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牛奶糖—三次元忙,大概消失到六月

【雷安ABO】天生一对 3

*星际ABO,Alpha少将雷XOmega军校生安

*先婚后爱,有年龄操作,化用了少量哨向元素

*目录:1 2





3.

 

这一刻,安迷修风中凌乱了。

正常的情况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由校长温和地问他对雷狮少将看法,是否愿意和他结为伴侣等等,然后再由他坚决且义正言辞地拒绝,并且提出在三个月内寻找到让军部信服的Alpha伴侣,于是校长无奈地答应他这个血泪交织的请求,他由此暂时逃脱“危险”。

为什么会一上来就是一句“为了帝国的未来,请你和这个Alpha结婚”?这么个大帽子扣下来,他真的有点承受不住啊!

大概是安迷修的表情太过茫然,丹尼尔轻轻叹了一口气后,主动解释道:“现在外界都在传言雷狮——”他点点资料上雷狮的脸,“这位军部新贵一辈子都可能找不到契合的Omega,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安迷修点点头,努力镇定下来,丹尼尔校长肯和他交谈,就说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我认为这是夸大其词。”

“怎么说?”

“雷狮少将和Omega的普遍契合度确实低,但那是只限制在军部和军校范围内的基础上,如果放开限制,在整个星系内进行筛选,未必找不到能够匹配的Omega,只是军部看重他,想要精益求精而已。”安迷修顿了顿,继续道,“更何况他今年才25岁,还非常年轻,现在有我出现,再过两年,也许就还会有其他的Omega出现,是军部太操之过急了。”

丹尼尔沉默地看着他,那目光极富力度,让安迷修不由得心里一沉。

他说错了?不可能。安迷修暗自摇头,他说得全都是实话,像雷狮这种级别的人物,他们的Omega注定不会在平凡人中寻找,如果无法适应机甲的高强度运作,契合度再高也只是鸡肋。

“不,你错了。”良久,丹尼尔才缓缓摇头,他深深地看着安迷修,沉声道,“只有你。”

安迷修一怔,“什么?”

“我说,只有你。”

安迷修试图笑一笑,但几次牵起嘴角都以失败告终,“您的意思是说……”

“我看过你的成绩单,你是个优秀的学生,所以我想这句话你应该可以理解。”丹尼尔微微叹息着说,“就是你想的那样,军部早已放开权限,在整个星系内为雷狮寻找可以匹配的Omega,但整整三年,全部以失败告终。”

安迷修不自觉地握紧双拳,连手指的痉挛都无暇注意,冷汗慢慢地浸湿他的后背。他设想过无数可能,唯独没想到,他很可能不是少数,而是那个唯一。

绝无仅有的唯一!

“在你出现之前,能够和他匹配的Omega契合度最高只有21.4%,甚至连外界传言的30%都没有达到,这在军部高层是不公开的秘密。”

“怎、怎么可能?”安迷修惊愕地睁大双眼,“整个星系有几百亿人口,就算是数量较少的Omega也足有八百多万!最高契合度怎么可能只有21.4%?!”

丹尼尔摇摇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双人机甲出现之前,也没有人会想到,身体相对孱弱的Omega也能像Alpha一样走上战场。”

“安迷修,雷狮就是那个万中无一的特例。”丹尼尔说着,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丝不忍,“而你,却是雷狮的万中无一。”

安迷修心中剧震,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之前准备的说辞全部烂在肚子里。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无论你是什么出身,什么年龄,军部和雷家都绝对不会放过你,他们太需要一个Omega来证明雷狮也可以是和人匹配的,否则这颗军部新星就会在未来变成一块令人惋惜的鸡肋,他永远也无法架势双人机甲,甚至于,他不会拥有自己的Omega,终身被易感期和信息素所困扰。”

安迷修背脊挺得笔直,僵硬地坐着,放在膝盖上紧握着的双拳手背青筋毕露。丹尼尔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Omega,眼中闪过一丝惋惜。

毫无疑问,他是个优秀的Omega,在未来也会是战斗辅助系一名优秀的学生,但他命中注定一定会嫁给雷狮……想到这里,丹尼尔眼神一冷,就算那个狂妄傲慢的Alpha其实从未想过要拥有一名Omega,他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我明白了。”年轻的Omega抿紧双唇,碧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坚毅和镇定,在阳光下好像会闪闪发光一样。

他明明只是个刚刚成年的Omega,身上却总有种一往无前的将领风范,大战在前也临危不惧,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将他打垮。

“但是我仍旧不会和雷狮结婚。”

“为什么?”丹尼尔一皱眉,他以为自己刚才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无论使用什么样的办法,军部都会强迫安迷修和雷狮结婚,除非……

除非雷狮自己拒不接受。

丹尼尔心一跳,突然意识到其实在这件事中,还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说实话,他也不想将这么一位优秀的学生送给雷狮那个金玉其外的狂徒,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所谓的契合度只是系统对基因的检测而已,却完全没有考虑到他们彼此的性格。

就在丹尼尔愣神的瞬间,安迷修已经站了起来,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他深吸一口气,随即站直身体,理直气壮地说:“我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丹尼尔:“……”

“帝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规定,Omega结婚年龄不得早于二十岁!”安迷修表情严肃,像是背诵课文一样地说。

 

安迷修和金两个人垂头丧气地走在路上。

他们两个虽有缘,却没好运气分在同一个寝室,只好在宿舍大门前分别。临分别前,金总算从郁闷中缓过神来,拍拍安迷修的肩膀,安慰他说:“就算现在没有,也不代表以后就没有,别放弃,我们一起加油,总会找到自己契合的Alpha的!”

