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奶糖—新文开更,争取早日写完。

【雷安ABO】天生一对 7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5 6





7.

 

作为星际交战间最重要的作战武器之一,机甲和主人的联系不可谓不严密,尤其是B级以上的机甲使用的基因锁都高达三十二重,基本断绝了被人强行夺取的可能。

除了主人之外的其他人想要唤醒机甲,要么拥有权限,要么被主人准许,要么精神力超过原主两倍,通过精神攻击直接夺取。最后一种基本上很少出现。能架势B级以上机甲的精神力大多远高于常人,起码在160以上,而且要意志力坚定,否则很容易受到精神损伤。

最近出现的一次是在几个月之前的一场边境突袭战上,而主角就是雷狮本人,因此他很清楚,雷谴被唤醒绝不是自己对机甲的控制权被安迷修夺取。但同样的,安迷修也未获得他的准许,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原因——

他的精神体进入雷谴和驱动融合后,在安迷修走入防御力场的那一刻,自主地给予了他使用雷谴的权限,甚至没有过问他这个主人的意愿。

不,不对!雷狮眉头微蹙,是他的潜意识直接接纳了他!

这个念头仿佛一道惊雷,在他的脑海里轰然炸响,让他的整个世界都翻天覆地地动摇了。他看着安迷修的背影,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不知所措。

就像是验证雷狮的猜想并非无中生有,他的心脏突然重重地跳动一下,那种感觉很微妙,就像是在灵魂的完整之外变得更加圆满,曾经以为完美无缺的一处缺陷被严丝合缝地弥补完善了。

——精神共鸣!

即便是从未接触过,只是在课本上读到过这种奇妙的感受,雷狮也在事情发生的第一秒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攥住安迷修的手腕,当机立断地将他从沉迷中唤醒过来。

低他大半个头的Omega迷茫地睁开眼睛,抬头望着他,声音轻喃犹如梦呓,显然他尚未从那种玄妙的感觉中回过神来,“我好像……看到了一片海洋。”

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雷狮就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复杂难言的神色,然而在他的面前,只有一双犹如水洗的碧色双眼,在对视的刹那,他下意识地别开了目光。

他实在没有想到,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谴,就能和他的精神体产生共鸣,而且直接深入到了他的精神图景!

更可恶的是,眼前这个Omega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他是凭借直觉,自然而然地进行了这一切。

雷狮回头望了一眼,见所有人都怔怔地望着他们,便开口解释了一句:“不要未经主人允许就走近他人的机甲,很容易受到防御力场的攻击,受到终身难愈的精神损伤。”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阴翳地扫过全场,“我不是在恐吓你们,精神损伤比起身体损伤更难治愈。”

他重新盯住安迷修,一字一顿地说:“这就是我教给你们的第一课,现在,站回到分配给你们的机甲身旁,在三分钟之内完成精神链接。”

雷狮冷厉的目光让安迷修渐渐清醒,他微微蹙起眉头,试图抽出自己的手,雷狮力气很大,他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咯吱作响的声音。

“可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受到雷谴防御力场的攻击。”安迷修抿了抿唇,他预习过后面的课程,现在再回想起那种感觉,一个想法愈发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刚才那更像是精神共……”

“听过你入学考试的笔试成绩是692?”雷狮突然说,打断了安迷修未完的话。

“啊?”安迷修一愣,随即点头道,“是。”

“那你难道不知道,作为军人的第一要义就是服从命令?”雷狮冷声说,同时缓缓松开自己的手。

“……可是雷谴不是我的机甲,我无法完成精神链接。”

“那就站到一边去。”雷狮瞥了一眼安迷修手腕上的红痕,又淡淡地移开目光,手指不自觉抽搐了一下,“下次没有我的准许,不准再随便靠近它。”

在沉默中,安迷修忿忿地退开一步,目光犹如实质地钉在雷狮的背上,如果目光也能实体化,那么雷狮八成已经被捅了个对穿。

其实他还有很多疑问没有得到答案,但雷狮显然已不打算和他多说哪怕一句废话了。

“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转身的时候,雷狮听到安迷修自言自语地悄声吐槽。

“既然你都知道我就是个常年匹配Omega不成功脾气也不好很可能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Alpha了,难道还不知道我是教科书一般的阴晴不定?”雷狮头也没回地说,直接将旁人背后对他的闲言碎语抖落出来。

“……”

于是直到雷狮完成精神链接,一同进入2S级机甲雷谴,再到雷狮通过公频完成下一步课程安排,安迷修都没再开口说一个字。

 

成功链接机甲之后,场地立刻转换,实战演习真正开始。第一堂课自然不会出现对战环节,至多是熟悉如何操作机甲,掌握速度比较快的,会遇到一些简单的障碍躲避和短距离追逃。

雷谴的驾驶舱本就是双位,只是直到今天,另一个空位才有人落座。安迷修面无表情地坐在雷狮旁边,副驾保护机制已经自我启动,将他严严实实地束缚在座位上。三代生物机甲已经取消了所有的手动操作,只需要精神指令,因此他连动手都不需要,而在未能取得精神链接的情况下,显然他连脑子也不必动了,只需要活动活动眼睛盯着眼前的屏幕观看外界环境就够了。

安迷修忍不住怀疑雷狮是不是故意的,当初故意选他就为了让他坐在这里,看得见却摸不着,这简直就像是在一个老饕面前放一桌大餐,却只让他闻闻味道一样可恶!

