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10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对于金和紫堂的逼问,安迷修只回了四个字——

“军部机密。”

金看他一会儿,也回了他四个字,“你骗鬼啊?”然后就和紫堂一起,被安迷修以头痛、腿痛、腰背酸痛等等借口给赶出了病房,一路大呼小叫着“你伤的明明是小腹你头痛个毛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么对我?!”也没能让安迷修回心转意,还被医院里的机器人以破坏医院秩序为由罚了300星河币。

金后来又坚持不懈地带着紫堂试图从安迷修口中撬出只言片语,在被累积罚了1200星河币后,终于认识到安迷修的铁齿钢牙,自此偃旗息鼓,并且坚定不移地认为:安迷修和雷狮很可能有不为人知的血缘关系。

“不可能!”紫堂无奈地提醒他,“安迷修和雷狮少将两个人长得一点都不一样!”

“可是你看卡米尔中校和雷狮少将长得也不一样啊。”金理所当然地回道,想了想又说,“性格也不一样。”

紫堂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有点道理。

 

虽然金是大大地误会了一场,安迷修却因此清净下来,在医院舒舒服服地过完了自己这一周。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现在,即使是这样严重的伤势,也只需住上半个月的医院,比起身体的伤势,反而是精神损伤更难以治愈,雷狮当初说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隔壁楼就是精神创伤科的病房,在这半个月里,安迷修见过太多因为精神创伤而住院的人,病情不尽相同,但大多非常棘手。一个一米九几的Alpha在这里待上半年就会变得形销骨立。

不过也有好的地方。

因为他这次见义勇为,学校奖励了他一等奖学金,军部也授予了他一枚三等功奖章,对他的英勇无畏和冷静判断做出奖励。而女孩一家更是无数次对他表示了感谢,在知道安迷修是孤儿后,甚至想要收养他,被安迷修礼貌地拒绝了。他在孤儿院待了十八年,早已把那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

不过这一切都比不上救下一条鲜活的生命令安迷修快乐,他当初考入军校,就梦想着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帝国。

如今,他只是如愿而已。

只有一点令人沮丧——

在他出院之后,雷狮也率军回国了。

 

边境的动乱很容易摆平,萨洛韦流亡政府军却难以铲除,据闻他们已经在则炎星系的一个偏远星球上重新建立了根据地,打算重建政府,和现在的新政府分庭抗礼。

这不稀奇,则炎星系和雷王星系不合多年,发展到现在,最开始的矛盾究竟是什么已经无人记得,只有仇恨被一代一代地传下来。萨洛韦动乱后面会有则炎星系的影子绝对不是一件会令人吃惊的事情。

作为一个在校生,安迷修人轻言微,这些事和他的关系也实在不大,顶多是运气不好,正好赶上这次的袭击。

安迷修现在烦恼的,只是怎么把那个拿着都烫手的天盾还给雷狮。

遥遥地站在军部门口,他内心十分纠结,没有虹膜和指纹录入,他连军部大门都走不进去,更别说去见雷狮了。而明天他的假期就要结束,返校之后就更没有机会。

“安迷修?”突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安迷修在郁闷中回过头,看见卡米尔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里?”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照实说,他其实只是在守株待兔……好吧,是守着军部大门等雷狮。虽然这个方法笨一点,但绝对管用,雷狮总不会住在军部吧?

在他沉默的间隙里,卡米尔差不多已经猜出了事情真相,目光在安迷修空无一物的胸前和领口顿了顿后问:“你来找我大哥?”

安迷修连忙点头,顺着卡米尔给的这个台阶下了。

“我大哥没有告诉过你,军部内网已经录入了你的信息,你可以随时进出,只需要向守卫报备一声吗?”卡米尔平静地问。

安迷修一时难以接受这个消息,恍惚地回答,“没有……为什么我……”

“这样吗?”卡米尔点点头,依旧很淡定地说,“那他应该是故意忘记了这回事。”

 

直到被卡米尔领到雷狮面前,安迷修都没能想清楚这件事。他还只是一个在校学生,为什么能够拿到军部的进出准可?是因为雷狮吗?可他们分明是没有可能的。

雷狮刚刚回国,向上级做完报告后暂时清闲下来。接到卡米尔的消息时,他正从训练室里光着脚走出来,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野战裤和黑色的紧身背心,白毛巾挂在脖子上,汗水顺着青筋明显的脖颈往下流,后背湿了一片,纤毫毕现地勾勒出健硕有力的腰背。Alpha的气息像是一潮狂涨的海水,充满了整间更衣室。

