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4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4.

 

下午三点零七分。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坐在雅间里,窗外是一片人造风景,用四维影像投射出来,阳光明媚,流水湍湍,甚至有清脆的鸟鸣声和柔软的风透过窗子钻进屋内。复古的木质小茶桌,桌上是一杯咖啡和几碟小点心,散发着香浓的甜美气息。

一切都很美好,但只建立在另一位客人没有迟到的前提下。

在临近三点的时候,安迷修就依依不舍地挥别黑猫,走进了餐厅。服务人员素养非常之高,在他出示了请柬之后,对他过于休闲而平民的装扮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微笑着将他领到了雅间,并附赠了一份下午茶。

然而……

安迷修低头看了一眼终端,距离约定的时间,雷狮已经迟到了七分二十一秒,帝国圣耀军校以守时、严谨而著称,作为其中的优秀毕业生,雷狮显而易见是不合格的。在初次见面就失约,这实在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当然还另有一种情况,是雷狮故意为之。

安迷修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雷狮虽然狂妄,但作为一个军人,安迷修承认他的出众,迟到这种事实在不像是雷狮的作风。这只能说明,丹尼尔校长所言非虚,雷狮并不期待对他这位Omega的出现,甚至有些反感。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安迷修才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静静地等到了现在。

 

三点十五分,安迷修在不满中,终于等来了推拉门再一次被轻轻开启。

一个高大俊美的年轻Alpha出现在门口,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军装,帽檐下是一双锋利又深邃的绛紫双眸,五官深刻得犹如雕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表情在帽檐投下的阴影中显得模糊不清,只有唇边那一抹轻微的深冷笑意清晰无比,令人不寒而栗。

有那么一瞬间,安迷修背后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不自觉地挺起背脊,Alpha强悍的气息让他胸腔里的空气好像一瞬间被抽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雷狮。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努力保持着镇定和男人对视。

其实雷狮并未刻意用自己的信息素来对他进行压制,但他从战场上带下来的那种肃杀和冷冽,还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恐惧。

雷狮太过于危险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

这情况非常古怪,一个气势悍然的Alpha,一个针锋相对的Omega,还有一个茫然不知所措的Beta——侍应生站在雷狮背后,觉得手都在发抖,Alpha天生的威慑力让他恐惧难安。

半晌,雷狮终于收回目光,走了进去。他脱下手上的白手套,头也不回地扔给侍应生,漫不经心道:“下去吧。”

“是。”侍应生下意识地低头,捧着手套离开,走出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自己忘记了招待客人,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下,门已经被紧紧关上了。

雷狮信步走到安迷修对面坐下,摘下军帽放在手边,十指交叉望着安迷修。

那眼神太过奇怪,仿佛在看待一只有趣的猎物,安迷修不自在地动了动,首先打招呼道:“您好,我是安迷修。”

雷狮仍旧只是望着他,直到安迷修如坐针毡地僵住了微笑,才缓缓道:“你好,我就是那个常年匹配Omega不成功脾气也不好很可能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雷狮。”

安迷修:“……”

 

雷狮好整以暇地微笑,看着安迷修目瞪口呆地僵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面这个刚刚还不闪不避地敢于和他对视的Omega露出心虚又茫然的表情,雷狮心里竟然非常开心,好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发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总想要恶趣味地拨弄拨弄。

“我说的有那么不对吗?”他故意问。

“不不不……”安迷修结结巴巴地说,内心简直无言以对。

比在背后说人坏话还被当场抓住更尴尬的是什么?是被说坏话的对象微笑着给他重复了一遍。

上天作证,安迷修真的没有背后说人坏话这种坏习惯,只是偶尔说一次就被当场抓包,实在是运气太好了。可是那时候明明还不到三点,雷狮怎么会知道呢?

迎着安迷修怀疑的目光,雷狮非常坦然。他会说自己因为军部有事不能及时到达,所以安排了精神体提前去会面安迷修吗?——虽然后面发生的事情实在出乎雷狮的预料,本来的目的也因此未能达成。

——当然不会。

现在就让安迷修知道他的精神能够凝练成实体,以后不就没得玩了吗?

雷狮清咳两声,故意忽视了安迷修疑惑的目光,主动解释道:“军部有些事没能走开,希望你不要见怪。”

“没关系,我也刚到没多久。”安迷修连忙说,有了之前的那个小插曲,他的气焰瞬间变得低落。而且……安迷修偷偷看了一眼雷狮,Alpha并不如传言中的那么难以相处,他的脸上甚至带着微笑。

难道真的是他先入为主了?安迷修有些自责。今天才是他第一次面对面接触雷狮,也许他也陷入了太过主观的误区,只凭借媒体上的只言片语地提前判了一个人的罪,其实他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了解雷狮。

安迷修正自责着,突然就听见雷狮说:“那就好,毕竟我脾气不好。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很可能会生气。”

安迷修:“……”

他惊愕地抬起头,试图从男人脸上找出一丝说笑的痕迹,却发现他的表情十分严肃,甚至带着点威胁。

这什么人啊!安迷修忿忿地想,十足十的Alpha沙文主义,活该打一辈子光棍!