眼看着同学们已经按捺不住地试着操纵机甲,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又看了雷狮一眼,然而Alpha视若无睹,只是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安迷修幽幽地开口道:“我已经向你道过谦了,也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能不能别再拿那句话挤兑我了……”

雷狮一怔,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在旁人面前肆无忌惮地发起了呆,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沉郁,这要是在战场上,足够他死上千八百次了。

安迷修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仍旧难以介怀,语气低落地继续说:“丹尼尔校长说了,你这点起码的风度还是有的,他该不是在骗我吧……”

如果人像是精神体一样有兽耳和兽尾,那雷狮觉得眼前Omega的耳朵和尾巴一定都耷拉在了地上,他的沮丧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都不遮掩。

之前的困扰、疑惑、迁怒、沉郁……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雷狮迅速地投入到戏弄安迷修的乐趣当中,戏谑地问:“你觉得的呢?”

安迷修不抱希望地看他一眼,“我觉得丹尼尔校长只是在安慰我。”

“为什么这么说?”雷狮好奇地问,“你不是很希望驾驶雷谴吗?”

这一刻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好像触及到一丝极其陌生的情绪,然而那一丝情绪隐藏得太深,尚且来不及捕捉就消失在他的思维深处,让他在电光石火之间只觉得毫无缘由地心惊了一瞬。

“你管这个叫驾驶?!”安迷修猛地拔高声音,“你怎么不管它叫3D电影呢?!”

雷狮:“……”

如果说刚才雷狮还有意要将那一丝异样挖掘出来的话,那现在的他彻底没有这个念头了,他忍住笑意,嘴角不自然地抽搐。

“……想笑就笑吧。”安迷修灰心丧气地说,每一根发丝都透着沮丧,“好吧,我承认你赢了,你这一招真是太狠了,你还不如让我自己玩去呢,起码不用坐在这里干瞪眼。”

“那如果我把权限放给你呢?”雷狮清咳一声,突然说。

安迷修瞬间浑身僵硬了。雷狮看着他一点一点地转过头,就像是电影的慢动作一般,脖颈几乎戏剧化地发出咔咔的响声。

“你说什么?”

“我说——”雷狮一字一顿地重复道,“那如果我把权限放给你呢?”

叮的一下,雷狮觉得Omega的眼睛瞬间亮了。

“丹尼尔校长说的没错,雷狮少将果然很有风度!”安迷修特别识时务地说,要不是安全栓非常牢固,他几乎就要从驾驶座上蹦起来了,“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有不长眼的Omega看上你的!”

“……感觉这并不是夸人的话。”

“管它呢!”安迷修焦急地说,一反刚才差点就要蹲在地上画圈圈的颓丧,“你什么时候把权限放开给我?!”

“……”雷狮无语地看他一眼,向雷谴发送指令,将控制权让渡给安迷修,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三代生物机甲行随意动,在进行指令下达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专注,否则程序分析混乱,很容易导致行为失序。”

这句话雷狮直接说在了公频中,这是新手很容易犯下的错误,那些在原地打转行为混乱的,大多是在下达指令的时候不够专注,错误附加了其他思维,而在科技高度发到的现今,仅仅是一个错误指令就足够将自己埋葬在炮火当中。

作为新手,即使犯下这种错误并不可笑,毕竟保持专注说起来容易,要做起来却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安迷修没有,在他的控制之下,雷谴很顺利地就跨越了眼前的障碍,甚至是对新手而言想对较难的蛇形弯道也没有丝毫迟滞,他的微操精准得就像他是这台机甲天生的主人。

雷狮侧头望着他,Omega神情极其严肃,幽幽的蓝光照在他光洁的脸上,勾勒出他英挺俊秀的五官,目光专注得犹如尖刀。

——他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战斗的天赋从一开始就流淌在他的血液中,只等待一个被唤醒的机会。

雷狮收回目光,内心有些遗憾:可惜了,他是一个Omega,如果安迷修是一个Alpha,那么他将会是一个极其强劲的对手。

与此同时,另一个疑问在他的心里不断起伏,最终变得难以忽视。

安迷修的确是天赋异禀,但也不能忽视其中的另一个因素——雷谴和过于他默契的配合。

雷谴是他的机甲,至今已经陪伴了他整整十二年,从曾经的第一代生物机甲更新改装到现在的第三代,从一台A级机甲晋升到2S级,他了解它究竟有多难缠,除了雷狮,它几乎不听从任何人的操控,就算是雷狮主动放开权限,他人一时也难以磨合。

然而安迷修却轻轻松松地被雷谴接纳了。

雷狮单手支颚,眼睛半闭着,另一手轻轻抚摸光滑冰冷的机械扶手,声音在机甲内部的意识深处轻轻地响起,比起在质问机甲,更像是在质问自己。

——为什么接受他?

——为什么服从他?

——为什么……


评论(186)

热度(6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