安迷修一走进来,就差点被烈酒狂暴的气息给推个跟头,几乎想立刻就打道回府。卡米尔也退一步,同为Alpha,他对雷狮信息素中蕴含的攻击性和威胁更加敏感。

雷狮没有看他们,一言不发地拧开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然后单手将其拦腰握成一团,看也不看地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卡米尔眼神闪烁,沉默地往旁跨了一步,离安迷修稍微远了些,主动解释道:“我在军部门口遇到他。”

“嗯。”

“他想要找你,我只负责带路。”

雷狮擦汗的动作顿了一顿,终于屈尊降贵地投来一个眼神,信息素也随之稍微平和,不再像刚刚那样危险。

“你没有告诉安迷修他拥有进出军部的权限。”卡米尔意味不明地说。

“很显然……”雷狮慢条斯理地开口,声音低沉暗哑,“因为军部不欢迎闲杂人等。”

他回答的是卡米尔,话却显然是说给安迷修听,作为雷狮口中的闲杂人等,安迷修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无辜地看向卡米尔,满脸都写着:说的是我吗?

雷狮瞥他一眼,微微眯起眼睛。

面对着自家大哥很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敌对,卡米尔淡定地再次远离了安迷修一步,压低帽檐,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你放心,我来找你只是为了说两件事,说完我就走。”安迷修突然说道,顿了顿,“现在看来,可能另一件事也不必说了。”

雷狮看向他,歪了下脖子,发出喀拉一声脆响。

安迷修向他摊开右手,手心里正是那枚精致小巧的鹰形天盾,“我来只是为了把这个还给你,它太贵重了,我接受不起。”

雷狮却不接,只对卡米尔说:“你先出去。”

安迷修脑海里瞬间警铃大作,直觉告诉他,他最好和卡米尔一起离开。然而刚刚退了一步,小腿就撞上一个冰冷有力的躯体,他回过头,看见一只黑豹正弓着身体挡在他的身后,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更远处,是卡米尔走得毫不留恋的背影。

“雷狮,你……”安迷修忿忿地看向雷狮,然而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关门的咔哒声。雷狮冲他摇了摇手里的控制器,戏谑地笑了一下。

“你这是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权!”

“是吗?”雷狮耸耸肩,缓缓走近安迷修,语气玩味地说,“等你出去以后,你可以随便向其他人控诉我,就说我是怎样限制了你的……”他加重尾音,“人身自由权。”

安迷修握紧双拳,恨不得一拳砸在雷狮这张俊美的脸上。

“拿着吧。”雷狮压着安迷修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将他摊开的手合成拳,绛紫的眼中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这是给你的补偿。”

安迷修正想挣脱,闻言怔了怔,“补偿?”

“没错,只是补偿。”雷狮点点头,又补充道,“所以你最好不要多想。”

安迷修这次是真迷茫了,“多想什么?”

雷狮神情古怪地看他两眼,嘟囔了句什么,安迷修没有听清,只听他答非所问地道:“这次的xi ji事件已经查清楚了,内部有帝国高层里通外敌,和jing wai 势力联手,你的受伤算是意外,也不算是意外。”然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缓缓松开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得到了自由,却被雷狮话中的含义震到,忘记了自己要离开的初衷,皱着眉头问:“什么意思?”

“在你出现之前,我和Omega的契合度最高只有21.4%。”雷狮语气懒散,“现在却横空出现了一个你,你觉得你会不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

安迷修瞬间明白过来,面色冷凝,站着一动不动。

“你以为为什么那么恰好,就是你回家的那一天,就是你所在的那一节车厢?”雷狮兴味盎然地看着安迷修,“你本来就是他们的目标,只是阴差阳错,恰好被卡米尔给撞上了才功亏一篑,不然……”他微微俯身凑近,灼热的呼吸居高临下地拂在安迷修的耳畔,“你根本没机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所以只要我还活着,你的危险就会一直存在下去。”他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沉默的Omega,“当然,我不认为自己会不死不灭,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在战场上战死。不过在此之前,你可以试着努力活下去。”

“是吗?”沉默良久,安迷修终于开口,他伸手推开雷狮,淡淡地说,“借你吉言,我会努力活下去,不过这件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他一翻手,借机将那枚天盾扣进雷狮手里,转身就走,“拜拜。”

一股巨力突然从身后传来,安迷修被拽了个踉跄,差点向后栽倒,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却未到来,他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安迷修怔了一下,来不及反抗就被一把拽开衣领,几粒扣子瞬间崩开,他在雷狮的臂弯中猛地一弯腰,喉中发出一声闷哼,右边锁骨下随即火烧火燎地灼痛起来。

