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9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发生什么了?!”金也立刻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

“我觉得……”紫堂苍白着脸说,“金你还是不要说话了。”

安迷修却一言不发,脸色有些难看。

在他们的头顶上,列车广播在短暂的骚动后,大声地响起:

“各位乘客请不要慌张!经过检测,刚才是顶部的防御对冲装置意外爆炸,列车已开启紧急制动系统,除了九号车厢的乘客外,请其他人不要离开座位,系好安全带以防受伤!九号车厢的乘客请有序前往十号车厢和八号车厢,远离爆炸地点,等待安保人员的处理。”

在紧急制动系统的强大动力下,整列长达几千米的悬浮列车被强制停在方向难辨的天际,震动停止了,骚乱却仍在继续,之前的轨道已经被撞散,难以寻觅痕迹。整座列车如同一条在丛林中迷路的长蛇,无可奈何地被困在平流层中。

透明的车窗外,厚重的云层瞬间被无形的压力全部冲开,如同一面巨大的白色浪花,向着两侧翻滚冲去,天空明净的蓝色毫不保留地透入每个人的眼底。在雷王星系的首都焱风星很少能看到这么干净明朗的天空,在大多数时候,它都被棉絮一样的沉厚云层密密覆盖着,经年不见阳光,但现在却无人有心情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晴天。

九号车厢就在他们所在车厢的前方,隐隐的哭叫声和安保人员的维序声在人群的议论中断断续续地传过来。

雷王星系严谨的秩序此刻就显露端倪,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人群也没有发生慌乱,都紧张地待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救援,有母亲在孩子发出第一声哭叫的时候就将孩子抱进怀里小声安慰。

 

“真的只是意外吗?”紫堂脸色发白,紧紧地抓着扶手,小声说,“三号线是前两年才建好的新磁力线,按理说是不会发生这种意外的。”

“很难说。”安迷修抿了抿唇,低声说。他望着事发处,眉头微蹙,虽然广播已经解释过这只是一场意外,但他内心却仍旧难以平复,这次意外来的实在蹊跷。

“我也这么觉得。”金苦恼地说,“帝都都多少年没发生过这种意外了……”

他的话尚未说完,“咚”的一声!列车突然剧烈地震颤一下,钢筋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刺耳吱呀声,就像是有什么从天而降。在重压下,车灯疯狂地闪烁了几下就突然在头顶炸开,伴随着飞溅的碎片,人群爆发出惊恐的尖叫,齐齐望向车顶处——

那里深深地凹陷了一块,钢筋虬曲纠结,映着不停闪烁的警报红光,仿佛一张扭曲的恶欲之脸。

金也怔怔地抬头,脸上的表情极其茫然,“……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没人注意到他的自我检讨,在极其异样的一瞬间沉寂后,人群如同炸了锅的游鱼,狼狈地向着其他车厢冲去。九号车厢的避难者中,有人发出了崩溃的哭喊声,瞬间就被撞倒在地。

“紫堂!呼叫警卫部!”安迷修瞳孔骤缩,而后猛然脱下外衣,逆着人群踩在座椅上,连跑带挑地冲向了凹陷处,大声地挥散人群,“快离开这节车厢!快离开!!”

紫堂也面色发白,立刻抬起手接通了个人终端,“圣耀军校战斗指挥系一年级生紫堂幻,申请接通帝都警卫部!A级情况报告说明!这里是焱风星悬浮列车三号线!编号ND847943!编号ND847943!这里出现了……”他的声音颤了一颤,瞬间淹没在可怖的切割声中,一只闪烁着冷厉光芒的巨大尖刀,如同剖开一只蚌壳般,带着尖锐的震颤声割进了柔软的内部,车厢被斩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无比坚硬的融合金属在这把尖刀的面前,就像是一张白纸一般,被轻而易举地剖开了。

“……战斗机甲。”在终端失去信号的沙沙声中,紫堂喃喃地说完后两个字。

“焱风星的大家,你们好。”一个陌生的男声在车顶上方响起,“初次见面,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这个即兴节目,如果不慎因此死去的话,不要怪罪别人,要怪就去怪……”

声音突然消失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把可怖的尖刀。它从裂缝中缓缓抽出,在车顶上方拉出一道刺耳的拖拉声。

“……你们的军部吧!”神经质的男声再次响起,与此同时,风声被爆裂的破开!

