“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啊……”安迷修露出了一脸茫然。

威尔科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站到我身边来。”

安迷修连忙收拾好情绪,一头雾水地站到了威尔科身边,格斗课他换了野战裤和紧身背心,更衬得身体修长柔韧。他在Omega中本就身高出众,穿上厚底军靴后,几乎和威尔科差不多高,虽然还是无法和Alpha的身高相提并论,但在Omega中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这节课是自由搏击,采用车轮战的方式,一号最先上场,对战二号,战斗场景随机选取,胜利者将继续对战三号,并拥有选择下一场战斗场景的优先权,胜利者可以一直留在训练场中,直到落败为止。”威尔科说完,拍拍安迷修的肩膀,“你是一号,其他人去抽签。”

安迷修一怔,还未来得及询问为什么他是第一个就被威尔科一把推进训练场中,“去挑一把趁手的武器。”

尘埃落定,威尔科看起来完全没有和他商量的打算,安迷修决定不自讨没趣。

训练场正对面放着武器库,格斗课使用的全部都是近身武器,与射击课清一色的远程武器泾渭分明。安迷修没有犹豫,径直上前挑了一把重磁共振弯刀。

这种刀重量多在20-30斤之间,刀身呈流线型,弯如弦月,刀刃处布满了细小的鲨齿,挥击起来甚至能一刀切进B级机甲的外壳。与它的威力同名的,是它的难以驾驭,这种重量,再加上电磁共振所产生的刀身震动,使得它对使用者的力量和技术都要求极高,一般只有Alpha才会考虑这种力量型武器。

安迷修握着这把银白的弯刀在手中颠了颠,感到非常满意,他捏碎防具胶囊,透明的紧身防护衣瞬间将他从头笼罩到脚,试着动了动手脚确认行动不受阻碍,安迷修将刀握紧在右手,对威尔科点了点头,“教官,我准备好了。”

几乎是在他挑选好武器的一刹那,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在这种战斗模式下,一号的压力显然是最大的,威尔科选择了安迷修,虽然有对他上课走神的惩罚,但更多的是对他实力的认可。只是安迷修竟然会选择这种武器,是他没有想到的。

“你确定吗?”

“确定。”安迷修平静地说,提刀的右手旋即缓缓上移,刀身挑着一线冷冽寒光,横在他的身前,将他那双原本温和静谧的眼睛映照得犹如一泉深谷寒潭,冷厉无比!

对手上台之后,场景立刻变幻,周遭的一切瞬间消融不见,取代而之的是一片广袤的雪原,鹅毛般的大雪自天空簌簌而下。

所有的烦恼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在安迷修的眼中,只剩下两柄尖利的短刀,尖刀破开呼啸的风雪,转瞬即至!

安迷修前踏一步,右手悍然挥刀。金石撞击的声音“铛”的一下,将四周的风雪都震得倒飞,双刀交叉格挡,断裂!弯刀去势不减,狠狠撞在那层透明的防护衣上,将来人一刀掼飞出去!

这一场战斗结束得太快,其余人中只有威尔科很快地回过神来,他走过去将那名学生从地上扶起来,淡淡道:“下一个。”

安迷修也收回刀,巨大的刀身在手中转了一圈,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圆,不假思索道:“下一场,丛林。”

 

安迷修扔下重磁共振弯刀,甩了甩手,虽然很喜欢这种武器,但以他的力气来说还是勉强了些,打到第四场,他的右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影响了他挥刀的速度和准确度。

他举起手,问威尔科道:“可以换武器吗?”

威尔科点点头,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赞赏,“可以。”

安迷修走下训练场,又喝了几口水,才走回去在武器库前认真地挑选,如果想要在这上面站的更久一些,他必须放弃重量型武器,选择更加依赖技巧的类型。

五号已经挑选完毕,拿着一柄与安迷修相似的重型长刀站在一旁等他。在擦身而过时,他以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轻轻地说:“再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连一个能够契合的Alpha都找不到,只能当一个弃子。”

安迷修脚步一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人立刻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眼中暗含挑衅。

在战场上,用话语刺激敌方令对方情绪失控也算是一种战斗方式,所以对方会出言挑衅,安迷修丝毫不感意外,别说是威尔科听不到,就算是他听到了也不会去管。一个会因为敌方的三言两语就心神大乱的人,注定成为不了一个优秀的战士。

但安迷修无法否认,他被这句话惹毛了。

“滴滴滴——”终端却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安迷修低头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想了想,还是点开讯息。

在看见发件人姓名的刹那,安迷修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他几乎是在原地呆了十几秒,才在威尔科的催促下回过神。他关掉终端,目光重新落在面前的武器库上,在一根狼牙棒前站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再次打开终端,将那条讯息仔仔细细地又读了一遍。

“傻笑什么?!”威尔科在场外喊道,“快选择武器,给你最后十秒!”

安迷修连忙关掉终端,敛回心神。

他伸出的手在一柄短刀上顿了顿,最终还是抽出了一对双剑,一左一右地握在手中。

“平原。”

随着话音落地,场景立刻变幻,风吹过空荡荡的大地,安迷修和来人面对面地对峙。

“我早已经找到了。”在战斗开始之前,安迷修突然说,这是他第一次在训练场上说起废话。

“什么?”对方目光疑惑。

“我是说,”安迷修脚下重重一踏,“Alpha!”

右手长剑脱手而出!

Omega惊了一瞬,手中长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横起,猛然打飞了这一剑,但也仅限于如此了,他的身体僵在原地,安迷修手中的另一把剑正危险地横在他的脖颈动脉上。

“你输了。”安迷修后退一步,扔下手中长剑,头也不回地朝外场外走去。

“教官。”他边走边脱下防护衣,急匆匆的模样,“我有急事需要请假。”

请假?威尔科皱了下眉,“理由。”

“嗯……”安迷修挠了挠头发,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要去民政处登记结婚,和……我的Alpha。”







————————

先婚后爱(是的,我没有忘),终于快要婚了,但对他们来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以及,能考入军校的Omega其实都挺厉害的……


评论(285)

热度(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