安迷修看着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金没有找到可以匹配的Alpha,但他却不是,他另有烦恼。

“金,其实我……”

“什么?”金眨眨眼。

“没什么,”安迷修顿了一下,摇摇头,“早点休息吧,明天就正式上课了。”

在离开前,丹尼尔严肃地要求他,对这件事必须保密。无论是雷狮那骇人听闻的低契合度,还是他的命定Alpha就是雷狮这回事。

其实就算丹尼尔不强调,安迷修也不会四处宣扬,他巴不得和雷狮毫无关系。唯一值得开心的,是丹尼尔给他打了一剂定心针:雷狮其实也不期望他这个Omega的出现。

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他想办法让雷狮主动推拒这桩婚事。

听到这句话,安迷修就心里一松,既然双方都不想因为这倒霉的“99.2%”而绑在一起,那事情就好办多了。而且听丹尼尔的意思,雷狮对他的存在根本就漠不关心。

 

安迷修没能开心太久。

直白地说,他只度过了一个相对轻松的晚上。

战斗辅助系今年招了十一个班,他在三班,金却在七班,相隔很远。入学第一天,课程还没怎么开始,不算辛苦,他下了课就准备去找金,结果在半路上又被终端一个紧急连环Call给叫到了校长办公室。

再次站在丹尼尔面前,安迷修已经麻木了。

“下午的课不要上了,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丹尼尔开门见山地说。

安迷修静静地等他的后话。

“雷狮要见你。”

“……你不是说,雷狮其实根本就不想要Omega吗?”

“没错,”丹尼尔镇定地说,“所以带好防身工具,他没准是想要干掉你。”

安迷修:“……”

丹尼尔:“放轻松点,我开玩笑的。”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好不好!

安迷修郁闷地垂下头,现在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雷狮订的地点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餐厅,量少,菜贵,最重要的是人少。

而且这又是星期二的下午,想必人更是稀少,想到丹尼尔的玩笑,安迷修都禁不住悚然了,雷狮不会是真的想要杀他灭口吧?

坐在悬浮列车里,安迷修被自己给逗笑了,就算雷狮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会随意杀害帝国公民,他真是惊慌过头了。

丹尼尔给他请了一下午的假,安迷修想着左右无事,干脆就直接去了,结果到的过于早,距离约定时间足足早了半个小时。

安迷修背着包,很没有形象地蹲在餐厅门口不远处的台阶上。真不愧是闻名遐迩的又贵又难吃的约会圣地,就算是有闲杂人等蹲在门口,也没有服务生来驱赶。

不过安迷修必须声明一点,他不是自己想要蹲在这里的,他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等待雷狮,全是因为一只猫。

一只紫瞳的黑猫。

安迷修远远地走过来,就看见它蹲在银白的台阶上,姿态高贵而优雅,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地面,雪白的前脚掌矜持地并排放着,头颅微微昂起,看起来非常傲慢,很不好相处。

但架不住它长得好看!

进入新纪元后,由于宇宙尘埃对皮毛动物的侵蚀,宠物这种曾经家家户户都可以拥有的东西就成为了奢侈品,普通人根本买不起也供养不起宠物,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品种。

安迷修爱不释手地蹲在它的面前,和黑猫对视。

要是也能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宠物就好了,安迷修一边遗憾着,一边蠢蠢欲动地想要去摸摸它。然而这只黑猫表里如一地不好相处,明明只是一只猫,安迷修却不知为何从它的眼睛里看出了审视,狐疑,还有一丝饶有兴味。

也许只是错觉吧?

安迷修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黑猫油光水滑的皮毛,连一根毛都还没摸到,黑猫眼中就无比鲜明地露出威胁,摆明写着:你敢上手试试?

“这谁家养的猫啊?”安迷修收回手,郁闷地嘟囔,“脾气真不好,一看就不乖!”

黑猫不屑地看他一眼,甩了甩尾巴。

对着一只只能看不能摸的名种猫,安迷修突然叹了口气,生无可恋地说:“一会儿要和一个常年匹配Omega不成功脾气也不好很可能是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Alpha见面也就罢了,现在还被一只猫嫌弃,我这辈子也没这么倒霉过了。”

黑猫:“……”

常年匹配Omega不成功脾气也不好很可能因为注孤生而导致心理有问题的Alpha……?



评论(72)

热度(5062)