尖刀再次出现,而这一次,刀刃之下不再幸运的空无一物。

凄寒的杀意与凌厉的风声一同灌入耳道,安迷修不退反进,小腿绷直,身体像是一支离弦的利箭,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尖刀落下之处。

这一瞬间他所显露出来的爆发力就算是Alpha也难以企及,原本透亮的碧色瞳孔被忽明忽暗的光芒映照成一片混沌的暗绿色,深深地倒映出刀尖下,那个只有七八岁的Beta女孩稚嫩的身影。

五米、四米、两米。

所有的鲜血都往头顶冲去,脑海里一片模糊不清的杂音,在尖刀落下的刹那,安迷修一把抱起惊恐的女孩就地一滚——

“安哥——!!”

在最后的最后,他只听见金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接着小腹一痛昏死过去。

 

“……焱风星时区九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半,悬浮列车三号线发生恐怖xi ji事件,造成至少70人轻伤,2人重伤,目前所有伤者已经入院治疗,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萨洛韦流亡政府军宣称对9·30恐袭事件负责,政府军首领维特卡曼称,所有的一切全是雷王星系咎由自取……”

“帝都百年不遇的羞辱,有重兵守卫的焱风星竟然被悄悄入侵!交通部和警卫部将于三日后,向全体公民进行致歉……”

在事件发生后,外界闹得人仰马翻,甚至牵扯到了国会内部,但这一切都和安迷修没有关系了。

作为救人的代价,他在腹部被直接贯穿,据金的事后描述,他差点被直接切成两半——如果不是千钧一发之际,雷狮的堂弟卡米尔紧急来援的话。

安迷修被救出后就直接送进了急救室,之后又在重症病房动弹不得地躺了三天,等移到普通病房,他才见到自己这位救命恩人。

然而面对他的道谢,卡米尔只不冷不热地道:“不用谢,毕竟你要是死了,我大哥很可能会孤老终身。”

安迷修:“……”

“所以你应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我大哥。”卡米尔面无表情地说,一句话说得毫无波澜起伏,像个机器人,“另外,你还应该感谢你的两位同学对你做了紧急处理,不然在我达到之前,你会先流血而亡。”

安迷修:“……谢谢您的建议。”

卡米尔顿了顿,“不用谢。”

其实他比安迷修还大四岁,但长着一张稚嫩的脸,身高又相仿,看起来像是和安迷修同龄。

“你要不要和我大哥通个话?他有问过这边的情况,而且追根溯源,这件事和他也脱不开干系。”卡米尔诚挚地建议道。

安迷修抽抽嘴角,“不、不用了,我想雷狮少将可能并不关心我的死活。”

卡米尔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其实……”

他的话没有说完,门就被人推开,一个金灿灿的脑海从门缝中探出来。卡米尔和安迷修同时侧头,只看见金眨着一双湛蓝的眼睛,倍感意外地看着他们。

“原来卡米尔中校也在,我们需要回避吗?”他说着回了下头,大概是紫堂在后面说了什么。

“不必。”卡米尔淡淡地说,“我在军部还有事要处理。”

他戴好军帽,整理了一下本就毫无皱褶的衣襟和下摆,拿起手套,临走前向安迷修礼貌地略一点头,往他床头放了一枚纽扣大小的胸针。

“这是……?”安迷修看了一眼问。

胸针通体银色,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雕刻得栩栩如生,鹰眼处点了两粒小小的绿宝石,低调而精致,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便携式防御力场。”卡米尔解释道,“里面储存了100石能量,像这次事件的攻击强度,它起码可以抵挡三次。”

安迷修怔了怔,还未来得及还回去,卡米尔就已经转身,最后淡淡地留下一句。

“我大哥送你的。”

防御力场本来只用在机甲中,后来因为效果突出,才研发出这种便携式防御力场,简称天盾。虽然能量存储远远不如机甲中的配置,但由于其形式多样,便于携带,防御效果优秀,很受上层名流的喜爱。

据安迷修所知,一枚30石的最普通的圆形天盾的销售价格就高达一百万星河币,而且每年的出售数量还有一定限制,被人戏称为戴在身上的豪车,更不用提这种工艺精致,储存能量还达到100石的定制天盾了,它的价格安迷修连想都不敢想。

这简直就是把一栋房子戴在了身上!

这一瞬间,安迷修连头皮都是麻的,这种有价无市的东西随随便便就送人,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雷狮这种堪称荒唐的行为。

他正想着要怎么把它还给雷狮,一抬头就看到金和紫堂幻两个人目光熠熠地盯着他,眼睛中写满了一模一样的好奇和威胁。

“你和雷狮少将是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要送你东西?”

两个人同时问道。

安迷修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努力镇定道:“我警告你们,我现在可是伤号……”

“不要打岔,从实招来!”金和紫堂同时前倾,异口同声地说道。

 


评论(128)

热度(5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