那枚胸针状的天盾在接触到他的血液的刹那,被瞬间激活!无数细如蛛网的神经线如同尖爪一般,深深刺进他的皮肤中,而后严丝合缝地扣在了安迷修的锁骨之下,仿佛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佩戴方式其实更加保险。”雷狮满意地松开手,舔去了指尖上一道蜿蜒的血痕,Omega香甜的气息像是一道电流,蹿进他的喉咙当中。

“你……!”安迷修捂着锁骨处,当火炙般的疼痛褪去后,他在那里摸到了一个熟悉的金属制品。在这之前的十多天里,他曾经无数次地将它放在手心里把玩,想着要怎么将它还给雷狮,而现在,它深陷在他的皮肉里再难挣脱,像是一枚嵌在他身体里的烙印。

“这是我送给你的东西,作为下级,你没有拒绝的权利。”雷狮一字一顿地说,他满意地看着安迷修锁骨处那枚天盾,意犹未尽地补充道,“忘了告诉你,这东西只能转让一次,而在此之前,它在我的身上,你是它的第二个主人。”

“所以……你现在摘不下来了。”雷狮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靠在墙边揶揄道,“除非它能量严重透支自己碎掉。”

安迷修:“……”

见过强买强卖的,还没见过强买强送的!

他徒劳地收回手,愤怒道:“你懂不懂?!我根本不想把一栋房子戴在身上!”

雷狮被他这个形容逗乐了,嗤地笑了一声,慢悠悠道:“你放心,不是一栋房子。”

安迷修耳朵一竖,难道雷狮给它的这个只是看起来贵,其实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雷狮顿了一下,等安迷修满怀期待地看向他,才缓缓地说:“是两栋房子。”

安迷修:“……”

 

安迷修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似乎中途还不慎撞到了门框,被雷狮给嘲笑了,但是身负两栋房子的感觉让他从身到心都无比的沉重。莫名其妙就背负了一笔巨款,最可恨的是,还花不出去!

走了没有多久,他重新见到了卡米尔,这位一向镇定冷静的中校看到他这幅仿佛惨遭蹂躏的样子也禁不住变了变脸色,冰蓝的眼睛盯着安迷修锁骨下方那个明晃晃的银色雄鹰,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这个果然还是到了你的身上。”

“我也不想要……”安迷修有气无力地说,“都是你那位强盗堂哥硬塞给我的,一千万星河币……把我卖了我都还不起。”

“一千万?”

“嗯?难道不是吗?”安迷修低头又重新算了一遍,帝都两套房子差不多也一千万了,难道还会更贵?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难道是两千万?”

“不。”卡米尔摇摇头,“这个天盾和市面上常见的不一样,等你以后有了属于自己的机甲才能真正发挥它的效力。它能和机甲的精神网直接连通,转化机甲的防御力场为己用,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也能达到50%的转化率,这相当于你随身携带了半台机甲的防御力场。”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从脚底开始寸寸石化了。

“所以……”卡米尔停顿一下,“它的价值是八千万。”

又补充说:“而且整个帝国也只有三枚,有价无市。”

安迷修虚弱地扶着墙,目光放空,喃喃道:“你放心,我会用自己的身体好好保护它的……”

显然他和雷狮说的不是同一种房子。他以为的是帝都100平米左右的高层住宅,而雷狮说的却是位于中心的独栋别墅!

卡米尔闻言摇摇头,只问:“你要和他说两件事,这应该是第一件,第二件你说了吗?”

安迷修沉默一下,“没。”

“需要我代劳吗?”卡米尔又问。

安迷修下意识地摸了摸锁骨处那枚隐隐凸起的天盾,雄鹰雕刻得非常精细,每一丝羽毛都惟妙惟肖,仿佛是一只活物,随时会从他的骨血里振翅而出。

“不用了。”他缓缓摇头,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连一声招呼都来不及打就急匆匆地转身往回跑,“我自己去说!”

他的心跳得未曾如此快过,仿佛也知道自己要去完成一件使命,一鼓一鼓地将热血送进身体内的每一处,冲昏了神智。

“雷狮!”安迷修砰的一下推开门,“我还有事要和你……”

他顿住了,雷狮水淋淋地站在更衣室里,像是刚刚沐浴完毕,湿发信手爬梳到脑后,全身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在门开的刹那,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捞回浴巾,一边重新围在自己腰间,一边阴恻恻地看向安迷修。

“……说。”安迷修木然而执着地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

根据建议,把专属TAG加上了:《天生一对》(雷安)

人家不完全是胸针的!可以扣进身体里,原本戴在雷狮身上,现在给安安了 

评论(154)

热度(7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