殊不知雷狮心里快要笑疯了。

他今天来这里,其实为了和这个Omega达成交易。他从未想过要结婚,更别提和一个Omega共渡一生,军部里遗憾不已或是暗自嘲讽的事情,他其实根本就漠不关心。

然而没想到这个Omega这么有趣,让他忍不住就想要玩一玩。

 

安迷修屏住怒气,就算是再傻,他也能看出来雷狮在拿他寻开心。

“少将阁下,”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其实是相亲。”雷狮突然打断他。

“是这样没错,但是……”

“所以你可以叫我雷狮。”雷狮再次打断他,似笑非笑地曲起食指敲了敲桌子,“干嘛这么生疏?”

“不是,是这样的,少将阁下,我……”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雷狮再次抢白。

如果这时候再看不出来雷狮是故意的,那安迷修这十几年也算是白活了,他忿忿地看着雷狮,努力遏制住怒气,“请讲。”

“其实我没有过结婚的打算。”雷狮玩够了,就正色起来,坐直身体看向安迷修,漠不关心地说,“我不在乎你的想法,接下来的事情,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听明白了?”

听到雷狮这样说,安迷修心里一阵轻松,随即而来的就是汹涌的怒火,雷狮的态度过于高高在上,让人实在是不爽。

“那太巧了,”他冷冷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嗯?”雷狮一顿,微微眯起眼睛。

这个Omega这么识时务,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听到这句话,心里却首先被怒火充盈了,有种到嘴的肉却自己滚走了的感觉。

“怎么说?”

安迷修板着脸,“您不是不在乎我的想法吗?”

“开个玩笑而已,”雷狮不要脸地回答,“你现在可以发表自己的见解了。”

安迷修:“……”

这个雷狮和他在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真该让所有被他外表蒙蔽了的Omega看看他这个样子,保管掉粉掉到海沟里!

安迷修静静地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直视着雷狮,一口气说道:“你狂妄自大、蛮不讲理、霸道专横、缺乏同情心和同理心,还没有风度,没有礼貌,更没有对人的和善之心,就算全天下的Alpha都死绝了我也不会接受你,到现在我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你就是一个常年匹配Omega不成功脾气也不好很可能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Alpha!”

一阵可怕的沉默。

安迷修紧张地绷直了身体,决定如果雷狮发怒,就立刻跳起来夺门而逃。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雷狮居然笑了起来。

不是冷笑,他单手握拳抵着额头,肩膀因为笑意而微微颤抖,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愉快地笑了。

安迷修眨眨眼,迷茫地愣在原地,被事情的发展震住了。

“你很讨厌我?”雷狮带着笑意问。

“额……”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说“是”会不会有点讨打?

“那真是太好了。”雷狮轻叹着说,目光放肆地打量着安迷修。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那一段话虽然非常无礼,但雷狮显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的意思。其实安迷修也有些后悔,雷狮不管怎么样也都还是他的上级,对着长官的私人问题大肆评判实在太逾矩了。

“如果没有我的插手,在军部的主导下,你嫁给我是无人能改的事实。”雷狮缓缓地说,“可是你把我惹毛了。”

安迷修:“……”

“如果我坐视不管,你猜你在几天内就会被军部打包送到我怀里?”

安迷修:“……我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雷狮怜悯地看着他,“你大概还不知道军部已经向国会递交了修改《婚姻法》有关细则的申请,你觉得这个申请会不会通过?”

安迷修浑身僵硬,垂死挣扎地说:“可是你不是说……”

“这个啊。”雷狮饶有趣味地看着安迷修,恶劣地说,“我改变主意了,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养得起。”

安迷修:“……”

“怎么样,改变主意了吗?你现在讨好我还来得及。”

安迷修:“…………”

“想打我?”雷狮挑挑眉,“真可惜,我一只手就能弄死你。”

他看着眼前委屈得不行还努力保持着镇定的Omega,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雷狮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恶趣味是从何而来,也许是这个不知死活地试图挑衅他的Omega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他会怎么做呢?

雷狮从容不迫地靠在椅背里,等着安迷修的反应。

是继续不要命地和他对着干,还是识时务地向他求和?

然而Oemga却只是站起来,向他行了一个漂亮端正的军礼,认真地说:“我向自己之前的行为道歉,我不该在背后说你坏话,也不该以下犯上对你无礼,作为一名军校生,也作为你的下级,这是我的错误,我为此向你道歉。”

雷狮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这是打算求和了?他清清嗓子,还没来及开口,就听见安迷修继续说:

“但是我不会改变我的看法,你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你就是一个狂妄自大、蛮不讲理、霸道专横、缺乏同情心和同理心,没有风度,没有礼貌,也没有对人的和善之心,很可能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Alpha!”

雷狮:“……”

“这就是我想要说的。”安迷修顿了顿,“我想要的,我会自己去努力争取,至于少将阁下准备做什么,就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请您随意。”

“今天的谈话虽然很不愉快,但还是感谢您在百忙之中与我见面。我先走一步,下次……不,我们不会再见了。”

他说完就拉开门走了出去,一次也没有回头。


评论(152)

热度(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